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 第11章 秃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顶挥了挥手,七八个黑衣大汉全都朝着曹小洋围了上去,曹小洋逃命心切,也顾不得太多,抡起拳头就对着这些黑衣大汉一通乱锤。

    在正常情况下像这样的黑衣大汉,别说是七八个,就是一个都能把曹小洋打得连他妈都不认得,但这时候的情况却完全不同,曹小洋的一通乱打居然把这些家伙全都打倒在了地上,一时有些震惊。

    但回想一下又感觉有些不对劲,刚才自己拳头打在这些家伙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力量,这些家伙的身体软趴趴的,像是没长骨头一样。

    等曹小洋往地上一看,不仅大叫一声:“我靠,还真没有骨头。”

    原来这些家伙和刚才那个女人的情况一模一样,他们的身体只剩下了一个类似于毛绒玩具外套一样的空壳,他们的身体是被一些黑乎乎的虫子给填满的。

    看着地面山一堆一堆蠕动的虫子,曹小洋恶心的都快要吐了。

    “小子,你敢到我这里来找事,看来真的是活腻了。”

    这时只见金顶拍了拍手,地上的那些黑色的蛆虫又全都钻回到了那些人的身体里,紧接着他们一点点的又从地上站了起来。

    由于他们的外壳刚才被曹小洋给打破了,所以这时候他们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每条伤口里面都可以看到蠕动的黑虫,那种场面别提有多恐怖了。

    曹小洋不想和他们多耗费时间,直接朝着密室的出口跑去,奇怪的是这时候金顶和那些被虫子驱动的行尸居然没有追上来,眼看着自己就要冲出密室的大门,突然他发现金顶居然悠闲地坐在前面的办公室里,但回头一看,密室尽头的金顶也还依然站在那里。

    难道这家伙还会分身术?

    但是曹小洋一时也顾不得太多,直接朝着九楼的电梯口跑去,电梯门一开,他成功的进入了电梯,然后匆忙按了一楼的按钮。

    也就在这时,曹小洋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等电梯门一打开,果然自己还在九楼。

    曹小洋想起自己刚进入这栋大楼时候的情况,明白了为什么金顶不再追他,因为只要他不同意,曹小洋就没办法通过电梯离开这里。

    由于这里是九楼,曹小洋知道自己没办法从窗户逃出去,索性直接走进金顶的办公室,对他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金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

    曹小洋说道:“你残害了那么无辜少女的性命来为自己谋利,我今天是专门过来收拾你的。”

    金顶哈哈一笑。“是吗?那你刚才跑什么?”

    “我……”

    曹小洋一时无言以对,就在谈话间,曹小洋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上突然缠满了红线。

    他想要挣扎,却完全动不了。

    “你……你要干什么?”

    金顶缓缓站起身来,另取一根红线缠住曹小洋的脖子,然后一点点的勒紧。

    “正好我这里还缺点人手,你这可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曹小洋不仅感到窒息,而且觉得自己的脖子马上就要断了。

    就在这时,他的耳畔传来一声脆响,一块石子打在了红线上,红线应声而断。

    曹小洋回头一看,直接和白萧颜打了个照面。

    看到这家伙,曹小洋心里的气一时不打一处来。“卧槽你可算是来了,我以为自己被你这孙子卖了呢。”

    白萧颜微微一笑:“包租公,就凭你这年纪想当我爷爷恐怕有些不合适吧,论年纪,我当你的曾曾曾祖父都绰绰有余呀。”

    “我就叫你孙子怎么了,谁让你放我鸽子的,那纸条我撕了你为什么不来,你可知道我刚才差点被这秃子给吓死了。”

    “我没有放你鸽子呀,我刚才说了我会在你危险的时候出来救你,我现在不是来了么。”

    “那你给我那个纸条算什么?”

    “哦,那是我刚才在地上随便捡的,给你那东西只是为了让你心安一些。”

    “卧槽,你这可是把我害惨了,你知道这秃子有多恶心吗?”

    ……

    曹小洋和白萧颜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个不停,仿佛完全没把金顶大师放在眼里,尤其是曹小洋嘴里“秃子秃子”地说个没完,弄得这位大师的两条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

    “我说二位,你们当本尊是空气吗?”

    曹小洋这才反应过来金顶还在旁边,于是小声的对白萧颜说道:“这秃子好像很厉害,你能行吗?”

    白萧颜微微一笑,摇开了手里的折扇。“没问题。”

    金顶两眼死死地盯着白萧颜,说道:“你好像不是人。”

    白萧颜摇了摇扇子。“初次见面,你怎么就骂人呢?不得不说现在的人素质是真的低,那我问你,我不是人,你算是个人吗?”

    金顶大师被气得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爆出来了,这时只见他利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咒,嘴里开始默念起了奇怪的咒语。

    紧接着那些符咒像是一群鸟一样朝着白萧颜扎下去,白萧颜神情镇定自若,折扇一挥那些符咒全都停了下来,悬浮在两人之间。

    金顶更加大声的念咒语,那些符咒有了向前飞的趋势,但却又飞不动,两者似乎正在斗法。

    大概僵持了有十多秒,只听霹雳一声,那些符咒发出耀眼的火光爆炸开来,金顶办公室的玻璃墙被炸得粉碎。

    烟雾散去,白萧颜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但金顶却是浑身上下都有烧伤,由于脸上有一片黑灰,显得十分狼狈。

    曹小洋曾在一些港片里看过,符咒这东西是鬼魂僵尸这些东西的克星,刚才金顶使用了那么一大把的符咒不但没伤到白萧颜分毫,却反而使自己受到重创,看来这几百年的老鬼果然是不简单。

    金顶察觉到了自己和白萧颜实力的悬殊,连忙转身朝着密室跑去,白萧颜和曹小洋随之追了进去。

    这时只见金顶大师突然抱起密室架子上的两个坛子,像是喝酒一样把里面蓝幽幽的东西灌进嘴里,喝完两坛他又立马抱了两坛起来。

    白萧颜见状眉头一皱。“必须马上阻止他,唐姑娘的天魂一定就装在这其中某个坛子里面。”

    说罢,自己立即朝着金顶飞了过去,金顶在吸完两坛子的灵魂之后变得厉害了不少,终于是有了能力和白萧颜打在了一起。

    曹小洋为了防止金顶再乘机吸食坛子里的灵魂,便拼命把周围架子上的坛子往密室门口搬运。

    金顶吸食完灵魂之后状态的提升似乎只能持续很短暂的时间,所以很快他又败下阵来。

    只见白萧颜手里的折扇一挥,金顶那臃肿的身体直接飞得撞向密室的房顶,然后又重重地摔了下来将一个货架砸塌。

    正常人要是被这么一摔,起码要断三四根肋骨,但金顶居然还能强撑着身体站起来。

    这时只见他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紧接着他的脸上却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笑。

    曹小洋有些不明所以,这时却见金顶缓缓趴下身子,然后伸出舌头去舔自己吐出来的血。

    曹小洋简直是被他恶心坏了,他向白萧颜说道:“这家伙在干什么,该不会是脑子被你打傻了吧?”

    白萧颜说道:“看来这皮毛道士不但懂一点道家的符咒,还会一些巫蛊之术。”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金顶惨叫一声,紧接着他的眼耳口鼻之中爬出了很多的虫子。

    曹小洋发现这些虫子和那些傀儡体内的虫子不同,那些虫子像是蛆虫,而金顶身体里爬出来的更像是甲壳虫。

    那些虫子越来越多,很快金顶的身体就被完全蚕食了。曹小洋看得更加疑惑了,这家伙放虫子吃了自己算是怎么回事?

    白萧颜说道:“他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哦不对,准确来说他想要和你同归于尽,因为这些蛊虫只会蚕食血肉,而我是鬼,没有血肉。”

    “我去,开什么玩笑!”

    这时,密室周围的墙壁里爬出了更多的虫子,只见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朝着曹小洋围了过来,想起刚才金顶两三下就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曹小洋被吓得腿都软了。

    他一把抓住白萧颜的衣袖,说道:“你快想办法帮帮我呀,要是我死在了这里,那钱你可就别想拿到手了!”

    “白萧颜说道,其实要对付这些蛊虫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放火,只是这样一来,这些装着灵魂的坛子也都保不住了。”

    眼看着这些虫子已经爬到了自己的脚边,曹小洋吓的魂儿都要掉了,这时白萧颜抓住他的手臂,带着他飞了起来才勉强躲过了地上的蛊虫。

    曹小洋说道:“我说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唐雯雯的天魂可也在这其中一个坛子里呢,要是一把火全烧了咱们不就白跑一趟了吗?”

    白萧颜说道:“还有一个办法,这个金顶一次性能控制这么多的蛊虫,光靠他本身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他一定是通过某种东西来控制这些蛊虫。”

    “什么东西?”

    “金蝉蛊。”

    “没听说过。”

    “金蝉蛊是百蛊之王,炼制一个金蝉蛊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但一旦练成就算是获得了一个无价之宝。金蚕蛊不但是一种操控其它蛊虫的工具,而且还是一种疗伤的神药,活人吃了金蝉蛊之后身体会变得百毒不侵,毒虫或是一些阴邪之物也都不敢近身。”

    “可是那秃子把金蝉蛊藏在什么地方了呀?”

    “应该就在这些蛊虫之中。”

    曹小洋看了看黑压压的地面,说道:“没关系,咱们慢慢找,反正我的脚离地了,它们咬不到我。”

    白萧颜摇了摇头。“那可未必。”

    曹小洋回头一看,只见地面的那些蛊虫有的开始展开翅膀,飞了起来。

    “卧槽!”

    白萧颜带着曹小洋也开始在密室里飞动,借以躲避蛊虫。

    由于是在密室这样狭窄的空间里,白萧颜带着他躲避蛊虫飞行得又极快,曹小洋感觉这他妈比坐过山车都还要刺激,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白萧颜说道:“金蝉蛊是活物,你活人对它的感应会强烈些,所以你得努力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