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道圣尊 > 第588章 私相授受 去势成了……
    “哎——昆仑山精灵,算一算,部落兵离皇宫有多远?”

    昆仑山精灵站在桃木剑上,摇摇晃晃,来到她面前,一边掐指一边念,好一会说:“现在情况不明;还得等一等再算。”

    “难怪说你的掐指算法不准,有欺骗因素在内;一看你掐指的样子就明白了。”

    “不跟你说了!好心把消息告诉你,还不相信!以后,别喊我算!”

    “你是下人;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能容你不干?”

    “大龙刚纳你为妾,怎么就把我当下人了?别忘了;我们儿时还是好朋友!”

    “那时,不懂事!要知你一事无成,谁会跟你做朋友?”

    “好了!”大龙的身体在皇宫地下弯弯曲曲的很难受,面对昆仑山精灵说:“敌人离我们远近——非常关键!好好算一算,其它方位的部落兵。”

    昆山精灵站在桃木剑上摇摇晃晃的,边掐边算。姊姊从皇宫顶上土中牵着南荒一宏的手飞下来,抬头看:高达一百五十米;那么,这个皇宫有多长,多宽,里面居住多少人呢?针对这个问题;姊姊牵着南荒一宏飞起来,从南飞到北,从东飞到西……远远有人喊:“姊姊——到底有多大呀?”

    “我只能估计;南北长约五百米,东西宽三百米,面积约十五万平方米,密迷迷麻麻的住居,全部是楼阁设计,最高最大的楼阁是皇宫,那是黄帝住的地方;还有朝堂广场,群臣住居;三宫六院——紫微宫有的,这里都有;只是建造设计、工艺、图案不一样。这是我在地下见到的最大的皇宫;而大多数部落酋长都住山洞;那么,黄帝怎么会建造这么大的宫殿在地下呢?难道这是华夏部落的执政指挥中心吗?”

    昆仑山精灵掐指也出来了,飞到大龙的耳边悄悄言:“东方部落兵的惨败消息;南北西部路兵从动态来看,好像知道了,没有大的动作;侦察兵可能会不断的出现。”

    “看来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

    “大龙;东南西北方位必须派人驻守;否则,部落兵们会乘虚而入。”

    “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全是女的,不适合驻守;你看怎么办?”

    “空中还有很多巡回察看的分身龙,只要收回四条就够用了;恰好四个方位……”

    “本来身体刚分出两条,那还是以前存下来的,被姊姊按排出去了;否则,再找两条就够用了。”

    “情况是一样的;反正总是要收回分身龙。”

    纯艳艳、师娘、石女、秦妹也来到龙头边;大龙开始抖动两百米身体,尾巴还不怎么长;姊姊牵着南荒一宏过来说:“大龙现在的身长可伸到一千米,一条龙就可以驻守皇宫了,只要飞起转来转去,无论部落兵从哪个方位来,都逃脱不了大龙的视线。”

    然而,大龙收分龙的信息发出去很长时间,阻力太大,不得不用尽全力回收,“当”一声,信息中断,用仙法收回的分身龙为零。只好像姊姊说的那样,飞高一百米,身体拉长到一千米,总能擦着楼阁,说明大龙身高超过六十米,背宽十五米;如果把空中万米长龙收回来,几个皇宫都装不下。

    南荒一宏极为兴奋,紧紧牵着妈妈的手,飞到大龙背上坐下,到处瞎喊:“我们有皇宫了!”

    下面的纯艳艳、师娘、石女、秦妹盯着看;大龙在空中不停的转圆圈,把鼻尖伸长,“呼呼”的嗅……

    “哎——昆仑山精灵;钻土侦察,发现情况,立即禀报。”

    昆仑山精灵不得不听令,总觉得自己太孤单了,面对大龙的妻妾们喊:“谁愿意跟我一起去侦察?”

    “你自己去就算了,还拉一个去干什么?”秦妹知道他的意思,意见挺大。

    “大龙心里本来就醋,盯着昆仑山精灵怒吼:“男女授受不亲都不懂!别喊了好不好?”

    昆仑山精灵脸色大变,又不好顶嘴,怒气冲冲踩在桃木剑上,钻入土中;师娘却喊:“等等我!”

    “回来!”大龙喊声出去;师娘好像没听见似的,从昆仑山精灵下去的地方钻进去……

    “你们看看?师娘的心里是不是有鬼?怎么会这样呢?”

    “大龙;你不能让你的妻妾们守寡;否则,红杏出墙就别怪人家了!”

    “皇宫让我来巡回察看敌情,更没有时间;不行!姊姊,你要想办法弄一条大龙来驻守,就可以腾出我来了!”

    “你身体不是有两条分身龙吗?现在正在执行任务,等他们回来,不就把你腾出来了?”

    “昆仑山和师娘的问题怎么办?”

    “就让他们在一起吧!”姊姊盯着大龙头说:“他俩都是懂道法,互相有个照应,这该有多好?”

    “我早就发现了;昆仑山精灵总是鬼鬼祟祟和师娘在一起;会不会……”

    “怎么可能?人鬼殊途,你不是经常挂在嘴上吗?怎么会这么考虑问题?”

    “师娘踩在桃木剑前面,昆仑山精灵踩在后面,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每个部落都会有这种情况,男女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一些亲昵的表现!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势处理;其实,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作为部落酋长,一,没这么多精力;二,没这么多时间;自然而然会闲置一些女人;这样就给那些光棍提供了空间;而部落里的重体力活,女人又干不了,不用男人不行!因此去势就自然产生了;即使太监和宫女有儿女情长,也不会留下难堪!”

    “以后,去势问题就由你来安排!”

    “父亲;什么叫去势呀?”

    “让妈妈告诉你!”

    “妈妈,父亲让你告诉我。”

    “这样吧!有些事不能说;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

    “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

    “已经告诉了?宏儿现在还小,不适合知道这事;等你长大了,靠自己去明白,懂了吗?”

    “宏儿——妈妈说得对呀!有很多事要靠自己多动脑筋去思考,自己明白过来的,比父母告诉你,记得更牢!”

    南荒一宏心里疙疙瘩瘩的,本想再问,又被父亲的话挡住,一下甩开姊姊的手,飞到纯艳艳的面前降落,慌慌张张问:“四娘;去势是什么?我妈不告诉我;您能跟我说说吗?”

    姊姊本想制止,又想听听纯艳艳的说法,把话活生生憋回去,用奇怪的眼睛盯着……

    “所谓去势;就是要让强有力,变成软弱无力;适合皇宫的要求,这样才会产生一个既和谐,又美满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姊姊伸出大拇指比一比说:“你真了不起!”

    南荒一宏刚听完,双腿一蹬飞起来,降落到姊姊身边,坐在龙背上,高兴道:“妈妈;四娘告诉我了,还有许多东西很困惑!以后,我会多思考,让自己变得更聪明!”

    “乖孩子,要紧紧牵着妈妈的手,知道吗?到处都有危险;妈妈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嗵”一声,昆仑山精灵踩着桃木剑上从土中钻出来;师娘在他身后;大龙眼睛都看红了,咬牙切齿地喊:“下来!两个人踩在一根桃木剑上,成何体统?”

    昆仑山精灵吓怀了!身体一缩,钻进桃木剑里;而师娘就像没听见似的,飞到龙头上站着说:“不就踩在剑上吗?这有什么关系呢?”

    “还敢顶嘴!”大龙在空中翻滚,把姊姊和南荒一宏都滚掉了;师娘却紧紧抱住龙角,一点事也没有!折腾好一会,才喘着粗气怒吼:“以后,不许跟昆仑山精灵在一起!不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男女授受不亲!”

    “不知你说的啥意思?如果男女授受不亲;男人娶妻干什么?难道娶进来,是为了观看的吗?这么多妻妾,人人都在守寡!是不是被你的授受不亲所限制?”

    “大龙;我们要红杏出墙!”纯艳艳高高举着破天棍死劲喊。

    石女、秦妹刚娶过来不久,什么感受也没有;因而,一句话也不说。

    “气死我了!一个个都要红杏出墙;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良人吃了这么多部落兵;身体十分强壮!等分身大龙来替换;我会给你们一个很好的交代!”

    纯艳艳怒气冲冲飞到龙头上,紧紧拽着师娘的手飞到顶,钻土消失……

    “反了,反了!皇宫刚攻下来;尚未扫平障碍;一个个跟我闹别扭;这叫良人如何开心?”

    姊姊紧紧牵着南荒一宏的手,降落在桃木剑上站着,眼睛盯着剑尖问:“侦察的情况怎么样?”

    “东边没有一个部落兵,全部投靠南边了;南边的部落兵力量大增;其实,钻土上来的部落兵,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在南边;大有进攻皇宫的可能;而西北面反应迟钝,对失去皇宫好像还没什么感觉。”

    姊姊趴在桃木剑尖上悄悄语:“你现在要做的事,是……”

    昆仑山精灵闻言,伸出大拇指比一比说:“你才是真正的高手!”

    关于姊姊说什么;石女和秦妹并不感兴趣;弹飞起来坐在龙头上,笑得“咯咯咯”的;还说:“太有意思了;坐在良人头上转圈,比玩游戏刺激!”

    昆仑山精灵在桃木剑里,驾驭着飞到皇宫顶部,钻土消失;姊姊牵着南荒一宏,降落在大龙脖子上,盯着昆仑山精灵消失的地方,一句话也不说……

    “哎——你跟他说什么了?”石女忍不住问。

    “你们都知道;皇宫土中的东南西北——三十里都有部落兵;东边的部落歼灭了一部分,大多数投靠南边,使得南边的队伍大增;如果全部打入皇宫,我们才这么几个人?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有大龙,有石女姐姐,这些部落兵能吓倒谁呀?”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部落兵源源不断,等待我们精力用尽;那就不好办了!”

    “石女说得对!我们必须要有万全之策;姊姊是怎么安排的?”大龙仍然不放心。

    南荒一宏说:“妈妈,让昆仑山精灵……”

    “太妙了!秦妹,以后要跟姊姊学着点;有些事情愿把无的考虑到有,如果出现,心里就不惊慌了!”

    “嗵嗵嗵”箭从土中射上来,在大龙身体插上好几支;一个部落兵没看见;姊姊吓慌了;喊:“快隐形呀!”

    大龙隐形,“嗖嗖嗖”的箭上来,直穿而过,感觉没有障碍;飞到一定的高度,转个弯坠落;大龙很痛苦,身体一缩,变成挽尊,高三米,大腿上插了几支箭,咬牙切齿喊:“我要吃掉你——部落兵!”

    石女对准土点一下;七彩光出来了,分外刺眼,却钻不进土里,没看见死伤的部落兵;怎么办?吃又吃不着,看又看不见,谁也不敢钻土看!”

    挽尊把箭从腿上拔下来,插进肉里的箭头已融化,只剩下烧糊的箭杆;张开大嘴猛吸一口气憋着;直至脸红脖子粗,把气压到受伤处,变红好一阵,才款款修复。部落兵的箭不能等,时时刻刻射上来;对隐形的身体毫无作用。

    秦妹想了许多办法,依然对不落兵无法下手,现在大家成了部落兵的靶子,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击之力;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

    “部落兵!有本事,给老子出来!”挽尊暴跳如雷;好道自己隐形,才不致于……

    姊姊眼睛在眶里不知转了多少圈,终于有了办法;死劲摇晃身体,一串串像自己的波纹钻进土中,一眼就看见了密密麻麻的部落兵,他们既不钻出土,也不用刀抢,全部使用弓箭,戴上穿土望眼镜,能看见皇宫里的大龙……又换成隐形望远镜和隐形箭,好像能看见隐形的挽尊、姊姊、南荒一宏、石女和秦妹……

    姊姊波纹发出尖叫:“敌人在这里,快来呀!”

    部落兵们惊慌失措!早有部落兵,拔出战刀,对有喊声的地方“噼噼噼”不知砍中没有;尖叫声继续;扰乱了敌人的注意力……

    尖叫声管用了,远远听见背后有“冲呀!”的喊声;所有的部落兵全部钻进深土里;昆仑山精灵站在桃木剑上,身后有六条分身大龙,缩小到一百米,条条伸着长长的鼻子,到处嗅来嗅去;姊姊波纹飞回,钻进她的身体里,完全明白了;面对大家说:“土中的部落兵已赶走;谁愿意看护宏儿?”

    石女不吱声;秦妹装没听见;大龙只好喊:“宏儿,到父亲这里来!”

    “不,我要跟妈妈走!紧紧拽着姊姊的手不放!”

    亲;点开就是缘份,以最精彩的内容展现在你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