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师归来 > 009.真的有用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不过,董名姝想想吴秀所说的用符方法,得插在心口里面。

    她莫名的脸上发热,暗骂这个疯狗啊,真是太疯了。

    不过,她还是权且一试。

    于是洗漱完毕,取出那张桃红色的小符咒,插在心口间,也没什么特别感觉。

    她甚至暗想着,科学的角度来说,脸上的伤是外力打击所致,细胞组织和毛细血管被破坏,消肿化瘀也得靠药物或者自身的恢复能力,这一张符就是纸和朱砂画的,没有药效,能有用吗?

    会不会这符上有药物?

    可是,它只有淡淡的道家紫檀香气息,哪里有什么药味?

    疑惑了一阵子,董名姝眼皮沉沉的了。

    这一天折腾下来,也太累了,她很快就睡着了。

    卧室里,淡淡的睡眠灯光下,董名姝线条起伏有致。

    披散的乌云秀发,半遮了被父亲打肿的脸,看上去有种别样凄惨的美。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床边上。

    这是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少妇,素白长裙,身材婀娜多姿。

    她五官精致,却脸色苍白如同透明,披散着与年纪极为不相符合的灰白长发。

    双眼里闪动着慈爱的光,默默的看着床上的董名姝。

    好一会儿,她在床边上轻然然的坐了下来,伸手轻轻的撩起董名姝的长发。

    看到长发下那红肿的小脸,这妇人双眼顿时两道利芒闪过。

    突然间,董名姝睁开了眼,看着这妇人,不禁眼泪流了出来,开口叫道:“妈!”

    她翻身扑进母亲的怀里,便已泣不成声。

    这些年的委屈,有时候真是受够了。

    冷漠的家族,严酷的父亲,让她一把把辛酸泪。

    母亲不说话,只是抱着她,轻抚着她的柔弱无骨的身子,满腔爱怜。

    董名姝向母亲诉说着这些年的艰辛与不易,尽情的吐露着,母亲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不时抚着她红肿的脸颊,满眼的爱怜。

    董名姝感觉太幸福了……

    最后,母亲才低柔冰冷的说:“姝儿,努力吧,一切都会好的。如果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可以……可以……”

    她本来想说可以找吴秀的,但又忍住了想说的话,便起身离去。

    这一夜,青龙上人暗开鬼门关,她才得以还回阳间见女儿一面。

    本来是答应啥话也不说的,结果……这也算是违约了。

    “妈,你要去哪里?”董名姝急叫道。

    母亲没有回头,悄然飘出了窗外。

    董名姝大叫道:“妈,你别跳啊,这是三楼啊!妈!”

    大叫中,母亲消失了。

    大叫中,董名姝一下子从床上翻了起来。

    光线暗淡的房间,滴答的仿古式挂钟,哪里有母亲的身影了?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梦见妈了?”

    一抚腮边,泪犹在……

    亲情的幸福竟然只是在梦里,董名姝黯然神伤。

    她觉得也许是吧,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起床开了灯,去浴室洗一下脸。

    到了洗漱盆面前,她惊住了。

    洗漱盆边的罗马镜里面,她脸上的两个血手印,已经好透了。

    妖艳而有冷硬风格的脸庞,嫩腻的皮肤,莹润的光泽,是她熟悉的自己。

    伸手摸了摸,弹性十足,细嫩无比。

    真的恢复了!

    不可思议的伤势恢复速度啊!

    要是以前,被父亲这么打了,至少一个星期才能恢复。

    可现在……

    她低头看了看心口插着的符咒,感觉太神奇了。

    取出符咒来端详一下,桃红的底色不知什么时候已全然退去,整个符纸呈现出了苍白之色,上面的朱砂符文也变淡了很多。

    细看一下,这符文画的还不错,耐看。

    董名姝内心受到强烈的冲击,仿佛听见了信仰崩塌的声音。

    吴秀他这鬼画桃符还真有用啊,没想到十年过去了,他真的会什么啊,不信都不行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董名姝收拾打扮一番,心情很不错。

    照例要先去给爷爷问早安。

    可她到爷爷院子门口的时候,父亲已从里面出来了。

    父女俩差点撞了个满怀。

    董名姝惊呼了一声,然后看着父亲,惊的目瞪口呆。

    董文武看着女儿,也是傻掉了。

    此时,董文武的两边脸上,赫然各有一道血手印的伤痕,就像是被一个拥有一双漂亮手掌的女人打过耳光。

    董名姝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哪个女人敢打他董文武。或者说,敢打他耳光的人已经不多了。

    董文武没想到的是女儿脸上的伤已经好了,而他却……

    “爸,你昨晚是被哪个女人打了吗?”董名姝整理了一下情绪,惯有的冷然语气道。

    董文武很郁闷,在女儿面前有些难堪,但想了想,便黑着脸说:“除了你妈,还能有谁?”

    说罢,简直挂不住脸啊,急匆匆的走了,如同仓皇逃窜。

    “什么?”董名姝看着父亲慌张的背影,惊呆了。

    然后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董名姝更是惊爆了。

    天啊,昨天晚上不是梦,是我妈回来了?

    莫名的,董名姝背后一阵发凉。

    母亲已过世多年了,那么她回来的是……?

    她还能打父亲两耳光,这是替我报仇?

    好像……吴秀说过,要不要他叫她妈回去找她爸算帐?

    董名姝毕竟是留过洋的高材生,这脑子也是活络得很。

    一串联起来之后,信仰再度崩塌……

    甚至,她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很想打电话给吴秀,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鬼知道他还有多大的本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