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经商超赚钱 > 第三十五章 心底的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师徒二人就来到了李家村的后山,站在山上,将整个李家村一览无余。

    霞光照在村边的湖面上,波光潋滟,泛起片片斑驳。

    随着太阳的渐渐升起,整个李家村都笼罩在霞光之中,树梢上、屋顶上,还有昨夜经营的露珠,此刻看上去更有一层朦胧瑰丽的色彩。

    一条蜿蜒的大路将村子南北分成了两部分,李家村不小,有上百户人家,三三两两的树木散落在屋前房后,街边路旁。大路两旁或高或矮、或新或旧的房屋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户人家日子过得好不好。

    村子东西面是大片的田地,水田已经收割完毕,一捆一捆的水稻罗列在田间,等待勤劳村民运送回家。旱地里的庄稼有的收割完毕,有的还在茁壮成长,早起劳作的农家人已经在霞光中开启了一天的辛苦劳作。

    张桃站在山上,看着山下一派祥和的乡村风光,心里感该万分。她情不自禁的想起前世的自己,小时候也生活在这样的农村里,春耕秋收,每天背着书包放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做饭喂猪,然后再去田里帮家人干些力所能及的活。

    那个时候自己总是想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农村,离开这些干不完的农活,等到她长大了,父母去世了,农村的家再也没有归属感,没有回去的理由时,她才明白亲人在的地方才是家。

    穿越过来六年多了,自己依旧没有找到归属感,依然觉得自己是误入桃花源的捕鱼人。

    回不去过去,入不了当下,张桃犹如浮萍一般活着。

    “先下去找个地方住吧。”

    走南闯北许多年,白峰痴迷医术,却对居住环境很是看重。不管到哪里,只要不是露宿野外,他总要安顿好住宿的问题再去做其他事情。

    此次白峰打算在李家村多待些日子,便准备在村子里租一处宅子当做临时的落脚之地。

    在好心村民的指引下,师徒二人很快找到了李家村村长李长田的家。

    “白大夫客气了,咱们村子里真有两处空宅子,一户在村子中间,一户挨着后山,村子里的那户面积大一些,但是屋子里的摆设少,自己想怎么布置安排都随意。后山那户虽说小点但两个人住也是足够的,院子里什么东西都有,连锅碗瓢盆都是齐全的。”

    “我们租挨着后山那户吧。”

    他们来李家村的主要原因就是李家村四周的山上有许多珍稀的药材,住的离山上近一点,出入也方便,免得在村子里干什么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张桃也想住在挨着后山的院子,因为什么家具都有,他们不用重新购置,省了很多麻烦。

    师徒二人看完房子之后都很满意,付了一个月的房租,然后又给村长二两银子,在村长家借了两套被褥,还有一些米饭粮油。

    没过一会儿,村长媳妇郑木兰就带着自家的两个媳妇把东西给送过来了,还帮着张桃把屋里屋外打扫干净之后才走。

    “师傅,我们真的要在这儿待一个月吗?”

    张桃在院子里收拾东西,白峰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我估摸至少得一个月,除了找几味药材,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办。”

    老头悠悠的睁开眼睛,看着远处的山峦,目光越来越深沉,不知道这座青山是否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张桃抬头看见白峰的样子,知道他再想其他的事情,陷入了沉思,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继续忙活着做饭了。

    风餐露宿小半个月,终于睡在了柔软的床上,张桃这一晚别提睡得有多想了,若不是大清早白峰来敲门,估计她能睡到日上三竿。

    吃了早饭,带上干粮,师徒二人背着竹篓就上山了。

    村里人管村后的这座山叫做北崖山,村前面那座叫做南崖山,村子东面是一条河,村子西面则是出山,去镇上的路。

    今天张桃师徒二人去的就是离他们最近的北崖山。

    经过一天一夜,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村子里来了位游医,一上午就有好几户人家来找白峰看病,可惜都扑了个空。

    “吴奶奶,您家隔壁真住了个大夫?”

    张桃家隔壁是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妇,村里人都叫他们吴爷爷和吴奶奶。一早扑了空的人趴在吴家的矮墙上,跟院子里喂鸡的吴奶奶打听着。

    “昨儿村长是带了两个人过来租了房子,是不是大夫俺可不知道,你想知道问村长去。”

    今儿一早来自己这儿打探的都五六波人了,吴奶奶早就烦了。

    “我,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正好路过这儿就问一嘴,没病没灾的我才不去村长那儿问这事儿。”

    询问的人讨了个没趣,寻个理由就走了。吴奶奶看了看隔壁的院子,摇了摇头,继续“咕咕咕”的喂鸡了。

    李家村生活并不富裕,平常日子过得也困难,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能挺就挺过去了,村子里没有大夫,出去请个大夫,看个病,抓个药都要不少银子。很多人家一年攒的钱生个病就花没了,也难怪村民听说来了游医激动万分。

    游医看诊价格很低,更多的时候可以用住宿、鸡蛋、粮食、或者其他的物件来抵诊费。用的很多药材南崖山北崖山上都有,自己个儿采回来给游医看看,能用的话还能省下更多的钱。

    简单来说,在村民的眼里,游医就是大善人,就是菩萨。

    等到张桃师徒二人从北崖山上下来,远远在山上就看到自己门前围了不少人。

    “师傅,这是咋啦?”

    张桃看着山下人影憧憧,十分不解的问。

    “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快下去看看。”

    白峰猜的没错,的确出事了。

    大约半个时辰前,村里刘长生家的二闺女刘喜儿撞了墙,血流如注,当场晕死了过去。

    喜儿娘想去找个大夫,但是婆婆刘婆子不同意,丫头就是赔钱货,死了就死了,请大夫得要多少银子,有那钱不如留着给家里的哥儿们娶媳妇。

    刘长生是个听娘话的,反正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也没同意找大夫。

    喜儿娘没辙了,哭着求着把喜儿带到了白峰昨天刚刚租的房子门口,跪在那儿等着白峰回来。

    白峰听到是怎么回事之后,三步并两步的赶了过来。

    “让开,让开,大夫来了。”

    围观的村民齐刷刷的让开了一条路。

    白峰摸了摸刘喜儿的脉,紧蹙的眉毛慢慢的舒展开了。

    “这位娘子别哭了,孩子没啥事,我把伤口给她处理一下,回家好好休息,伤口别碰水,过几天就好了,不过这孩子的脑袋上恐怕要留疤了。”

    “大夫,大夫,喜儿还没说亲,要是破了相可咋办?我求求您,您救救她,救救她……”

    说着,喜儿娘就跪在地上给白峰磕头,白峰赶紧拦住。

    “张桃,过来拉住她。”张桃立刻上前,拉住喜儿娘继续要磕头的架势。

    “你这人咋这么糊涂呢?人活着没事不比啥都强吗?头上留个疤多大的事儿,总有不嫌弃的人家。”

    白峰有些不悦的斥责了喜儿娘两句,活了大半辈子这样的事他见过太多了,但是每一次他都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或许是因为自己心底的那根刺。

    喜儿娘被白峰吼了一嗓子,再想到喜儿的事儿,心里更苦了,更觉得闺女的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白峰也没搭理喜儿娘的嚎哭,张桃也被叫过去帮助处理喜儿头上的伤口,看热闹的村民有跟刘家关系好的,赶紧去找刘长生,自己的姑娘躺在那儿不知死活,自己的婆娘在别人门口哭的死去活来,刘长生再不出面以后非得让村里人戳脊梁骨不可。

    刘长生赶到的时候,刘喜儿的伤口刚被处理好,张桃正在给她包扎伤口。喜儿娘还坐在地上抹眼泪。

    “大夫,谢谢,谢谢你。”

    看着自己闺女没事,刘长生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滚,这是我闺女,不是你的,你去跟你娘过吧,别管我们娘俩死活了。”

    原本情绪渐稳的喜儿娘听到刘长生的声音之后,情绪突然崩溃,上前薅住刘长生的头发就要往地上拽。刘长生一把推倒喜儿娘,也顾不上被薅下来的一把头发,直接将喜儿娘按在了地上。

    “要闹回家闹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他倒是没打媳妇,看热闹的人里有挑事儿的还嘀咕了两句“这婆娘就是欠揍”,被其他人瞪了一眼也不敢吱声了。

    “丢人现眼?你们老刘家连我闺女要死了都不管,都舍不得那两个银子,还怕我丢人现眼?”

    喜儿娘被按在地上,身子动不了,嘴里可没闲着。

    “够了,喜儿为啥撞墙你不知道啊?非得闹是不是?你不要脸,喜儿以后还活不活?”

    顾不得许多的刘长生当着所有人的面吼了这句之后,喜儿娘倒是不作不闹了。喜儿撞墙的时候,看着满头是血,刘长生的确觉得闺女活不了了,没有必要请大夫花钱了。眼下闺女没事了,闺女以后的路他也得给琢磨着,不能像婆娘这样不管不顾。

    但是围观看热闹的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小声打探老刘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