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 第1章 二叔的遗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二、三准备,开始,哭!”

    随着唢呐一声响,灵台下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年轻人哇啦哇啦的哭了起来,虽然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忧伤,眼角也没有眼泪,但他们的声音可真算得上是撕心裂肺了。

    哭丧这个习俗在全国各地都有,葬礼上专门花钱请人来哭,以抬高声势,哭丧的人哭的越大声,也就显得亡者的亲人越悲痛。

    “都给我卖点力,哭出眼泪的待会再加五十块钱啊!”

    曹小洋乘着别人不注意,吐了点口水抹到眼角,又仔细看了看灵堂上挂着的黑白照片,那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样子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据说还是个高中生。

    看着看着,曹小洋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么年轻就走了,真是可惜了。”

    话音刚落,突然有一只手揪到了他的耳朵上。

    “好呀臭小子,我说怎么找不着你人呢,你二叔走了你都不去看一眼,现在居然跑到这里来给别人哭丧,你小子可真是有良心呀!”

    曹小洋顿感大事不妙,撒腿就要开跑,可脚下被人一绊,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头发花白的老头儿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继续说道:“我说你这臭小子就不怕遭报应呀,他可是你亲二叔。你这跑来给个陌生人哭丧都不愿去看看你二叔?”

    曹小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有些无奈的说道:“邓伯,我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穷的叮当响,房租都交不起了。我要是去参加二叔的葬礼,我怎么着还得随点礼吧,在这里哭丧可就不一样了,那是人家给我钱呀。”

    邓伯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我说你这个臭小子,咋就把那两个破钱看的那么重呢,那人情不比钱重要呀。那人可是你的亲二叔,你爹的亲兄弟。”

    “得了吧邓伯,说是我二叔。我都十几年没见过他了,哪有什么感情呀?再说了,当年我老子走的时候也没见他来参加葬礼呀,也就是说他对我爹和我本来就没什么感情,现在他死了凭什么要我去参加他的葬礼呀!”

    “说白了臭小子你还是舍不得那几个钱,不过这事儿我真得跟你好好说说。你小子知道不,你二叔他一辈子没结婚,也没有儿女,你算是他唯一的亲人,现在他人走了,他的遗产也只能是留给你。”

    一听遗产二字,曹小洋的眼睛顿时亮了。

    笑着说道:“邓伯。我二叔他都留了什么遗产给我呀,有多少钱?”

    邓伯一板脸。“钱钱钱,你小子一天就知道钱。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二叔一分钱也没给你留下……”

    邓伯的话没说完,曹小洋就已经没有听下去的耐性了,转身打算离开。

    “但是他给你留下了一栋楼。”

    曹小洋刹住脚步。

    “一栋楼,什么楼?”

    “一栋六层高,能住几十户人的大楼!”

    曹小洋看了看邓伯的脸,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说邓伯,你就是真的想让我去参加他的葬礼也不用编这种谎话来骗我呀,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邓伯皱了皱眉头,说道:“谁有那个闲心编谎话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以你现在这种态度,到时候人家那边的负责人把遗产给收回去了你可别来怪我,反正话我是给你带到了。”

    曹小洋还是不信,说道:“虽然十几年没见过面了,但是我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可告诉过我,二叔原来是在火葬场给人打杂的,就这能留下一栋楼的遗产?打死我也不信!”

    邓伯说道:“你都说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你可知道你二叔后来是干什么的?我可听说你二叔后来跑到沿海去做生意,赚了大钱,后来回内地盖了楼,当了包租公,那一年单是收租就有一百来万呢!”

    曹小洋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我一个马上就要入土的人了,骗你有什么好处。”

    曹小洋二话不说,拔腿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赶二叔葬礼去了。

    来到葬礼现场,曹小洋见路边停着很多的豪车,似乎这葬礼上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再一看葬礼现场的布置,确实比刚才那女高中生的葬礼气派了不知道多少倍。

    进入现场,曹小洋突然一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坏了,我刚才忘记问邓伯找谁谈遗产的事情了!”

    他想着自己要是这样唐突的走进去就问遗产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不合适,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

    “你就是小洋吧?”

    曹小洋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丧服的中年女性向他走了过来,她年龄约在四十岁上下,但模样却很是美艳,淡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皱纹,皮肤白皙而光滑,身材也十分苗条。

    “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倩,你可以叫我倩姐,我是你二叔的律师,负责处理他留产的转交工作。”

    曹小洋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么说,我的二叔真的留了一栋楼的遗产给我?”

    杨倩微微一笑。“是的。”

    曹小洋二话不说,两三步冲到二叔的灵堂前,跪下猛磕三个响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二叔呀,侄儿不肖,我来晚了,没能见到您老人家最后一面……”

    一通哭天喊地之后,曹小洋抹着眼泪在丧宴上找到杨倩的位置,然后有意无意的摸了过去,坐到了她的旁边。

    “杨小姐……”

    “叫我倩姐就可以了。”

    “好,倩姐,那个我二叔留给我的楼在什么地方呀?”

    “城东区。”

    “几环呢。”

    “三环以外。”

    曹小洋有些失望,心想三环以外不就相当于城郊了吗,那种位置的楼可比城内的要便宜不少,但当即又想到,毕竟是一整栋楼,就算是再偏僻的地方,也能值不少钱,至少自己这下半辈子的生活是不用愁了。

    这时杨倩又接着说道:“正好我租的也是你二叔的房子,处理完葬礼的事情今天晚上我就要回去,到时候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房子。”

    于是乎,这天晚上,曹小洋坐着杨倩的车,来到了那处大楼。

    这地方着实有些偏僻,离开三环车子还开了半个多小时才过来。房子看着有些老旧,由于楼层不高,里面也没有电梯。

    这时是晚上八点,楼里几乎每户人家都亮着灯,由此看来这里的房子几乎都已经租出去了。这时曹小洋不禁美滋滋的一笑,自己以后就是这里的包租公了,每个月单是拿房租都能拿到手软。

    之后杨倩带着曹小洋进到一楼的一处房间,他告诉曹小洋这里是他二叔以前的住处,以后他也可以住在这里。

    房间的外面是一处门面,开了个小卖部,小卖部之前也是曹小洋的二叔在经营,里面的东西主要也是卖给住在这里的房客,每个月下来也能带来不少的收入。

    见这个杨倩对二叔的事情如此的了解,加之遗产的事情也是由她来处理,曹小洋不禁猜测她和二叔的关系可能并不一般,而且说不定她就是自己的二婶。

    他本想开口问问这事儿,但心里又觉得不妥,毕竟人家没有主动说的这些事情,自己去问实在是有些不太礼貌。

    于是曹小洋只得是在心里感叹这二叔还真是有眼光,就杨倩这容貌这身材,别说是他一个几十岁的老头了,就算是自己也愿意呀。

    “小洋,你怎么了?”

    曹小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盯着杨倩发了很长时间的呆了,一时羞愧的有些脸红。

    “哦,没……没什么,倩姐,这天儿也不早了,你今天也忙了一整天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是了。”

    杨倩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先上楼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说着掏出一个账本交到曹小洋手里。

    “昨天四楼来了位新房客,第一个月房租还没交呢,你等会收拾完房间上去把房租收一下。”

    曹小洋点了点头。“好的。”

    曹小洋收拾完房间,随手从外面小卖部的冰柜里拿了一瓶可乐,这时他仔细看了看小卖部里的东西,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个小卖部里除了一些烟酒副食之外,其余三分之二都是香蜡纸钱这些东西。但随即又想到,马上就要清明节了,这段时间或许这些东西比较好卖所以才进货比较多吧。

    之后他便踏着人字拖拿着账本上楼收租去了,回想起前几天自己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大骂的场面,曹小洋微微一笑,现在老子也是包租公了,终于到了我神气的时候。

    敲了敲房门,里面传出一个软糯的女孩的声音。

    “谁呀?”

    这声音听得曹小洋心里有些发酥,随之声音也变得温柔了些。

    “那什么,我是新来的房东,收租的。”

    “多少钱?”

    “一千五。”

    等了几秒钟,房门微微开了一条缝,一只纤细的女孩的手伸了出来,把钱递给曹小洋,然后便把门关上了。

    这大晚上的女孩一个人有些警惕曹小洋也是理解的,这时他又敲了敲门。

    “不好意思,这里还需要你签个字。”

    终于,女孩把房门完全打开了。

    女孩穿着粉色的睡衣,披着黑色的长头发,年龄约莫十六七岁,长相清纯可爱。

    还是单身的曹小洋,见到这样的少女本来应该会很欣喜,但这时看着她的脸,曹小洋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样的一张脸,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也就在这时,曹小洋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感觉背后一凉,然后撒腿就跑。

    没错,这个女孩他真的见过,不过不是真人,而是在今天他去哭丧的那场葬礼的遗照上,她就是那个死于意外的唐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