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 第14章 拜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莹冷哼一声。“哼,我就公报私仇了你能怎么样。我实话告诉你吧,这灵楼房租的事情阎王大人是全权交给我师父白无常和我来管的,但是我师父他不想管,于是全都交给了我。

    也就是说你上交的灵楼房租的多少完全是由我决定的,我说多了就是多了,我说少了就是少了。

    你要是敢惹我生气的话,我想少报你多少房租就少报你多少房租,但是同样的,我等杨倩回来的这段时间你要是能把我伺候好了,你缺少的那六万冥币的房租我也能帮你解决了。”

    听她这么一说,曹小洋明白了,自己今后的生死几乎就是掌握在了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了。

    见曹小洋听完话之后还没有反应,她继续说道:“怎么你不服气吗?”

    曹小洋连忙露出笑脸。“没有没有,阴司大人不就是想吃汉堡吗,我这就去给你买回来。”

    由于回来的路上遇上了堵车,曹小洋这一趟直接花了三个多小时候,他手捧着汉堡坐在出租车里自言自语道:“这完全是请了个祖宗回家呀,看来今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倩姐呀,你快点回来吧。”

    入夜,曹小洋拿着铺盖卷在阁楼下的楼梯口打了个地铺,打算睡觉,这时阴司白莹背着她的玩具熊出门去了。

    由于看着她罗力的外表,曹小洋下意识地想提醒她小姑娘晚上出门很危险,但随即又想到这家伙可是鬼,而且是阴司,怎么会遇到什么危险,自己这完全是在瞎操心。

    深夜,曹小洋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由于住在灵楼,这里的房客都是晚上活动,曹小洋早已习惯了夜里的噪音,但今天晚上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他不得不起床到外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屋里一片漆黑,曹小洋正在摸电灯的开关,突然他看到黑暗之中有两个奇怪的红点,曹小洋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什么鬼东西?”

    他打开手机,用屏幕的亮光对着那两个红点一照,只见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虽然已经和灵楼里的鬼魂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曹小洋还是被这张恐怖的脸吓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他猛地大叫一声,然后匆忙地对着身旁的墙壁一通乱摸,终于是找到了电灯的开关。

    可这电灯不开还好,一开这眼前出现的画面真的是吓得他有些怀疑人生了。

    只见他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卖部里挤满了各种各样恐怖的鬼魂,有像是贞子一样白衣披头散发的,有眼睛长得像灯泡的,有吊着长舌头的,还有压根就没有脑袋的。

    曹小洋用尽吃奶的力气冲出小卖部,这时却见白莹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小卖部门口的椅子上,而她的面前正跪着一只蓝脸披发的鬼。

    “说吧,你害了几个人了?”

    那家伙像是一只水鬼,因为他的头上挂着一些水草,而且浑身都在往地上滴着水珠。

    这时只听他慌慌张张的说道:“一……一个……”

    听完这话,白莹那张粉嘟嘟的小脸蛋上皱起了眉头。

    “才一个?我可告诉你,敢骗本阴司的话,到了下面我可是要让你下油锅的,到时候把你丢到油锅里炸成油条,再扔去喂孟婆奶奶那条狗,然后你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那水鬼一听这话,顿时被吓得不轻,身上的水成股的往地上流,他猛地朝着白莹磕了三个响头,说道:“阴司奶奶,我不敢骗您,我不敢骗您呀!”

    白莹冷哼一声。“那你还不说实话。”

    “三……三个……”

    白莹的脸色顿时变了。“按照地府的规矩,水鬼只能拉一人下水作为自己的替身,而且找到替身之后必须立马到下面报道,然后登记投胎,你这拉了三个人下水却还留在阳间是什么意思?”

    水鬼颤颤巍巍说道:“因为前两个被我拉下水的是姑娘,而且我看还长得有些漂亮,所以就有些舍不得走了……”

    白莹猛地一跺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好呀你这个色胆包天的色鬼,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吧!”

    那水鬼一听这话,原本蓝色的脸顿时被吓成了绿色。

    “阴司奶奶,您就放过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白莹不再听他多说,取下了背上的玩具熊,然后揭下了玩具熊的帽子。

    曹小洋这时候才发现,那只玩具熊并不是个普通的毛绒玩具,而是一个可以装东西的袋子。

    这时只听白莹默念了两句奇怪的咒语,那水鬼直接就被收了进去,白莹将玩具熊的帽子戴了回去,然后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下一个。”

    曹小洋被看得一脸懵逼,走到她的面前说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呢,还有我屋子里的那些鬼是怎么回事?”

    白莹说道:“我闲着有些无聊,所以抓几只孤魂野鬼来玩玩,反正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没什么不妥的。”

    “你是说那些鬼都是被你抓回来的?”

    “不然呢,我这勾魂阴司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曹小洋实在是有些难以相信,小卖部里的那些一看就是凶神恶煞的恶鬼,怎么可能被她轻轻松松就这么全都抓了回来?

    就在这时,曹小洋听着身后传来一阵异响,回头一看,只见一只断头鬼提着脑袋打算逃跑,他的速度极快,如同闪现一样一闪两闪就消失在了黑暗的夜幕之中。

    “喂,有一只鬼逃跑了!”曹小洋好心的提醒到。

    白莹一点不慌张,小手一挥,一条带着钩子的铁链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手里,然后她再一挥手,那带着钩子的铁链像是鱼线一样被抛了出去。

    几秒钟之后她的手再一拉,那只断头鬼直接就被拉了回来,曹小洋仔细一看,那鬼的锁骨已经被铁钩给勾住了,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想要逃跑,这时只见白莹伸出穿着红色小皮鞋的小脚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听声音骨头像是断了,这家伙像是臭虫一样趴在地上,总算是老实了。

    “你敢拒捕,这没的说了,等着下地狱吧。”

    说完,这无头鬼也被收进了那只玩具小熊里。

    这时曹小洋在旁边已经看得是目瞪口呆,他这下总算是明白什么是活久见了。

    白莹伸了个懒腰,对曹小洋说道:“审了这么久的鬼,我的肚子又有些饿了,快把我的汉堡拿出来。”

    “哦……好。”

    曹小洋一时还有些没缓过神来,摇摇晃晃地走回到小卖部里,想来这些家伙应该也都看到了刚才那只断头鬼的遭遇,现在全都可怜巴巴的蹲在地上,连动也不敢动动一下。

    曹小洋拿起桌子上一个被啃了一半的汉堡,然后对着这些恶鬼挨个瞟了一遍,问道:“谁啃的?”

    恶鬼们都瞪着眼睛看着曹小洋,却都不说话,这时一个秃头大肚子的鬼魂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刚才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所以……”

    “你是饿死鬼吗这么馋?”

    那鬼傻呵呵的一笑。“我真的是被饿死的。”

    曹小洋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那恭喜你,中奖了。”

    之后的几天,曹小洋越发觉得这个小罗力不简单,灵楼里的鬼魂除了白萧颜之外见了她都是点头哈腰的。

    而且她每天晚上都会像玩似的抓几十只孤魂野鬼回来审判,那威风劲儿简直就像是这里鬼魂的土皇帝一样。

    于是,曹小洋思前想后花了三天时间,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拜这个小罗力白莹为师。

    因为曹小洋觉得,自己以后是要长期守护灵楼的,会经常和鬼魂打交道,自己要是能有这样一个威风的师父罩着的话,以后也就不会怕那些游魂野鬼了,而且自己要是再能跟她学个一招半式的对付鬼的法门,那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呀。

    为了拜师,曹小洋这天特意去城里买回来了十几个大号牛肉汉堡。

    见他如此无故献殷情,白莹也一下子看出了他的意图。

    只见她双手各拿一个汉堡,一边啃着一边说道:“说吧,你想让我办什么事,本阴司从来是不无故受人恩惠的。”

    曹小洋心道,你这几天受我的恩惠还少吗,光是买汉堡我前前后后已经快花了一千块钱了。

    曹小洋利索地把自己想要拜师的意图说了出来。

    听完曹小洋的话之后白莹微微一笑:“好呀,正好我也缺个徒弟,不过我这个人收徒弟是很严苛的,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要的,你知道做人家的徒弟,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曹小洋点了点头。“知道,作为徒弟,我首先应该做到吃苦耐闹,态度端正,谦虚请教……”

    白莹猛地一拍桌子。“错错错!”

    曹小洋心想,难道她收徒弟还要看天赋慧根之类的东西吗?我从小读书成绩就差,这可就有点麻烦了。

    曹小洋本想解释说自己虽然没什么慧根,但是拜师之后一定会吃苦耐闹,以勤补拙。

    谁这时白莹却说道:“当我的徒弟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孝敬师父,像汉堡什么的,师父想吃多少你就应该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