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师归来 > 007.贫道青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姑娘美的嘞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儿……”

    吴秀的手机铃声,正版东北二人转民歌调。

    董名姝真是无语,这个疯狗,铃声这么低俗恶趣。

    吴秀竖起手指头,嘘了一声,破旧的山寨智能机屏幕朝向董名姝。

    “如果我算得不错的话,这电话是你爹。”

    “是你爹……”董名姝顺口反击,但仔细一看那号码,惊怔中……

    没有备注,只有号码,的确是她父亲董文武的号。

    芳心惊狂,该死的,他真会算吗?

    她明白,知道父亲号码的人极少。

    吴秀吊儿郎当一撇嘴,“得,咱看看庆州著名的董二爷这恶棍能说点啥呢?”

    “你爹才恶棍!”董名姝虽然跟父亲不对付,但听吴秀这么菲薄父亲,忍不住还是怼了。

    吴秀淡笑,“孝~~~顺!但明显我爹是良民。”

    然后直接免提,接通。

    “董老二,什么情况?”

    董老二:“……”

    这小子……咋知道是我?

    真神了?!

    他还是马上冷静下来:“吴秀,你好。感谢你能安定我的父亲,你的本事很不错。你所提的一切要求,我董家会全数满足。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十年往事已随风,希望你不必介怀,咱们一定能成为朋友的。如果家父能彻底康复,董某还有重谢,并诚邀你为董家座上宾。”

    吴秀朝着董名姝得瑟的扬了扬眉,后者极是不爽,扭头看一边去了,感觉父亲真是鬼迷心窍了,重谢什么啊?这疯狗配为董家座上宾?

    吴秀停顿式的呵呵了好几声,才道:“董二爷财大气粗,我还是很佩服的。朋友一说,先不提,朋友这种缘分好结不好解。介不介怀的事,我看得开一点,只是你的宝贝女儿看起来对我相当的不爽,恨不得杀了我呢!”

    “别理会她!我们之间的事情,可经绕开她不谈。她要是敢为难你什么,我能把她嫁出去,逐出董家!”

    “哈?!”吴秀眼珠子放亮,直盯董名姝。把我要的白虎天罡星嫁给别人吗,这可不能行!

    董名姝心里那个气啊,窝火!

    感觉父亲太过分了!

    但吴秀又呵呵一笑,“董二爷是个狠人,是个狠人,亲生女儿都这么苛刻对待。不管咋说,她也算是我老同学,大家冤家一场也是一种不解的缘分,麻烦你当爹的,还是对她略好一点不成?”

    董文武心头疑虑了一番,道:“吴秀,不提她了,这是个让我不省心的女儿,也算是我自己的家事。再次感谢你的帮助,董家会记住你的恩情。回头有时间了,一起吃个饭,聊谈一下。顺便……你漂泊十年,学成归来,恐怕你也还没有家室吧,回头让我家小妹给你物色一门亲事,能行?”

    “哟?董二爷,那我可就谢过了啊,亲事就回头再说吧!请董家先忙眼前的事,达到我的要求,董老爷子才能完全脱困,得保阳寿十年。就这样,我还要顾着眼前事眼前人,挂了。”

    说挂就挂,吴秀主动挂掉,决不拖泥带水。

    握着手机两手一摊,“老同学,你瞅瞅,你爹这还考虑我个人问题来了。你说,就我这样色的,个人问题还是问题吗?”

    董名姝真是郁闷啊,感觉父亲是要花大力气拉拢吴秀了,他太迷信了。

    她上下打量这个土不拉叽的疯子,“瞅你这形像,土到掉渣,瘦得像虾,哪来的自信?谁跟了你,倒八辈子血霉!”

    吴秀闭上眼睛,感叹道:“唉,也不知当初是谁上高中就想随了我呢?还把同班的女生害得……”

    “你闭嘴!从我车里滚下去!”董名姝雷霆大怒,被触碰到了人生最耻辱的记忆了,尖叫了起来。

    羞怒万分,披散的头发都炸开了。

    煞眉飞舞,杏眼厉芒,娇躯狂颤。

    白虎之怒,颇具风情~~~~

    她人生最掉价、最黑的历史,真莫过于当年倒追这条疯狗。

    现在感觉真是瞎了眼啊!

    吴秀无视了她的情绪,随身黑包里掏出个红布封来,丢到副驾驶。

    “拿去吧,当年你写给我的情书,我都保留着的,完好无损的还给你。实读起来有点肉麻,心儿乱跳哎……”

    董名姝:“……”

    满心纠结,惊喜交加。

    当年的情书是黑历史的证据,天啊……竟然……他还留着?

    “另外,你如果怨恨你爹的话,我今天晚上叫你妈从地府回来找他一下,要不要?”

    “不要!我和他的事,不关你的事!”董名姝现在有点信了,但很讨厌自己家里的事被吴秀插手。

    “好吧,随你便。”

    说完,吴秀已到了车外,都不知道他怎么就下了车的。

    副驾驶的窗户自动落了下来,吴秀苍白清秀的脸庞又浮现了,把董名姝惊了一跳,真的无法想象他的本事了。

    吴秀认真道:“对了,回头某年某月某一天,你如果想嫁给我,我可能会拒绝,但我不反对占有,毕竟我会万法破。”

    说完,很绅士的偏了偏头,淡笑转身而去。

    “破你妹啊?”董名姝简直气到炸,“臭不要脸的你滚远些,我董名姝就是没人要,也不会嫁给你!”

    但那时定睛看窗外,哪里还有吴秀的影子?

    该死的,他是魔鬼吗,这么快就不见了。

    董名姝情绪有些激动,缓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

    她赶紧拿起那个红布包,黑历史的证据一定要毁去!

    打开布包,竟然飘出淡淡的香气。

    是十年前的味道,淡淡的薰衣草香,弥久不散。

    她的字迹清新、熟悉又有些陌生,还让心跳加速。

    内容确实肉麻了,更让她娇羞难受。

    少女情怀总是诗,现在看来是幼稚,是奇耻,该死!

    很想把那一叠厚厚的情书撕碎、烧掉,但里面又掉出一张血红的符咒来。

    符咒有着道家浓郁的紫檀香气,闻着令人心神安宁。

    正那时,她的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赫然是原笔迹的短信,闪在屏幕上,令她惊住了。她的手机可没这功能啊!

    但映入眼际的是熟悉而陌生的吴秀那种疯狗般又挺好看的字迹,很小,小到令她只能放大了认真看,才能看清楚。

    “贫道青龙,踏出龙虎山,便是道门最优秀的弟子;行走红尘中,便是世间最孤独的情郎。”

    “暂且相信董家信誉值满分,你爷的十年延寿符,折叠,随身携带,不可离身。三日之后,不达我要求,阴司拘命,贫道作陪,谨记!”

    “你那肉麻情书底下另有一张桃色小符,你务必放在心口,插进去就行。明天早上,让你爹那恶棍打烂的脸能还原。懒得收你钱了,不谢,毕竟贫道身患美·色强迫症,贪恋和追逐完美,这可能是病。”

    一时间,董名姝已经不知道是哭或笑,是悲或喜,迷茫,纠结……

    这个疯子啊,臭道士,为什么不死在外面,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回来还要在她面前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