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心动寄给你 > 正文 第5章 第5章
    沈鹤舟很快被队友叫走,汇报刚才的救援情况。

    秦栀看着手里的拼接镜头,然后慢慢捏住,一旁的宋书瑶和唐洋凑过来。

    “栀栀,这是沈队长给你的吗?”唐洋看向室友手里完好无损的镜头,眼里闪着八卦的小火苗。

    宋书瑶看了眼正跟辅导员说话的消防员,小声感慨道:“没想到沈队长不仅长得帅,人也不错。”

    居然把栀栀的镜头都给带出来了!

    秦栀呼吸微顿,脑中清晰地浮现出男人摘掉氧气面罩给她带上,又将她从地上抱起,冲破浓烟的画面。

    这位沈队长虽然看着冷淡,但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为别人考虑。

    宋书瑶正准备八卦,一旁的唐洋不知看到什么,暗示性地低低咳嗽了声。

    三人抬眸,终于看到姗姗来迟的李彤,宋书瑶下意识皱眉,嘴边的话咽回去。

    刚才辅导员已经在寝室大群里了504女寝的四名成员。

    寝室里使用违禁电器的,除了宋书瑶,还有李彤。

    注意到三名室友的目光,李彤面无表情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收回视线,低头看手机。

    此时的女寝一楼,只剩宿管阿姨,教务科的老师以及几名消防队员,504宿舍的四个女生则在另一边老老实实站着。

    赵柏陶负责灭火后的收尾工作,包括查出起火原因。

    消除残留的明火之后,赵柏陶在一号床的位置发现一个疑似物,观察半晌才发现,是个烧得面目全非的卷发棒,手柄处还印有品牌名称。

    得知失火原因后,教务科的老师气得脸色铁青,又是违禁电器!这些问题学校从大一说到大四,这群学生就是不长记性!

    辅导员一边向消防员表达感谢,一边自我检讨,语气满是歉然:“沈队长,辛苦你和其他消防员战士了,大晚上跑来救火,是我们对学生的教育不够,才会发生这么恶劣的事情。”

    沈鹤舟静静听着,表情比刚来时还要冷淡几分,“我没记错的话,前天我来你们学校办了场消防安全讲座。”

    当时来的学生不少,可笑的是,讲座过程中有些人提的问题无关消防火灾,都是他的私人问题,甚至还有人在讲座结束后找他合影,要联系方式。

    辅导员面露尴尬,点头道:“是是是,没记错。”

    讲座结束还不到72小时,这里就因为违禁电器发生了火灾。

    辅导员:“沈队长,实在是抱歉,我们一定会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

    沈鹤舟扯了扯嘴角,脸上没什么多余的情绪:“你确定她们听得进去?”

    辅导员:“……”

    男人的语气隐约带了点讽刺的意味,辅导员的脸有些挂不住,面红耳热的,一旁的赵柏陶抓了抓后脑勺,没敢吱声,毕竟沈队的暴脾气,就跟炸/药/包似的,一点就炸。

    辅导员随即对身旁的宿管阿姨说着什么,紧跟着秦栀看到,宿管阿姨招呼她们504寝室的女生过去。

    宿管阿姨一招手,一楼大厅的所有人回头,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四个女生所在的位置。

    沈鹤舟伫立在原地,冷静的视线精准无误地看向秦栀的方向,眼神极具压迫性。

    唐洋闭了闭眼,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大型的社死现场。

    感觉到即将迎来的暴风雨,宋书瑶瞬间蔫了,躲在秦栀背后,声音都带了哭腔:“完了完了,辅导员现在肯定想杀我们的心都有了。”

    李彤抓紧了手提包,刚才还以一副局外人的姿态冷眼旁观,这会见管理员招呼她们过去,脸上终于浮现一丝慌乱的情绪。

    秦栀将录像机放回包里:“我们先过去吧。”

    这事逃不了,躲不过,总得负责。

    四个女孩过去,齐刷刷地站成一排,微垂着脑袋,神情各异。

    碍于几名救援的消防员都还在这,辅导员眉头紧皱,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怒火:“你们四个,知不知道寝室为什么失火?!”

    “知不知道,这次火灾给学校造成多大的影响!”

    “还好久消防员救援及时,没有人员伤亡,要是晚一步,住在这里的同学该怎么办?!”

    见惯了辅导员和善的一面,宋书瑶第一次见对方暴跳如雷,吐沫星子都喷在她脸上。

    面前四个女生一个个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半天不敢吱声。

    教务科的老师实在看不下去,疾言厉色道:“你们给我说话!”

    宋书瑶站在最边上,几名老师盯着她,很明显从她开始说话。

    宋书瑶莫名心虚,小声辩解道:“我今天早上出去,一直没回宿舍,而且出门的时候,我特意关掉了电源……”

    唐洋看了导员一眼,也蔫了:“我和秦栀这两天不在学校,下午才回来。”

    一旁的李彤攥紧拳头,脸色唰的一变,望向自己的三名室友,阴阳怪气道:“你们的意思,着火这事全赖我?”

    宋书瑶不服气道:“赖谁,谁心里最清楚。”

    李彤的脸顿时青一阵白一阵:“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宋书瑶意有所指,李彤咄咄逼人,看着又要吵架,辅导员脸色一黑,怒气瞬间涌上来,愤怒道:“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尤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们丢不丢人!”

    辅导员一开口,李彤和宋书瑶终于闭上嘴,一副低头认错的态度。

    秦栀想说的话,唐洋都替她说了,这会乖乖站着,老实巴交的模样。

    听着辅导员的训斥,沈鹤舟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黝黑的眼底一片漠然,显然对这种说教分毫不感兴趣。

    如果说教真的有用,72小时前的那场消防讲座之后,这场火灾或许就不会发生。

    一个违禁电器引发的火灾,倒是引得几个女生互相推卸责任。

    沈鹤舟耐着性子听了两句,抬眼好整以暇地扫过去,最后目光落在那女孩身上。

    秦栀低垂着脑袋,安分守己,却始终感觉到头顶上方有道视线正盯着她。

    余光里,身穿救援服的男人就站在她身侧,宛若一堵坚不可摧的石墙。

    秦栀垂眸,注意到男人脚上的那双黑色的救援靴,耐高温橡胶包裹着瘦长的脚踝,救援裤扎进靴子里。

    她认出来,是那位姓沈的队长。

    辅导员再次发话:“你们四个,现在立刻跟我去学生科!”

    赵柏陶刚才忙着救援,这会无意中一瞥,终于注意到眼前耷拉着脑袋的几个女孩中,有一抹熟悉纤瘦的身影。

    赵柏陶眼睛一亮,还担心自己看错,几秒后,他确定,眼前熟悉的身影就是秦栀。

    赵柏陶动了动嘴巴,又将话咽回去,这样的气氛不大适合打招呼。

    秦栀自然也注意到赵柏陶,对方摘掉了护目镜,冲她眨巴了两下眼睛。

    秦栀心领神会,微微点了下脑袋,再次看向那位沈队长时,对方早已冷冷淡淡移开了视线,朝身旁的两名队友歪了歪脑袋,磁沉的声线掷地有声:“救援结束,归队。”

    男人一开口,赵柏陶和另外一名队友拿好防护装备走出大厅,直接上了消防车,沈鹤舟一言不发地跟在最后。

    秦栀心念一动,明明感觉到对方传递而来的低气压,却还是情不自禁跟上去。

    沈鹤舟拉开车门,正要上车,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自身后拽住他的衣角,女孩粉白的手背还残留着黑色的烟渍。

    沈鹤舟面无表情地回头,不期然撞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男人眼底的凌厉未收敛,无形中有股强势的压迫感,由于两人的身高差,对方居高临下地垂眸睨她,神情寡淡。

    秦栀呼吸微顿,心脏紧跟着重重跳了一下。

    她忙松开男人的衣角,葱白指尖慢慢握紧,轻声开口:“沈队长,刚才谢谢你。”

    “谢谢你救我。”

    刚才的情况太匆忙,这句话秦栀一直没来及得说,下次再见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两人对视了几秒,沈鹤舟挑眉看她,秦栀微微低了底头,毛茸茸的睫毛垂下去,轻轻颤了颤。

    沈鹤舟听着,眉眼间的情绪没什么波动,他时常冲在救援第一线,这样的感谢听多了。

    他看向秦栀,视线停留了两秒,漆黑的瞳仁里倒映出女孩脏兮兮的面庞,脸颊上黢黑的烟尘,像是用黑色蜡笔画了两道。

    沈鹤舟敛眸,绵密笔直的眼睫,描摹出褶皱深深的双眼皮,衬得眼窝深陷,情绪也愈发淡漠。

    他将手上的头盔丢给车上的队友,语调懒洋洋地开口:“带耳朵听讲座,比100遍‘谢谢’都有用。”

    至于这姑娘为什么跑回火场拿东西,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沈鹤舟不想多问,毕竟跟他没什么关系。

    秦栀张了张嘴,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目视面前的男人长腿迈开,踩着台阶上车。

    对方似乎并不想接受她的道歉,意识到这一点,秦栀有些挫败,紧绷的肩膀垮了一下。

    车上的赵柏陶十分清楚沈队的脾气,又觉得小姑娘脸皮薄,会被沈队打击,忙从最里面的位置探过身子,对秦栀安慰:“小秦,我们队长的意思就是,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别拿生命开玩笑。”

    赵柏陶扒拉着窗户,小声道:“沈队只是脾气有点暴躁,其实他人挺好——”

    赵柏陶话还没说完,消防车已经发动,坐在前排的男人目光凉凉地睇他一眼。

    赵柏陶无辜地眨巴眼,默默闭上嘴巴,只好跟车外的女孩挥手道别。

    秦栀望向副驾驶座的位置,视野中只有男人轮廓分明,立体深刻的侧脸,沈鹤舟薄唇微压,线条冷,整个人气质沉冷,尤其不说话的时候,气场愈发锋利。

    两人就这样错开,秦栀子望着那辆红色的消防车渐行渐远,过了很久才收回视线。

    今晚的这场火灾太不真实,一闭眼,秦栀脑子里最清晰的画面竟然都是关于沈鹤舟的片段。

    还有那人救她时的一句话。

    “抱紧我,坚持住。”

    -

    消防车驶离女生宿舍楼,后座的赵柏陶扒着车窗,时不时朝后方看一眼,一旁的刘汉成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学赵柏陶的样子往后看,笑嘻嘻忍不住打趣:“小柏看什么呢,偶遇小仙女坐都坐不住了?”

    赵柏陶回头看他一眼,耳根子通红,忙反驳:“谁坐不住了,我就是觉得,咱这车开得有点快。”

    这理由真够蹩脚的,刘汉成嘴角抽搐,很不给面子地哈哈哈笑出声。

    赵柏陶脸颊滚烫,烦躁地摸了摸脸,然后又瞄了眼副驾的沈队。

    沈鹤舟正闭着眼休息,脑袋靠着椅背,漆黑笔直的眼睫下是掩盖不住的疲惫。

    窗外斑驳的光影透过玻璃投射进来,将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切割得深邃而立体,半张脸浸泡在半明半昧的霓虹光线里,眉眼的轮廓锋利冷然,即使是现在休息的状态,也很难找出一丝柔和的气息。

    见沈队休息,赵柏陶刚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虽说沈队刚才的脾气有些冲,但仔细想想,这事换了谁都不会心情好。

    这已经是他们今天出的第八次警:上午去公园救流浪猫,顺路救了个打算跳桥自/杀的年轻人,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赶去救人才发现被人报假警,对方捉奸,只想让消防员帮忙破门,还有数不清的小事,但一次警铃响起,大家都严阵以待。

    沈鹤舟作为队长,一直冲在最前面。

    全队人早已累得精疲力尽,而女生宿舍的这起火灾,起火原因是个没有断电的卷发棒,万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终于到了消防中队,沈鹤舟推开车门跳下车,拎着气瓶往车库走,身后的赵柏陶连忙跟上去。

    “哥,你等等我!”

    沈鹤舟回头,沙哑的嗓音带了些懒散:“有事儿?”

    其实压根就不算个事儿,赵柏陶摸了摸鼻尖,低声道:“今天跟你说谢谢的那个女孩,是叶教授的孙女。”

    闻言,沈鹤舟眉骨轻抬,没有反应,以为沈队没想起来,赵柏陶继续补充:“就是给你送饺子的那个。”

    沈鹤舟嗯了声,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大步走向车库的另一边,留下赵柏陶和其他几名队友整理装备,给呼吸器更换气瓶。

    见赵柏陶耷拉着脑袋,刘汉成用毛巾仔细擦着安全帽,顺便丢给小柏一条毛巾,调侃道:“就沈队那脾气,你还指望他怜香惜玉呢?”

    什么怜香惜玉啊,他就是觉得秦栀是朋友,沈队那脾气简直像个冷面阎王,谁见了不怕?

    赵柏陶哼了声,“万一太阳打西边出来呢?”

    刘汉成拍拍兄弟的肩膀,摇头:“别人或许可以,沈队的太阳怕是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