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心动寄给你 > 正文 第9章 第9章
    裴佳念说完,谈笑风生的包厢静了一瞬。

    大家面面相觑,看了眼裴佳念,又望向秦栀,一时间没人接话。

    秦栀放下筷子,好整以暇地看向裴佳念,未等她开口,不远处的肖策微微变了脸色,低声道:“佳念,注意场合,别乱说。”

    裴佳念嘴角扬起抹讽刺的弧度,语气轻蔑又刻薄:“我乱说什么了?”

    “你跟我分手,不就是为了她?”

    肖策没想到,裴佳念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秦栀难堪,毫无理智可言。

    在座的众人都在默默吃瓜,谁也不愿意出面缓解气氛,裴佳念虽然年纪小,但比投资方的刘总更不好惹,谁让人家有个传媒公司大佬的呢。

    秦栀不过是个小导演,这回算是撞人枪口上了。

    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裴佳念。

    秦栀倒是冷静,丝毫没有被激怒,温和地笑了笑,云淡风轻地开口:“裴小姐这么会臆想,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

    裴佳念冷着脸,双眼紧紧地盯着对面淡然从容的女孩,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眼看好好的一场饭局已经演变成一出闹剧,肖策终于坐不住,更不想秦栀被人误会,向众人解释道:“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和裴佳念是和平分手,跟秦栀一点关系都没有。”

    “出现这个小插曲,是我处理不当,我就自罚一杯吧!”说完,肖策当着众人的面,端起桌上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一旁的刘总挑眉,意味深长地打量了眼秦栀,接着肖策的话茬,拿了杯红酒,笑眯眯地递给秦栀:“既然小秦导演喜欢交朋友,那咱俩就喝一杯。”

    秦栀先前拍摄的时候也拉过投资,但在酒桌上和男人周旋的经验少之又少。

    对上啤酒肚不怀好意的眼神,秦栀垂眸扫了眼面前的酒杯,眼底的情绪一点一点冷下来,粉唇轻掀:“抱歉,我不喝酒。”

    刘总不大相信:“干咱们这行的,不喝酒怎么行?”

    “既然不喝酒,那就趁这个机会练练酒量。”

    说着,刘总朝秦栀举了举杯,目光落过去,就这么等着她。

    像秦栀这样籍籍无名,初出茅庐的小导演,他都主动给机会了,就看这小导演会不会做人了。

    一时间,包厢里所有的人,目光齐刷刷地望向秦栀,神情各异。

    秦栀抬眸,折扇般的长睫圈着光影,衬得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淡漠清澈,她看了眼啤酒肚递来的酒杯,认真道:“原来刘总您不仅年纪大,耳朵也不好使。”

    “”

    刘总面色一僵,拧着眉头:“你这叫什么话?!”

    有病治病的意思,很难理解吗?

    秦栀眨了眨眼,无辜道:“就是希望您多注意身体。”

    在座的其他几位,包括制片都是人精,见气氛不妙,有人跟刘总敬酒,打着哈哈跳过了这个小插曲。

    刘总定了定神,黑着脸没再搭理秦栀,至于接下来的投资,更是只字未提。

    秦栀的耳根终于清净,至于泡汤的投资,她心里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饭局临近结束,刘总已经醉意熏熏,酒后也无所顾忌,对秦栀刚才的拒绝仍耿耿于怀。

    临走时,不知是谁提到下一次的合作,似乎触到啤酒肚某根敏/感的神经,刘总扶着椅子,举着酒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脸颊通红,口齿不清道:“还想让我投资第二次?做梦呢!”

    听到这句,秦栀不为所动,到时肖策有些紧张,而对面坐着的裴佳念俨然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扯着嘴角笑得轻蔑。

    大家起身离开,有人扶着神志不清的刘总,听他继续骂骂咧咧:“秦、秦栀是吧?不过是个名儿都排不上号的学生导演,真以为拍了几部小电影,就成知名大导了?”

    “甩脸子给谁看,求我投资的人多了去,不差你这个!”

    “就你这态度,别想有出头的那天!”

    导演这个行业,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僧多粥少,还是看人脉和资源,才华能值多少钱,多少人上赶着巴结资本爸爸,这小导演就是个不识趣的。

    秦栀低头看手机,指尖落在屏幕上,时不时打字,头顶上方的水晶,散发出淡淡的暖光,印在她莹白如玉的面庞,精致小巧的鼻尖秀丽挺翘。

    她面无表情地听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旁的裴佳念笑笑,附和道:“刘总说得没错,有些人啊,就是心比天高,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

    听着裴佳念的冷嘲热讽,肖策拧紧了眉头,低声道:“裴佳念,你少说两句。”

    裴佳念唇角压低,扬眼看向面前的男生,轻嗤了声:“肖策,你可真能耐。”

    无缝衔接,还上赶着给人当舔狗。

    一场饭局,最终不欢而散,肖策看了眼秦栀,随即和制片人一起,搀扶着烂醉的刘总离开。

    秦栀波澜不惊地坐在原地,拿过一瓶红酒,微歪着脑袋,将面前的酒杯填满。

    包厢里的人陆陆续续走完,而裴佳念巍然不动,似乎有意留到最后,她坐在最里面,慢条斯理地补着口红,余光里,不远处的那道纤细的身影起身,朝她的方向走过来。

    裴佳念抬眸,两人视线相撞,秦栀嘴角勾着笑,端着酒杯走过来,未等裴佳念反应过来,秦栀举起酒杯,对准椅子上的人,精准无误地兜头倒下去。

    “啊——!”

    裴佳念紧闭着眼尖叫一声,冷冰冰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淋下,渗进发缝,漫过脸上的妆容,从下巴尖滚落,打湿了身上的连衣裙。

    “你是不是有病?!”裴佳念狼狈不堪地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秦栀,眼睫上挂着酒红色的水珠。

    她恼羞成怒地起身,秦栀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使劲一推,裴佳念重心不稳,“砰”的一声,身体撞向椅背,摔坐回去,连带着椅子腿摩擦地面,发出刺啦的声响。

    秦栀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裴佳念,精致明艳的五官下,收敛的攻击性尽显,整个人都变得凌厉。

    秦栀很少有真正动怒的时候,平日里最擅长的就是克制情绪。

    她垂眸,睨着裴佳念,淡淡地笑:“我有没有病,你不是最清楚?”

    裴佳念气急败坏地想要站起来,秦栀俯身,伸手牢牢地摁住她的肩膀,裴佳念被推回原位,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妆容精致的脸满是红酒渍,头发丝也狼狈地粘在脸颊,怒极反笑:“怎么?现在不装了,还想对我动手?”

    秦栀虽然看着瘦弱,但力气一点也不小,裴佳念恶狠狠地瞪着她。

    秦栀嘴唇微抿,手掌攥紧又松开,脑子里还残存一丝理智。

    那一巴掌始终没有挥下去。

    似乎察觉到秦栀的微妙变化,裴佳念迅速打开手机摄像头,对准秦栀。

    “你不是想动手吗?来呀。”她讽刺道。

    “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把你现在的丑恶嘴脸公之于众!”

    秦栀眸光一黯,伸手夺过裴佳念的手机,径直丢进面前尚有余温的汤锅里。

    “你神经病啊!”

    裴佳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没入锅底,屏幕浮着一层厚重的油沫。

    秦栀眉眼低垂,澄黑的眼底缓慢地戾气褪去,周身的凌厉收敛,又变得与平常无异。

    她看到裴佳念脸上的恨意,心情瞬间明朗,唇角弯了弯,轻声说:“你再嚼舌根,试试。”

    秦栀从包厢出来,径直去了洗手间,将碰过裴佳念衣领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冰冷刺骨的水流源源不断地从水龙头中涌出,冲打在她苍白无血色的手背。

    秦栀的力道很重,不厌其烦地用力搓,耐心又细致,指甲盖划过薄薄的肌肤,出现几道刺目的血痕。

    手背上的小血珠慢慢冒出来,刺痛感传递而来,被针扎似的,秦栀目光微顿,搓洗的动作终于停下来,拿了一旁的抽纸仔仔细细地擦去水渍。

    秦栀从酒店出来,肖策还没走。

    见秦栀好半晌才出来,肖策急忙走过去,神情关切:“栀栀,我真的没想到佳念会这样,这次是我的疏忽。”

    “我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

    秦栀看了眼手机,网约车距离她还有三百米,她看向肖策,只觉得奇怪:“咱俩有关系吗?你以什么身份跟我保证?”

    肖策一噎,没说话。

    秦栀攥了攥僵硬的手指,五指被刚才的冷水冻得泛红。

    “麻烦你收起那套深情戏码。”

    秦栀顿了顿,精致漂亮的眉眼满是认真:“看多了反胃。”

    闻言,肖策脸色一僵,眉心皱紧又松开,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此时的秦栀像是变了个人。

    平日里的温和谦顺似是假象。

    面前的女孩站在瑟瑟的晚风中,背后是浓稠寂静的夜色,纤瘦单薄的身形,似乎风再大点就会被刮走。

    没再理会肖策,秦栀走下台阶,上了一辆白色轿车,自始至终,并未给肖策多余的眼神。

    跟司机确认了手机尾号,秦栀累极地靠着身后的椅背,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她按下一半的车窗,迎面的冷风直接灌进来,却丝毫不觉得冷。

    秦栀缓慢做着深呼吸,胸腔里压抑的郁气退散,终于觉得舒服了些。

    司机驶入熟悉的街道,秦栀看了眼时间,居然快十点。

    静了几秒,她的嘴巴比脑袋更快,对司机说:“师傅,待会停在消防中队就好。”

    秦栀想,她不会打扰沈队长,只是在那散个步而已。

    司机点头,又叮嘱秦栀在手机上修改一下终点。

    -

    深夜的消防中队静谧又安宁,中央的旗杆上,红旗轻轻摇曳。

    从外面看进去,行政楼依然有几间办公室亮着灯,大院里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个穿着备勤服的消防员经过。

    秦栀在外面站了会,听见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于是转身去了对面的一家便利店。

    秦栀看了眼时间,却发现手机还剩百分之一的电,她皱了皱眉头,有些懊恼,环顾四周,连个充电宝都没有,只好火速拿了罐热牛奶,一份三明治,去收银台结账。

    秦栀刚亮出付款码,手机屏幕好巧不巧直接黑屏。

    秦栀:“”

    收银员小姐姐提醒道:“可以现金支付。”

    秦栀摸了摸大衣口袋,确定身无分文。

    她已经很久不用现金了。

    秦栀颓丧地耷拉了下脑袋,不多时,便利店又进来几个人。

    耳边传来说说笑笑的男声,秦栀没抬头,正准备将这些东西退回去,下一秒,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清瘦的手伸过来,还推来三桶泡面。

    “一起结。”

    男人磁沉低缓的声音传来,秦栀抬眸,目光落在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身上,神情微怔。

    沈鹤舟点开收款码,敛眸看向秦栀,幽深似寒潭的眼,漆若点星。

    两人视线相撞,秦栀喉咙收紧,心跳一下乱了,毫无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