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心动寄给你 > 正文 第2章 第2章
    从消防中队出来,秦栀慢吞吞地往外婆家走,因为路滑,她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是外婆打来的电话,催促她早点回家。

    秦栀一边过马路,一边应着:“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她刚挂断电话,身后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隐约在叫她的名字。

    秦栀背影一怔,脚步停下,转身去看,原来是刚才在消防中队见到的一名消防员。

    对方站在马路对面朝她挥手,绿灯亮起,那抹深蓝色的身影朝她的方向小跑过来。

    “秦栀,你刚走,我们队长就回来了。”赵柏陶抓了抓后脑勺,“不过他还有别的事儿,让我送你回去,晚上不太安全。”

    赵柏陶看向秦栀,对上女孩那双漆黑清澈的眼眸,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他稍显局促地笑笑,耳朵尖红了一瞬。

    秦栀有些意外,考虑到消防员很忙,她轻声婉拒:“太麻烦你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赵柏陶连忙摇头:“不麻烦,咱们走吧!”这可是沈队交给他的任务,就这么回去,肯定要挨骂。

    对方一片好意,秦栀没再拒绝,说了声“谢谢。”

    冬日的街道安静萧条,呼啸而过的寒风时不时卷起路边成堆的枯叶,打着旋儿纷纷扬扬四散开。

    赵柏陶热情健谈,平日跟队里的兄弟插科打诨惯了,这会倒有所收敛,身边的女孩看起来斯文又安静,显然跟那帮兄弟不一样。

    穿过不远处的那条小巷,就是外婆家,可惜小巷的路灯坏了一直没人修,巷口还立着几个垃圾桶,经常有流浪猫或老鼠蹿出来。

    赵柏陶打开手机的灯光,照亮前方漆黑的路:“沈队长平时很忙,你下次过来,可以挑周末。”

    “这个时间段,他一般都有空。”

    秦栀听了点头,并不是很好奇这位沈队长,她轻笑,看向身旁一说话就脸红的赵柏陶:“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秦栀的语速不紧不慢,细瘦的手指抚过脸侧凌乱的碎发别在耳后,不经意间露出小巧的耳垂,耳后那片瓷白柔软的皮肤像是精妙绝伦的白玉。

    秦栀不喜欢刘海挡住额头,完整露出的五官骨相优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挑不出一丝毛病,眉眼细长,鼻梁秀挺,微嘟的嘴唇自带一抹嫣然。

    赵柏陶不自觉偏过头来,望着秦栀,一时间忘了说话。

    秦栀抬眸,迎着他的视线一笑,赵柏陶微怔,小麦色的脸颊倏地一热:“我叫赵柏陶,柏林的柏,陶瓷的陶,队里的兄弟都叫我小柏。”

    现在的消防员都这么年轻的吗???

    听完对方的自我介绍,秦栀惊讶,赵柏陶居然比她还要小一岁,却在消防中队待了快两年。

    终于到公寓楼前,两人道别。

    少年朝她挥手再见,转身后走得飞快,尽管如此,秦栀依旧注意到那人红得滴血的耳朵尖。

    -

    第二天傍晚,秦栀避开晚高峰,坐上回学校的地铁,赶回去上最后一节选修课。

    她坐在边上,身体松松散散靠着挡板,脑袋歪着,闭着眼睛在地铁上补觉,没过多久,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

    秦栀摸出手机看了眼,是寝室群里的消息,宋书瑶和李彤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正在群里吵架,两人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秦栀往上翻看群里的聊天记录,大概了解到情况,宋书瑶不小心碰翻了李彤的水杯,私底下道了歉,并原价赔偿,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但宋书瑶回宿舍以后,发现自己放在桌上的白色水杯,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那会寝室没人,宋书瑶问了隔壁寝室的同学,说是看到李彤回来了一趟,期间再没有其他人进宿舍。

    宋书瑶在群里质问李彤,是不是她摔碎了杯子,李彤矢口否认,自己没有回宿舍。

    李彤:“你自己的杯子没放好,摔碎赖我?真有你的[微笑]”

    宋书瑶:“我出门之前,杯子就放书桌最里面,根本不可能自己掉下去。”

    李彤:“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摔坏你的杯子呗?”

    李彤最喜欢阴阳怪气,宋书瑶一想到对方此刻的嘴脸,气到爆炸:“栀栀和唐洋都没回来,不是你还有谁??”

    李彤:“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摔杯子了?证据呢???污蔑人真有一套呢[摊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宋书瑶气急败坏,李彤依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在上的态度。

    秦栀盯着聊天记录看了半晌,见群里的两人还在吵,作为寝室长,她发了句:“调监控吧。”

    调监控就能解决的事,没必要费这些口舌。

    宋书瑶早就气傻了,这会被秦栀点醒,脑子顿时转得飞快:“对!我现在就去调监控!”

    “你不是说你没回来吗,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

    “微笑jpg”

    宋书瑶有了底气,学李彤刚才怼她的样子,回复了一个微笑表情包,谁还不是个阴阳家呢。

    李彤完全忘了监控这茬,更没想到秦栀会多管闲事,她攥紧手机轻蔑地哼了声。

    “懒得跟你们吵,傻逼。”

    秦栀眉眼低垂,指尖在屏幕上轻点,单独了李彤,问:“你说谁傻逼。”

    对话框静了几秒,李彤才回她:“没说你。”

    宋书瑶直接气笑了:“说调监控,就骂人傻逼,你爸妈没教你说人话?”

    李彤没理会宋书瑶和秦栀的反应,索性直接退出了群聊。

    宋书瑶:“擦,骂了人就退群,谁给她惯的!”

    宋书瑶:“我去找这丫单独battle!”

    说完,寝室群彻底安静下来。

    秦栀关了手机,没再插手两人的事,宋书瑶和李彤闹矛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小时后,秦栀走出地铁站,夕阳已经下沉,余晖落尽,天空只剩一片无垠的深蓝色,街边灯火璀璨,小贩也摆起了小吃摊,周围聚集着人,多了几分烟火气。

    这个点学校门口人流如潮,秦栀径直往教学楼走。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阶梯教室里已经乌泱泱地坐满了人,孙教授的课必点名,必提问,没人敢迟到旷课。

    宋书瑶和唐洋已经到了,顺便帮秦栀占了个座。

    “我今天去调视频了,李彤的确回宿舍了,视频甩她面前,她才承认。”宋书瑶忍不住吐槽,想到自己那个摔碎的水杯,还是有些心痛,那是她双十一蹲点抢到的联名新品。

    唐洋午觉睡醒后才看到群消息,这会儿拍了拍宋书瑶的肩膀安慰:“别生气了,既然她后来跟你道歉赔偿了,这事就过去吧。”

    大家毕竟相处了四年,下学期都忙着实习,几乎不回学校,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话虽这么说,但宋书瑶想起来还是觉得膈应。

    唐洋和秦栀一样佛系,但前者习惯当老好人,遇事以和为贵,但秦栀不一样,她很少动怒,对什么都冷冷淡淡,可真被人影响到了情绪,整个人就变的凌厉。

    李彤这人最喜欢看人下菜,所以很少跟秦栀起冲突。

    宋书瑶拿着笔在课本上一戳一戳,越想越气:“也不知道李彤一天到晚神气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是裴佳念的狗腿子嘛。”

    唐洋无奈耸肩:“谁让裴佳念有个传媒大佬的爹呢,系里抱她大腿的人不少,据说李彤刚签了裴佳念爸爸的公司呢。”

    “不像咱们,拍个短片还得到处舔着脸找投资。”唐洋越说越丧,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两人低声吐槽,本来在说李彤,话题又扯到裴佳念,秦栀翻开面前的课本,静静听着,没发表任何意见。

    像她们这种读传媒,学导演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背景和资源,能力反倒是其次。

    秦栀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转着笔,这种事,她从大二就开始经历了。

    要想出人头地,第一步就要做到:向资本低头。

    吐槽完李彤,宋书瑶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她抽空看了眼手机,正好奇是谁发来的消息,下一秒,瞳孔猛地瞪大!

    她急忙拍了拍身边坐着的两人:“唐洋,栀栀!你、你俩快看寝室大群!”

    “有寝室失火了!”

    “我靠,真的假的?!”唐洋愣了下,急忙点开女寝的大群,群里早就炸开了锅,关于火灾的消息不断弹出来。

    “有人说是五楼的宿舍!”

    她们也住五楼,宋书瑶拧紧了眉头,迟疑道:“离咱们寝这么近,应该不是咱们宿舍吧?”

    宋书瑶话音刚落,就有新消息弹出来:

    “504宿舍火好大!!!”

    秦栀的心脏咯噔一跳,猛地攥紧手机,“是我们宿舍。”

    宋书瑶和唐洋惊恐地瞪大眼睛,坐在位置上发不出声音,以为出现了错觉。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秦栀已经离开座位,猫着腰冲向教室后门。

    “栀栀,你去哪?!”唐洋压低了声音喊。

    “肯定是回宿舍啊!”宋书瑶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完了完了,咱们赶紧回去看看!”说完,她趁讲台上的孙教授没注意,拽着唐洋一块跑出去。

    与此同时,a市第一消防中队的警铃响起,下一秒,训练场的消防员拉练终止,迅速冲向车库,手脚利落地换上救援服。

    沈鹤舟一脚踏上台阶,长腿敏捷地上了车,对讲机里传来指挥中心下达的指令。

    “失火地点,传媒大学女生宿舍二号楼五层,目前暂不确定是否有人员伤亡。”

    沈鹤舟冷着脸戴上救援帽,挡住落入车窗的斑驳光影,却遮不住挺拔坚毅的鼻梁。

    “现场情况混乱,你们注意安全。”指导员接过对讲机,沉沉的声音传来。

    “收到。”

    红色的消防救援车疾驰在车流如潮的马路上,时不时有车辆及时让出车道,沈鹤舟盯着前方的路面状况,微敛的眼睫漆黑笔直,情绪难辨,深色的救援服衬得那张冷白瘦削的脸宛若冰霜,薄唇凌厉。

    听到对讲机里的声音,刘汉成一脸惊讶,忙从后座探出脑袋,急急道:“传媒大学?那不是老大前天开消防讲座的地方吗?!”

    赵柏陶也凑过来,“秦栀就在这个学校。”那晚两人聊天的时候,他听对方提到过。

    刘汉成挑眉,扭头看他:“秦栀是谁?”听着有点耳熟。

    赵柏陶白他一眼:“就前天给老大送晚饭的那个女孩,叶教授的孙女。”

    金鱼的记忆力都比这家伙强。

    赵柏陶提醒完,刘汉成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就那个特漂亮的小仙女。”

    虽然忘了女孩的名字,但那张脸却让人过目不忘。

    两人相视一眼,齐刷刷地看向沈队。

    男人阴沉着脸,一记冷眼扫过去,压着脾气:“少tm废话,这是去救火,不是让你们看仙女!”

    沈鹤舟对秦栀没什么印象,他暴躁地撸了把又短又硬的寸头,看了眼地图上的距离,隐隐咬了下后槽牙。

    他这消防讲座开得跟放了个屁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