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心动寄给你 > 正文 第7章 第7章
    沈鹤舟回头,那双狭长漆黑的眼微扬,目光穿透周遭淡薄清透的光,冷冷淡淡地落在秦栀身上。

    两人视线相撞,秦栀深吸一口气,慢慢捏紧了手提袋。

    不远处的男人身形修长,逆着光伫立,背脊挺拔笔直,头顶上方的灯光笼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将那道影子越拉越长。

    沈鹤舟眼睫微垂,沉默地看着她,很快认出来,这就是那天他从火场里抱出来的女学生,也是叶教授的孙女。

    身后,赵柏陶和刘汉成紧跟着跳下车,见沈队还没走,两人觉得奇怪,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当看到中队门口站着的秦栀时,赵柏陶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嘴角扬起抹灿烂的笑痕,脸上的灰尘都没擦,朝秦栀用力挥了挥手,开心地打招呼:“秦栀!你怎么来了?”

    秦栀愣了下,同样朝小柏的方向挥了挥手,粉唇微弯,眼底笑意清浅。

    不远处的女孩穿着浅色的大衣,皮肤白到透明,眉眼干净,脸颊透着很漂亮的粉,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头发被风吹得有点蓬松感。

    刘汉成好奇地朝秦栀的方向张望了眼,碰了碰小柏的肩膀:“你没听值班队友说嘛,那姑娘来找沈队的。”

    赵柏陶满不在乎地嘁了声,“找沈队怎么了,那也算我的朋友吧。”

    这都第二次来中队了,刘汉成压低了声音,悄咪咪地八卦:“我敢打赌,这姑娘肯定对沈队有意思。”

    两人勾肩搭背,窃窃私语,一旁的沈鹤舟回头,将手中的头盔递给刘汉成,冲两人抬了抬下巴:“赌个屁,回去。”

    队长发了话,两人相视一眼,欲言又止,赵柏陶啥也没说,急忙拽着刘汉成回宿舍。

    因为刚出完任务,沈鹤舟紧绷的神经松懈,冷峻的眉眼间透着股懒散的倦怠,他慢条斯理地回头,漆黑的瞳仁像一片深不可测的静潭,无波无澜。

    很快,男人长腿迈开,径直朝秦栀走过去,投射在肩膀上的光芒一寸一寸褪去,那张清冷俊逸,棱角分明的脸也慢慢清晰。

    秦栀没有犹豫,也朝对方走过去。

    “找我有事儿?”沈鹤舟垂眸,嗓子磁沉低缓,救援服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修长白皙的颈,棱瘠的喉结。

    秦栀点头,细密卷翘的长睫轻眨,眼里泛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像是最和煦的春风,温声道:“沈队长,你还记得我吗?”

    面前的男人平静地看了她一眼,许是身高优势,高大的身影挡在娇小纤瘦的秦栀面前,让人莫名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沈鹤舟“嗯”了声,嗓音清冽淡然,低头摘了手套,然后随意攥在手中。

    秦栀垂眸,目光无意识地落在男人那双显露出的手,修瘦修长,骨节分明,力量感十足。

    “沈队长,谢谢你把我从大火中救出来。”

    上次那句‘谢谢’太仓促,两人就那样匆匆分别,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当面感谢。

    上回在女生宿舍的那句“谢谢”,沈鹤舟的态度很冷淡,救援结束甚至都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这姑娘一直没忘。

    沈鹤舟薄唇微压,收回视线,淡淡嗯了声,眉眼平静:“还有事吗?”

    秦栀心底悄悄燃起的小火苗,忽的一下缩回去。

    她将手里的手提袋递过去,唇角微扬,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声音很轻很软:“沈队长,这个给你,希望你能收下。”

    沈鹤舟这才注意到,女孩手上拎着一袋水果,他目光微顿,嘴皮子轻掀,下意识拒绝:“不用”

    秦栀:“”

    话音刚落,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瞬。

    秦栀没想过沈鹤舟会拒绝,而且这么直接,万事开头难,她在起点就卡了壳。

    男人沉黑的眼眸在夜色中浓稠深邃,冷淡得像是一块坚不可摧的冰雕,秦栀粉唇微抿,拎着水果的手悬在半空,尴尬地停留。

    她缓慢地收回手,似是叹了口气,轻声嘟囔着:“可是,真的很重。”

    沈鹤舟低头,便看到女孩的沮丧,脑袋像小动物似的耷拉着,纤长卷翘的眼睫铺展开,笼着头顶上方暖黄的灯光,在眼下投出一片扇形的阴影。

    两人距离半步之遥,寒风袭来,吹动女孩脸颊的碎发,露出莹白小巧的耳朵。

    空气里浮动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极淡的发香,沈鹤舟顿了下,薄唇抿成一道僵直的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秦栀没注意到男人的动作,继而抬眸,慢吞吞地朝沈鹤舟伸手,摊开自己的手掌心递到他面前,给他看。

    沈鹤舟神情静默,没说话,视线停在秦栀伸过来的掌心上。

    她的皮肤很薄,白到透明的掌心甚至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手掌中央却有几道明显的红色勒痕,有些晃眼。

    小姑娘都这么娇滴滴的吗?

    沈鹤舟下意识拧眉,接着,没有丝毫犹豫地接过秦栀手里的水果。

    手上的重量骤然间减轻,秦栀心底的小火苗又燃了起来,还未来得及高兴,又听面前的男人不急不缓地开口:“以后不用送。”

    秦栀的眼睛里像是藏了光,她笑眯眯地点点头,脸颊浮出的笑痕像是两个小括号:“好啊。”

    水果太重,下次换轻一点的。

    秦栀抬眸,对上沈鹤舟漆黑深邃的眸子,认真开口:“沈队长,你说的话,我都记得。”

    沈鹤舟挑眉,看她一眼,捏紧了手提袋。

    秦栀轻声解释道:“你来我们学校讲座的那天,我有事请假,所以错过了。”

    沈鹤舟想起那天在女生宿舍楼下,他对待秦栀的态度,的确是冷嘲热讽,与秦栀的反应对比,甚至还有点恶劣。

    面前的女孩说着话,唇角始终弯着抹浅浅的笑痕,熠熠的光芒缓慢流动。

    “这两天,我恶补了你那天讲座的视频。”

    学校上,那段半小时的安全讲座,她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记得他的一字一语,一举一动。

    秦栀压了压上扬的嘴角,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向沈鹤舟,含蓄又直白:“我还记了笔记~”

    女孩似乎很喜欢笑,语调柔软轻快。

    沈鹤舟:“”

    他垂眸,眉眼间的冷淡褪去,眼底划过抹异样的情绪。

    沈鹤舟静了静,喉咙里溢出的声线干净清冷:“其实不用解释。”

    现在想想,不过是件小事,他就是干消防这行的,无论怎样,救人始终排第一,个人情绪并不重要。

    秦栀抿唇,眼睫微垂,头顶上方暖色调的灯光,衬得她皮肤莹白细腻,眉眼弯弯,明艳动人。

    静了两秒,秦栀摇摇头,轻声开口:“要解释的。”

    沈鹤舟微歪着脑袋,神色依旧很淡,迎面而来的风吹乱女孩落在脸侧的碎发,听到她说:“对我来说很重要。”

    秦栀攥了攥微僵的手指,垂眸看了眼脚尖,又望向沈鹤舟,眼里透着认真,一字一语开口:“我想沈队长,别再对我那么凶。”

    秦栀的话显然在沈鹤舟意料之外,他眉骨轻抬,沉静的目光带了几分审视,不着痕迹地划过女孩巴掌大的小脸。

    两人四目相对,秦栀听到自己胸腔内不断放大的心跳声,对上沈鹤舟探寻审视的眼神,静默两秒后,秦栀终是没招架住,两抹可疑的绯红悄然爬上了耳朵尖。

    沈鹤舟敛眸,正要说什么,似是感觉到后方一群吃瓜群众的视线,他皱了下眉头,回头。

    果然,正后方的行政大楼,此时灯火通明,秦栀也抬头,循着沈鹤舟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三楼楼道窗口的位置,黑压压地探出一排脑袋,是穿着备勤服的消防员。

    约莫十几个人,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两人的位置,神情兴奋,眼里透着八卦的小火苗。

    秦栀在人群中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是赵柏陶,正笑眯眯地朝她挥手,身边自然还跟着一群起哄的。

    看到三楼那十几双八卦好奇的眼睛,秦栀无意识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很没出息地脸又红了一瞬。

    沈鹤舟舌尖顶了下侧脸颊,舔过后槽牙,好整以暇地看向那帮趴在窗口吃瓜的队友,也不知是谁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秦栀:“”

    秦栀脸红心跳地想,她还没采取任何行动,就已经暴露意图了吗??

    秦栀抿唇,故作镇定,若无其事地抬手摸了摸鼻尖,视线慢吞吞地移向别处。

    面前的女孩微偏过脑袋,长睫扑闪,衣领上面露出半截莹白如玉的脖颈,拉长的线条看起来柔韧纤瘦,心思早就被红得滴血的耳朵尖出卖。

    沈鹤舟挑眉,眼神一如既往的冷静淡漠。

    他没理会楼上那帮人的起哄,看了眼秦栀,低声道:“你在这等我,我取个东西很快回来。”

    秦栀愣了下:“什么东西?”

    面前的男人垂眸,眼睫黑如鸦羽,“饭盒。”

    秦栀这才想起来,冬至那天她来送饺子,保温盒也留在了这。

    秦栀抿唇轻笑,“那我等你回来~”

    不知为何,女孩的语气温和轻快,还带了点自来熟的感觉,沈鹤舟看了眼秦栀,对上女孩乌黑澄澈的杏眼,他薄唇微张,却什么也没说,转身朝行政楼走去。

    楼上那帮小伙子听不清两人说了什么,见沈鹤舟转身过来,吓得以为队长过来收拾他们,瞬间鸟兽四散,溜得比兔子还快。

    看着方才还乌泱泱挤满人的窗台,此时一个人也没有,秦栀乖乖在原地等,唇角微微翘了下。

    想起那晚和赵柏陶的聊天,这些消防员有些年纪比她还要小,平日里被铁面无私的沈鹤舟魔鬼训练,私底下也最喜欢八卦他们的队长。

    沈鹤舟上了三楼,正准备回办公室拿东西,迎面撞上刚从隔壁出来的指导员。

    孙烨眼睛一亮,直接过来:“你啥时候回来的?刚准备找你呢。”

    沈鹤舟:“回来没多久。”

    “找我有事儿?”他问。

    孙烨“嗯”了声,不知想到什么,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沈鹤舟看了眼,隐约猜到什么,扯了扯嘴角,低声道:“俞新梅又来了?”

    说到这个名字,孙烨的眉头拧得更深,下意识去看沈鹤舟的反应:“你倒是一猜一个准儿。”

    面前的男人眼睫微敛,黝黑的眼底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反应不大,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孙烨抓了抓后脑勺,朝沈鹤舟歪了歪脑袋:“这次有点棘手,你先来趟办公室。”

    沈鹤舟想起还在等候的秦栀,“我还有事儿。”

    孙烨拍拍他肩膀:“耽误不了几分钟。”

    -

    秦栀在行政楼前等了几分钟,不多时,行政楼一楼出现两抹瘦瘦高高的身影,带着深蓝色的备勤帽,帽檐下是一张熟悉,朝气蓬勃的脸。

    赵柏陶朝她小跑过来,秦栀眼尾微扬,嘴角清浅的笑意蔓延开。

    面前的大男孩笑眯眯地掏出怀里的东西,献宝似的递给秦栀:“今晚又降温了,这个你拿着。”

    秦栀垂眸,看到赵柏陶递来的热水袋,有些惊讶。

    没想到哦赵柏陶还会想到这个,秦栀吸了吸鼻子,连忙说了声谢谢。

    暖烘烘的热水袋贴着她凉透了的掌心,久违的热度渗透皮肤,慢慢驱散了周身的寒意。

    “小秦,上次救援见到你,都没来得及跟你打声招呼。”赵柏陶抓了抓后脑勺,笑得有点憨。

    秦栀轻笑:“上次不太方便。”

    “那场大火多亏有消防救援,才没有人员伤亡,真的谢谢你们。”

    女孩的眼神诚恳又真挚,光芒印在她眼底,像是藏了细碎的星辰。

    赵柏陶嘿嘿笑了声,听了秦栀的感谢,抿了抿嘴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两人正说着话,秦栀的手机传来震动,她拿出来看到来电提示,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随即跟赵柏陶打了声招呼,去一旁接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一道急促的男声:“栀栀,你现在有时间吗?”

    “今晚这场饭局,投资方那边的人都过来了。”

    听到肖策的声音,秦栀脸上的笑意已经褪得干干净净,她面无表情地攥着手机,目光冷冷清清地落向远处,清丽的眉眼间没什么多余的情绪,还是像之前一样拒绝:“我有事,就不过去了。”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的人明显静了一瞬,语气满是歉意地问:“你是因为我才不想来吗?”

    秦栀皱眉,下意识将手机离耳朵远了些。

    那事都过去多久了,没想到这人自作多情的毛病还是一点也没改。

    秦栀扯了扯唇角,微垂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盯着地上的小石子看,冷淡道:“你对我还没那么大的影响力。”

    肖策忍不住追问:“那你为什么不来?”

    这一次,秦栀索性连敷衍都省了,“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