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贴身女王 > 527章:我要赌一次
    “我要赌一次。”我紧了紧怀中的赵婷,决绝的说。

    赵丽冷笑一声,“你要赌什么?”

    “15天。赌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和我自己。”我沉声道。

    赵丽皱了皱自己的秀眉,身上的王霸之气陡然散发出来,“你和你孩子的命不值钱。没资格让我女儿冒这么大的风险。”

    话落,赵权一马当先,想要抢我怀里的赵婷。

    我面色一沉,六条护身火环瞬间爆出。

    “他的命是不值钱。但是白菜多了也不能便宜卖呀。”就在我二人准备再次交手时,刚才和我挤眉弄眼的那个单眼皮护士突然推着一辆盖着白布的“医疗车”挡在我二人身前。

    “护士小姐,这没你什么事儿?”赵权虽然很客气,但言语中尽是掩饰不住的杀意。

    单眼皮护士轻咳了两声,“咳咳。我们这里是医院,不是打架的地方。你们有什么事儿可以坐下来聊聊。至于这位孕妇,现在需要马上吸氧。你们可否借过一下呢?”

    赵权瞟了一眼单眼皮护士。想要反驳,奈何人家说的句句在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你们给她吸吸氧就有把握救活她吗?”赵丽皱着眉头问道。

    单眼皮的护士勉强笑了笑,手指着门口的方向道,“额。这个责任实在太大了,我可不敢做主,要不你问问她吧。

    说话间,等候区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仙红似血的长裙。精致灵动的长发。一条伤疤从耳畔蜿蜒而下,非但没有影响她倾城的美貌,反倒给她增添了一抹冰冷的气质。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我那个“小姨子”张雨慧。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李叔,胖姐,邵鑫伟等人。他们身上鼓鼓囊塞。显然都是带着家伙的。

    赵权对雨微有情,难免对雨慧有义。当下退后一步,沉声问道,“敢问二小姐有何贵干呐?”

    雨慧踩着高跟鞋走到我和赵权中间。冷视着赵家五人道,“他们两,我要带走。”

    赵权戏谑一笑,“这小子你想怎么带就怎么带,但我妹妹必须留下。

    雨慧满脸醋意的瞟了一眼我怀中虚弱的赵婷说,“你现在可以趁机给赵婷做人、流。我也很希望你们这么做。可她一觉醒来要是发现孩子没了。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和你无关。”赵丽冷冷的说。从我出来,赵丽就一直端坐在椅子上。那股居高临下的霸气,甚至让出来砸场子的雨慧都有些发怵。

    可是输人不输阵。雨慧明知理亏却也要强词夺理一番。“好啊,我做事情也不需要理由。”

    话落,那个单眼皮儿的护士,突然掀开医疗车上的白布。一颗精密的定时炸、弹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护士干咳两声,遂按下**的启动按钮,“这只是一个小玩意儿。不过炸掉两间房子是绰绰有余。限时呢、是五分钟。好啦,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慢慢聊哈。我在外面等你们的雷声。”

    说完,护士将邵鑫伟推到炸、弹前,便撒丫子跑路。那样子,生怕慢了一秒便会粉身碎骨一般。

    我翻了翻白眼,逃跑能达到这个速度,除了孟青儿也是没谁了。

    “你这是何苦呢?”赵权想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望着雨慧道。

    “我们的命是不值钱。但是玉石碰到瓦砾,受伤的会是谁呢?”雨慧双手抱胸冷着一张小脸说。

    赵权撇了撇嘴,陷入沉默。而我们几人都是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一时间形势陷入僵局。寂静的等候区只有炸、弹上的定时器发出滴答滴答的计时声。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双方僵持不下没有人让步。我偷偷瞟了一眼雨慧。后者只回复了我一个白眼。

    “母亲…”就在时间所剩无几时。我怀里的赵婷悄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

    赵丽眨了眨眼,但没有回话。

    “母亲,从小到大,你就像管贼一样管着我。你认为这就是对我的爱吗?你是在报复。报复父亲离你而去,报复这个世界对你的不公平。”赵婷气息紊乱,发出的声音也是细若游丝。但在这寂静的等候区,已经足够震动每一个人的耳膜。

    赵丽不置可否,“我不需要你记我的好。我只要你平平安安。”

    赵婷凄然一笑,“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在这世界上活了几十年,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知道前路凶险,但是我不信命。就算死神真要夺走我的孩子,我也要和它博上一搏。”

    话音落下,是长长的沉默。在场的众人无不黯然。生一个孩子对普通女人来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但在赵婷身上却要以命相搏。这种近乎疯狂的决绝,众人无不动容。

    赵丽站起身,走到窗前。良久过后,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罢了。就按她说的做。把我的私人医生叫来跟着她,不论什么结果,都是天意使然。”

    邵鑫伟闻言,赶忙剪断了**的线路。定时器秒针,也在同时回归了原点。众人面面相觑,皆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

    几分钟后,我在护士的帮助下给赵婷安排了一个阳光通透的重症病房。

    由于赵婷随时都有休克的危险,这让我片刻都不敢和她分离。

    “今天谢谢你。”我瞟向在一旁盯着赵婷发愣的雨慧道。

    后者缓缓转过头,冷笑着说,“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和赵婷有几句话要说。”

    我警惕的望着雨慧,“你要干嘛?”

    “让你出去,你就出不去。”雨慧冷声道。

    我偷偷望了一眼赵婷。后者虚弱的点了点头。我迟疑了片刻,最后一步三回头的退出房间。走到门口时还想嘱咐几句,结果被雨慧冷不防一脚踹了出来。

    随着一声门被反锁的咔哒声。我整个人大头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担心雨慧趁机做什么傻事。我赶忙趴在门前看了看。可那门上装的都是毛玻璃,只能看到雨慧那么模糊的轮廓,轻轻凑到赵婷耳边说了些什么。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使劲儿的听。

    就在这时,房门猛然被推开。我躲闪不及,鼻子差点撞断了。

    “你特么的故意的吧?”我捂着酸疼的鼻子怒道。

    雨慧冷哼一声,“我特么的就是故意的。”

    我摆了摆手、没做理会。可刚回去照顾赵婷,却被雨慧一把拽了回来。

    “睡着了。你先别去打扰她了。”雨慧没好气道。

    我挣脱雨慧的束缚,“不行。我必须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你不累吗?与其这样互相折磨,还不如想想办法。”雨慧从身后,掐住我的后颈。不知道为什么,她只用了三根手指,我半个脖子都疼了起来。

    “先放手,先放手。”我拍着后者的手腕道。

    雨慧将我扯出病房,轻轻的带上门。“让她睡一会吧。”

    “二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我揉着自己酸麻的脖子问道。

    雨慧摇了摇头,望着房间里熟睡的赵婷幽幽的说,“真希望她能像现在这样一觉不醒。到时候赵家人一定难过死了。”

    “二小姐,你?”虽然知道雨慧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但也不至于这么毒舌。

    雨慧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怀孕了就是好。躺在床上都有人护着。”

    我被噎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但现在我心里只有赵婷,也没心情跟她扯皮。

    雨慧自然知道我的想法。她识趣的摇了摇头,“我等着赵婷的好消息。”

    扔下一句狠话,雨慧抬脚便走,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但走归走。她还是给我留下了孟青儿和邵鑫伟帮忙。这也让我对她多了些感激。

    …

    半个小时后,赵婷渐渐醒了过来。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但我还是让孟青儿给赵婷切了一下脉。这个大忽悠虽然不靠谱,但贵在万事精通,没准就能给我出个好主意,救下赵婷命。

    “孩子的情况目前还很良好…”两分钟后,装腔作势的孟青儿摇头晃脑的说。

    “我没让你看孩子,我让你看大人。”我不耐烦的催促道。

    孟青儿轻咳两声说,“本姑娘不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500年、后知500载。但你问的问题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

    “滚滚滚…”我揪起孟青儿,学着雨慧的模样一脚将她蹬了出去。

    “我要不要也一起出去啊?”邵鑫伟黑着一张大脸问道。眼神中充满了不情愿。

    “你也在外边守着吧。别让任何人进来。”我轻声说。

    见二人出去,赵婷勉强笑了笑,“你干嘛那么凶啊?人家是来帮忙的。”

    “他们恨透了赵的家,不会心甘情愿帮咱们的。”我无奈的说。

    赵婷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也对啊,我现在众叛亲离,危难之际还要靠情敌来保护。”

    “还有我。”我抓起她的手安慰道。

    赵婷欣慰的点了点头,躺在床上再次目光迷离昏昏欲睡。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件宽松的睡衣。鼻孔上插着氧气管,脸上布满了干涸还未来得及擦掉的泪痕。头发蓬松开来,样子十分狼狈憔悴。

    我心疼的抚过她的长发。赵婷是一个多么高贵的人,却为了一个做母亲的权利、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

    而此时她的嗜睡,更是由于心脏压力过大,脑供血不足导致。如此说几句话就会睡觉,显然情况以万分危机。

    “蓝芝,蓝芝。”我向身后的影子轻唤道。

    “有何贵干?”体态纤柔的蓝芝现身道。

    我沉声命令,“去帮我办件事,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