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权宠妖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神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诗雨听完南陵的话在心中不屑地笑了一通,“父亲安,女儿来看看兄长如何,没想到与父亲那么巧,竟然遇着了。”

    南陵也注意到了南诗雨,一想起方才蔡春华在屋内的话,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南诗雨:“雨儿啊,二夫人说话一直都是心直口快的,你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南诗雨点点头:“父亲放心,那咱们一同进去吧,这样二夫人也不会起疑心。”

    南陵很是赞同南诗雨的话,父女俩前后脚推门而入,蔡春华见状忙闭了眼,很是不自在的看了南诗雨一眼。倒是南陵跟没事人一般,坐到了南吏庆的榻旁,瞧见了南吏庆脸色颇佳这才笑颜逐开:“看来这华大夫医术着实是好,不愧是神医!咱们可得好好答谢他,夫人你说对不对?”

    蔡春华板着脸,明显不悦:“这有什么好答谢的,他是父亲的奴才,奴才尽心伺候主子乃天经地义的事情,答谢?依我看,还是免了吧。”说罢心中隐隐发怒,南陵此行为在她眼中根本就是小题大做。

    南陵蹙眉,南吏庆见状忙用脚轻轻碰了蔡春华,谁知蔡春华并不领情,继续板着脸。

    南吏庆不得已出来调和:“好啦,母亲。既然是奴才,救了儿子便是有功,有功就得赏,母亲向来赏罚分明,怎地今日这般别扭?”蔡春华稍微动了动,南吏庆便转向了南陵,“父亲,你也莫与母亲太过计较,许是这华神医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救醒儿子,母亲怪罪呢。”

    蔡春华赌气般站起身子,向南陵行礼后道是给孩子们安排晚膳便退下了,南陵在后头连连叹气,南吏庆却是露出了醒后第一个笑容,这才让南陵忽视掉了蔡春华的态度。

    南诗雨上前对南吏庆行礼,命金枝把上好的补药都拿了上来呈现在南吏庆的面前:“兄长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这是妹妹的一点小心意。这雪莲,最是难得,送给哥哥再好不过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南诗雨又从袖子中掏出一只外壳漆黑发亮的毛笔来。

    南吏庆看雪莲时眼睛都没这么亮,“这是......这可是狼毫啊?”

    南诗雨点头道:“正是,哥哥将来可是要科考的人,这只狼毫便赠与哥哥,祝哥哥金榜题名,将来官场之上更是平步青云。”

    南陵颇为欣慰般看着南诗雨,不停点头:“雨儿懂事了。说起来你身子一直不好,要不要请华神医来帮你瞧瞧?”

    南诗雨等的就是南陵这句话,“好,那边有劳父亲安排了。”

    南吏庆那接过那毛笔,拿在眼前端详了许久,“多谢二妹妹!二妹妹的身子还没好吗?是该让华神医多瞧瞧。”

    南诗雨瞧着目的达到了,便起身行礼带着金枝告退。

    望着南诗雨离去时略显单薄的背影,南吏庆便想起在老宅时经历的种种,心里不忍,劝南陵道:“父亲,嫡母虽然未给你生下嫡子,可是二妹妹是嫡母唯一的女儿。你可得劝母亲对她好些才是。”

    南陵一听此话,便扭过头去不再看南吏庆,心下恼怒,抱怨道:“我如何不劝你母亲?还不是你母亲一直贪心不足,不顾及我的官名!自雨儿回京,这些日子已经隐隐传出了你母亲苛待嫡女的消息,你知不知道礼部尚书对我.......”说到此处南陵便连连叹气。

    此话又恰好被安排好晚膳回来的蔡春华听见,当即推开屋门迈着大步子就走到南陵的面前,怒道:“老爷你这是冤枉!我何时苛待了雨儿?我何时贪心不足啊?”

    南陵见状更是气愤,蔡春华在后背动用赵氏嫁妆的事情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谁知这时蔡春华竟不打算认这事了,“你究竟做过些什么你心里清楚!难道要我一件件当着孩子的面数出来给你看吗!”

    蔡春华被南陵吼得吓了一跳,面如死灰,手指颤抖地指着南陵,不知该从如何说起是好。

    南陵气愤起身,看也不看蔡春华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南吏庆忙拉住一旁气得直发抖的蔡春华,安慰道:“母亲,父亲他向来如此!且父亲爱惜乌纱帽,你就别气了。再说了咱们也确实该对雨儿好些,有舍才有得啊母亲。”

    蔡春华仿佛被南吏庆点醒了一般,迅速转过头,头上的步摇也随着她的动作甩动,险些打到南吏庆的脸上去。

    南吏庆向后头退了几步,避开了向他打来的步摇。蔡春华渐渐冷静下来,想了想南吏庆的话竟是笑了起来。

    南诗雨的院子中,华年被南陵叫来为南诗雨诊脉,此时华年正一只手搭在南诗雨的手环处,脸色凝重。

    南诗雨问道:“华神医,解我兄长毒的那个方子,可好用?”

    华年有些迟疑,他思虑了一会,早在拿到这个方子时他便有些怀疑,南诗雨不过就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怎会拥有这个方子,“二小姐,恕老奴直言,那方子确实好用,可你究竟是如何得到的?”

    南诗雨笑笑不答,待华年诊完脉便让华年退下了。

    柳妈端了一小碗蜜饯过来给南诗雨,担忧道:“小姐,那华神医会不会不可靠啊?”

    南诗雨倒是慢条斯理抓了颗蜜饯放入嘴中,甜味在她嘴中散开,心情也好了几分,听了柳妈的话直摇头:“你放心吧,柳妈。尽管华神医想开口,想必二夫人也不会给他开口的机会。”

    蔡春华得知南陵让华年去给南诗雨诊脉后便留了个心眼,嘱咐华年诊完脉后回来向她说说南诗雨的身子情况,此刻华年已回到了蔡春华的院子中,讲完了南诗雨的情况后正打算离去。

    蔡春华却叫住了他,“站住!华神医,你是我父亲的奴才,奴才为主子尽心尽力乃是你的本分,因此老爷赏给你的那些玩意,你就退回来吧,我有别的东西给你。”

    华年的神色不太好,心中也颇为不适,这些年对待蔡氏可谓鞠躬尽瘁,未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心中不适归不适,华年还是命人叫那些赏赐交给了蔡春华。

    蔡春华这下可满意了,抬高了下巴勾唇一笑,“好了,赵妈妈,给华神医打点些银子,送华神医出去吧。”

    华年跪地谢了蔡春华,手却渐渐收紧。

    华年本就是个忠仆,哪怕他手中拿住了蔡氏的把柄可以借此翻身,可他一直守口如瓶,不曾做过任何有损蔡氏利益的事情,蔡春华如今这般着实是让他心中渐渐转了方向。

    华年还跪于地,“夫人,老奴有一事要告知。老奴劝夫人还是对二小姐谨慎些好,二小姐她......”

    还未说完便被蔡春华狠厉打断,破口大骂:“住嘴!大胆刁奴,你与我提雨儿?好啊,你是打算以往日之事胁迫咱们蔡氏一族吗?我告诉你,没门!你若是敢把这事抖出去,我便教你得知何为生不如死!”

    华年的眼神黯淡下来,他本是提醒要提醒蔡春华小心南诗雨,会解毒之人必会下毒,谁知蔡春华竟这般不识好歹。华年闭了口不再提此事,只向蔡春华磕头拿了赏钱便头也不回地出了南府。

    蔡春华气得在院子中走了几圈才让赵妈妈把南诗雨找过来,南陵在南吏庆的屋中如此训斥她,无非是因为她鲜少关注南诗雨,这下不过是做戏给南陵看罢了。

    待到南诗雨前来,蔡春华便亲昵般拉过南诗雨:“雨儿,华神医说你身子比前些日子好多了,得多走动走动才是呢。”

    南诗雨也笑着回话:“多谢二夫人关心了,雨儿确实常在院子中走动,近几日感觉好多了。”

    蔡春华拉过南诗雨的手轻抚着,“雨儿啊,过几日便是天馨县主的宴会,到时候你可得同妹妹们一块去拜见县主的。”

    南诗雨错愕一下,很快恢复了正色,答应了下来。

    蔡春华却是在心中阴笑几声,她定要借着天馨县主的手,把南诗雨除了去。

    此日后,南府三姐妹坐同一架马车到了平南府参加天馨县主的宴会。天馨站在大门口,眺望着南府的方向,好一会才把南府的马车给等来了。

    三姐妹下了车,天馨见状不满道:“如何这般迟?”

    南梦儿气氛恼怒走到了天馨面前行礼,语气中充满了责备之意:“县主莫怪,都是二姐姐耽搁了时辰,咱们才这般迟。”

    南诗雨方下车不久便听到了南梦儿在天馨面前一顿哭述,顿时心中暗笑了起来,何时是她耽搁了时辰。

    天馨皱着眉头望了南诗雨一眼,恼怒道:“到底是近日才回京城的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南诗雨行礼,解释道:“县主说得是,确实是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望县主多多恕罪。”

    南梓欣不解南梦儿这是闹了哪一出,明明是她自己装扮了时辰,便忙把南诗雨拉到后头去自儿请罪:“县主莫气,是梓儿安排不周,才会出这样的事情。”

    南梓欣说完后南梦儿更加生气了,指着南诗雨大声呵斥道:“你帮她作甚?分明是她自己误事,眼下怎地竟然推脱他人!”

    南诗雨泪眼朦胧,开始轻声哭泣,周围众小姐们瞧见了纷纷不忍,上前帮其讲话。

    “县主,算了吧。你也说了此女方回京不久,何必与她一般见识。”

    “可不是吗?就是个没出阁的小妹妹罢了,县主可别因为她气坏了自己,今儿可是宴会,大好的日子。”

    ......

    天馨愈发不满,她平日最是看不惯这种无事便哭哭啼啼之徒,指责道:“够了!小肚鸡肠,像是本县主欺负了你似的。”

    南梓欣忙为南诗雨开脱:“是是是,还请县主莫要怪罪了二姐姐才是。”

    天馨瞥了南梓欣一眼,尽当她不存在,话也不多说一句转身带着众多小姐们走进府中,南梓欣与南梦儿急忙跟上。

    唯有南诗雨一人留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