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 第22章 真与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曹小洋被镜鬼绑住了手脚,然后镜鬼用一柄小刀在他的身上划了大大小小几百处的伤口,这仔细一看,简直就像是在对他施加凌迟之刑。

    白莹被绑在曹小洋的面前,就一直这么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她的眼神变得有些空洞,似乎已经是被这眼前的画面折磨了很久。

    这时曹小洋本人连同白萧颜他们连忙赶了过去,见到他们,这镜鬼似乎一点不感觉惊讶,反而是用嬉笑的语气说道:“我已经恭候三位多时,你们可算是来了。”

    曹小洋不和他多废话,直接跑过去解救白莹,奇怪的是这时镜鬼居然没有阻拦。

    见到曹小洋他们,白莹的神色渐渐恢复正常,她柔声地对曹小洋说道:“小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看到你的身上有好多的血,我想要救你,但是我没有办法……对不起小洋,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

    说着,这平时骄横无比的阴司大人居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埋在曹小洋怀里哭了起来。

    曹小洋一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但是看着眼前那个浑身是血又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的心里也有些发毛,那些伤口的痛处似乎在他的身上也有所呈现一般。

    看着看着,曹小洋有些分了神,甚至他恍惚中感觉那个在镜鬼刀下的就是他是自己。

    这时白萧颜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包租公不要一直盯着那东西看,一切都是幻象。”

    曹小洋回过神来,连忙退回到白萧颜的旁边。

    这时镜鬼手臂轻轻一挥,他面前那个鲜血淋淋的曹小洋瞬间化作一团黄沙散掉了。

    白莹看到这个画面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咋咋呼呼的指着镜鬼的鼻子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一切都是你创造的幻境,小洋根本没死,我是着了你的道了!”

    白萧颜在旁边哈哈一笑说道:“我们的小阴司可真是后知后觉呀。”

    白莹听出了他语中的嘲讽之意,气得跺了跺脚。

    “哼,我这是被他骗了,如果他和我真刀真枪的动手的话,我早就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了。”

    “让一只镜鬼不用幻术直接和你打,到底是他傻还是你傻?”

    “你……”

    曹小洋拉住想要对白萧颜动手的白莹,说道:“你们这是在干啥呀,有没有搞错,现在大敌当前你们居然还在窝里反。”

    白莹气呼呼地说道:“镜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这就把他收拾了,一雪前耻!”

    说着立即变换出勾魂索,然后猛地朝着那镜鬼挥了过去,镜鬼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居然没有躲闪。

    勾魂索打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的身体穿透,紧接着他的身体化作一团黄沙散落在了地上。

    正当白莹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这时她旁边的地面突然飞起一团黄沙,然后变换成了镜鬼的样子,白莹再次挥动勾魂索将其打散,但镜鬼又在另一处现身。

    白莹气冲冲地说道:“你能不能别一直逃个没完!”

    镜鬼笑着说道:“我可没有逃,这里是我的世界,所以这里的一沙一土都是我的身体,你刚才已经杀了我两次了,但是在我的世界里,我的生命是无限的。”

    听完这话,白莹顿时愣住了,她想起之前也是这样的场景,自己将他杀了无数次,但却依然不能伤其分毫,最后自己的灵力耗尽,只能是束手就擒。

    这时白萧颜摇着折扇对镜鬼说道:“既然这里是你的世界,那要是我将它毁了呢,你还能无限次的复活吗?”

    白萧颜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很强的戾气,这预示这他要准备动手了。

    镜鬼不屑地一笑。“你可以试试,在这里万物都由我掌控,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这里创造出任何的东西。而且我甚至可以超控这里的时间,我可让你们在一分钟内体验到一年的光阴,想不想试试?”

    白萧颜拿出自己的玉笛子,说道:“不想,而且我想我们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说着他拿起笛子吹了起来,曹小洋听出这并不是他往常吹得那首曲子,这首曲子的节奏很快,声音有些尖锐,仿佛这笛声里隐藏着千万把利剑,将要呼之欲出。

    镜鬼听到这个声音顿时神色大变。“你……”

    随着这笛声朝四周传开,这里的大地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周围的废墟以及各种景物都开始化作黄沙一点点的散开,最终这个镜鬼创造的幻境世界变成了一片只有黄沙的沙漠。

    白萧颜笑着说道:“如何,你的世界里可不是只有你能为所欲为。”

    镜鬼的脸色本来变得有些难看,但很快又露出了那个诡异的微笑。

    “不错,挺厉害了,但是你好像忘记了我的话,在这里我可以毁灭万物,同时也可以创造万物。”

    说着他的的双手一挥,周围的黄沙全都飞舞了起来,然后渐渐地还原了周围的景象。

    白萧颜看了看镜鬼额头上那若隐若现的阴玺图案,想着这东西果然厉害,要是换做普通的镜鬼,刚才早已被他的笛声弄得魂飞魄散了。

    这时镜鬼突然看向白萧颜的眼睛,白萧颜感觉自己的心中一颤,这时他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口棺材。

    旁边的曹小洋看了那口棺材之后,顿时认出了这就是白萧颜亡妻的那口棺材。

    本来他还有些疑惑白萧颜当成宝贝似的棺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随即他很快就明白了,镜鬼不但会挖掘人心中最恐惧的事物,他还能找到人心中最脆弱的那个点,然后将其攻破。

    白萧颜做了几百年的鬼,阴间阳间他都无所畏惧,但是这口棺材似乎才是他最大的心结,也是他的脆弱之处。

    白萧颜盯着面前的棺材看了看,然后皱起了眉头,这时只见那棺材的盖子突然打开,紧接着里面一个穿着喜服披着红盖头的女子从里面站了起来。

    看到这个女子,白萧颜的神色顿时变了,他颤抖着向女子伸出手,两只眼睛里也流出泪来。

    曹小洋看出白萧颜中计了,想要连忙过去阻止,这时镜鬼手臂一挥,黄沙顿时形成了几堵坚固的墙壁将白萧颜和那口棺材围了起来。

    曹小洋心道大事不好,老白这家伙也着了道了。

    这时杨倩和白莹连忙攻击那些墙壁,想要将白萧颜救出,但那墙壁每被她们打碎一点又立马自动复原,根本就不可能打烂。

    就在这时,他们三人正有些不知所措,镜鬼又变换出了几面墙壁将白莹和杨倩也都从曹小洋的身边隔开,曹小洋顿时慌了,心想自己本是来救人的,没想到现在却把自己都搭了进去。

    这时曹小洋的面前出现了一条路,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直接沿着这条路开始奔跑起来。

    跑着跑着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什么灵楼,什么镜鬼,什么白萧颜白莹之类的,他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渐渐地,他跑进了一座熟悉的城市,在这里有高楼大厦,有纵横交错的城市道路,有川流不息的汽车。

    前方的一个红绿路灯路口,传来嘈杂的警笛声,曹小洋跑过去一看,这里被人群围了起来,这个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车上有一家三口,除了坐在后座的八岁的孩子,前排的夫妻俩全都当场身亡。

    这时天空下起了暴雨,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暴雨中,八岁的曹小洋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父母,他的整个人都傻了。

    曹小洋看着暴雨中八岁的自己,一阵剧烈的疼痛顿时涌上心头。

    八岁时候的那起车祸似乎是曹小洋这辈子都没办法迈过去的坎,还未成年的他从此意志消沉,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一直活到二十岁都没能活出个人样。

    这时他的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很痛苦吧,这十几年来你活得很痛苦吧,没关系,只要你死了,一切就都会结束,你的痛苦马上就能得到解脱。”

    曹小洋本来跪在地上,这时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就是你,杀了他一切就会结束,杀了他你就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曹小洋一点点地朝着八岁的自己靠近,然后向他伸出了手。

    他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小孩痛苦的挣扎起来,但这时候曹小洋却莫名的感觉到一种愉悦,他开始狂笑起来,但笑着笑着他的眼睛里又流出了眼泪。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处传来一阵灼热,金蚕蛊在他的体内闪闪发光,这时这种灼热的感觉一点点的传进了他的大脑,原本空白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些事情。

    童年的他受到热心邻居邓伯的照顾一点点的长大成人,后来他从二叔的手里继承了灵楼,结识了诸多灵楼中的鬼魂,他现在是灵楼的包租公,掌管着曹家祖上传下来的神圣事业。

    渐渐地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生命是有意义的,如果自己在八岁那年死了,那么这一切的意义都将不复存在。

    于是,他松开了勒住孩子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