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火九州 > 第468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昨日卧牛池发生的事情?’

    听到程向阳提起了此事,范陉的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因为就昨日的事情而言,还是他派人亲自赶往卧牛池想要将闹事之人全都给抓起来的。

    可结果倒好,等自己派出的城防军抵达后,当时现场就只剩下了近五百具尸体。

    至于凶手,他倒是听手下说了,说是有万人之多,但这明显不就是扯淡吗?

    近万人出现在城中,怎么可能呢?

    于是乎,范陉专门找来城中不少百姓询问了一番,结果还真就是有上万人出来作案。

    这一下,范陉不免傻了眼。

    毕竟此事要是传了出去,他这个专门负责城门城防的校尉,还用不用干了?

    所以范陉琢磨着,既然那五百人都死了,又查不出对方的身份,倒还不如就这么算了。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他范陉该怎么当自己的校尉就怎么当自己的校尉,岂不快哉?

    只是眼下一经程向阳询问起此事,范陉就知道,此事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就能善罢甘休了。

    故而他也只能耐着性子道:

    “程大人,我不光听说了此事,还是我一手经办的?怎么,此事有什么不对吗?”

    “何止是不对啊!上万名不明身份之人出现在彭城之中,这要查不清楚对方的来历,怕是时间一长,你我项上人头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见范陉一幅不咸不淡的样子,程向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冲着范陉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可范陉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因此当他看到程向阳的表情后,他还不由劝道:

    “程大人,既然找不到对方的来历,那就不找了呗,你不说,我不说,谁又能知道咋地?”

    “你…”

    没成想范陉不光知道此事,还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本就有些愠怒的程向阳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范陉什么好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已经命人将此事汇报给了庞化后,他这才平静了不少,并冲着范陉直接开口道:

    “范校尉,还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关于卧牛池一事,我已经命人禀告了州牧大人…”

    “什么?!程大人您莫不是在说笑吧?”

    噌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本没有将此事当成一件什么重要事情来看的范陉顿时坐不住了,满脸的惊恐溢于言表。

    程向阳见状,这才算是满意的笑了,直言道:

    “范大人,我还能骗你不成?所以当务之急,咱们不光要弄清楚这上万人打哪儿来的,还得弄清楚他们是何方势力派来彭城的兵马才是。”

    “你,你,你…我…程大人啊?!你怎么就将此事汇报给了州牧大人了呢?!”

    怎么也没想到程向阳在找到自己之前就已经将此事报告给了徐州牧庞化,今年年方三十的范陉又重新坐了下来,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将程向阳吃了似的。

    而他之所以如此动怒,则是因为,他完全不明白,明明他们二人不说,庞化就不可能知道此事,为何他们还要作茧自缚,没事给自己找事做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将此事报告给州牧大人,他就不会知道彭城所发生的事情了?”

    也是在看到了范陉脸上那吃人的表情后,程向阳能坐上彭城郡郡守的位置,心思流转间便猜出了范陉所想,于是他不由笑道:

    “不是我说,范陉,你要真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试问连一个咱们不知道的势力都能往彭城安插了近上万人,咱们州牧,又岂能在彭城之中没有眼线。

    到时若是咱们都不说,州牧大人却通过自己的眼线得知后。

    到了那时,那才真的是无可挽回,你懂吗?”

    “唔…”

    听到了程向阳苦口婆心的解释,范陉也不是庸人,稍一思索便明白了之前确实是他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些。

    加上又摊在张伯绣不声不响的便夺了青州这个节骨眼上,他还真不能怪程向阳向庞化告知了此事。

    相反的,若是程向阳什么都不和他说,到时候在于庞化面前参上他一本,怕是他大祸临头都还尚不自知。

    想到这儿,范陉收起了自己之前那番嘴脸,又一次站起了身子。

    但是这一回,他明显恭敬了许多,并在口中虚心道:

    “是范陉想的过于简单了,还望程大人教我,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害,范校尉这是哪里的话,咱们同在彭城为官,本就应该相互扶持,哪里有什么教不教的。”

    见范陉总算在对待这件事情上拿出了应有的态度,程向阳匆忙站起了身子,一边在口中拉拢人心的说着,一边扶住了想要冲他弯腰一拜的范陉。

    之后稍作考虑了下,他这才接着道:

    “范校尉,照我说,对方这上万人之前既然能将自己身份隐藏的滴水不漏,那么想在彭城之中将他们揪出来无异于难如登天。

    所以我觉得,金家才是咱们的突破口。”

    “金家?前几日咱们州牧大人不才从金家离开吗?听说还带走了金家二爷金家民。”

    没成想程向阳会在口中突然提到金家,范陉顿时一愣,而后他就听程向阳继续道:

    “是这样没错,可这也侧面说明了,唯有金家,才会值得对方这么做,不然的话,对方为何要在城中布置下这么多隐藏了身份之人呢?还能是为了攻打徐州不成?”

    “范陉明白了,我这就派人,不分昼夜的盯紧金家,如有异常,我会立即来报!”

    也是觉得程向阳所说不无道理,范陉重重的点了点头,当即表示出要派人盯紧金家。

    程向阳听后,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只不过,程向阳和范陉都不知道的是,最初张小凤派出鹰眼来到彭城,确实是为了日后攻打徐州不假。

    可谁又能想到,他们竟是在武昌说服金万两加入武国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呢?

    所以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可绝不是一句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