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心动寄给你 > 正文 第10章 第10章
    沈鹤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秦栀。

    面前的小姑娘微仰着脑袋看他,黑白分明的杏眼澄澈干净,眼底的惊喜未褪,浓密纤长的睫毛在光影地映衬下泛着温和柔软的颜色,小巧精致的鼻翼下,粉唇微张。

    “沈队长,你怎么在这?”秦栀很快回过神,眉眼弯弯,唇角清浅的笑意蔓延开。

    沈鹤舟:“出任务,刚回来。”

    他的目光扫过秦栀手上的牛奶和三明治,在女孩泛红的手背短暂停留了几秒,随后移开视线,拿起收银台上的泡面。

    “没吃晚饭?”他挑眉,低声问。

    秦栀抿唇,老实巴交地点点头,刚才那场饭局,她没什么胃口,这会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又时运不济,碰上手机没电关机。

    秦栀握了握手中温热的牛奶瓶,看到沈鹤舟的泡面,正要道谢,耳边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秦栀,你怎么又回来了?!”

    秦栀下意识回头,看到赵柏陶拿着两包饼干和一袋水果糖过来,看到秦栀,眼睛亮晶晶,笑意灿烂。

    秦栀镇定自若地解释:“刚好路过这里,就来买点吃的,结果手机没电了。”

    赵柏陶恍然大悟,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收银台,开玩笑道:“我还以为,你回来找我们沈队长的呢。”

    “”

    秦栀眨巴眼,没吱声,但也没否认。

    抬眸的瞬间,不经意间撞上沈鹤舟直视而来的目光,秦栀神情微怔,莹润白皙的耳朵尖染上一抹可疑的绯红,慢吞吞拿起收银台上的三明治。

    沈鹤舟垂眸,没再多问,拿了泡面去旁边接热水,身后的赵柏陶和刘汉成也跟过去。

    看来他们是打算在这吃晚饭了。

    秦栀跟收银员借了充电器,见沈鹤舟过来,她连忙过去,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小声道:“沈队长,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吗?”

    沈鹤舟垂眸,鸦黑的眼睫绵密笔直,帽檐下那张俊朗立体的轮廓被光影切割得棱角分明,他好整以暇地看了眼秦栀,就跟看小孩似的,黝黑的眼底划过抹极淡的笑意,淡声道:“你随意。”

    这就是同意了。

    秦栀眉眼弯弯,轻抿了一下唇瓣,悄悄制止自己不断想要疯狂上扬的嘴角。

    赵柏陶和刘汉成坐一块,秦栀挨着沈鹤舟,两人并排坐在一起。

    两人距离很近,秦栀能够感受到的,是属于身旁人的气息,像是雪后初霁,干净清冽。

    秦栀小心翼翼撕开三明治的包装袋,张嘴咬了口,软白的腮帮子鼓鼓囊囊,嘴角蹭到了点乳白的沙拉酱。

    对面的赵柏陶揭开泡好的泡面,热气腾腾,浓香瞬间扑面而来,刺激着味蕾,让人很有食欲。

    泡面的香味发散过来,带着温度,秦栀轻轻嗅了嗅,嚼着嘴里的三明治,瞬间感觉胃里都暖和了不少。

    沈鹤舟拿叉子扒拉了口面条,一点也不觉得烫,三两口半碗面就下了肚。

    赵柏陶和刘汉成也是如此,似乎赶着吃完饭回去。

    相比于身边坐着的三个消防员,秦栀吃东西的速度就显得很慢,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沈鹤舟侧目看了眼秦栀,小姑娘像只觅食的仓鼠,不慌不忙,斯文秀气,嘴角沾了沙拉酱,也会及时用纸擦掉。

    就吃这么点,能吃饱吗?

    沈鹤舟挑眉,目光划过女孩纤细白皙的手腕,没有多言。

    见三个人风卷残云的吃晚饭,似乎饿了许久,秦栀忍不住问:“小柏,你们怎么现在才吃晚饭?”

    赵柏陶咽了咽喉咙,习以为常道:“我们出警刚回来,错过饭点儿了。”

    秦栀微愣,下意识看向一旁的沈鹤舟:“这么晚还出警?”

    刘汉成没心没肺地笑笑,看起来心情丝毫没被大晚上出警影响,笑嘻嘻地解释道:“干我们消防的,凌晨出警也是家常便饭,习惯就好。”

    赵柏陶在一旁附和:“尤其到了年底,出警任务最多。”

    刘汉城:“就今天,我们就出警五次,下午有人跳桥自/杀,下午又配合警察出警。”

    “这事儿本来不归我们管,但警察需要我们破门,说是里面有人吞安眠药自杀。”

    报警人是个女孩哭得很凶,当时的情况,楼道里乌泱泱站满了人,消防,警察,医院的救助人员都来了。

    秦栀眼睛睁大,听得认真:“那人没事吧?送医院了吗?”

    说到这茬,刘汉成只想翻白眼,无语道:“我和小柏撬开门以后,里面站着一男一女,压根没人吞药自/杀。”

    “还以为是消防事故,没想到是起感情纠纷,报警的女孩是来捉奸的,谎称里面有人自杀,结果闹得消防警察救护车都出动了。”

    两女一男扭打的画面,他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头疼。

    虽然指导员不让讨论这些事儿,但刘汉成还是忍不住吐槽:“哪有这么浪费公共资源的。”

    一旁的赵柏陶非常赞同地点点头,毕竟每天出警次数多,他们忙起来连饭都吃不上,遇到的奇葩事不少,尤其那些报假警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刘汉成绘声绘色地说,秦栀时不时问一句,三个人相谈甚欢。

    女孩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睁圆,望向两个队友的眼神专注又认真,似乎完全将身边的人屏蔽了。

    沈鹤舟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听,懒懒地耷拉着眼皮,也不搭腔,末了偏头看向秦栀,薄唇轻掀,问:“对消防感兴趣?”

    秦栀抬眸,迎上男人那双漆黑如墨的眼,心念一动。

    因为对你感兴趣,秦栀在心底默默回答道。

    她笑盈盈地点点头,语气无比认真:“想多了解你们一点。”

    沈鹤舟静默两秒,没再说话,修长瘦削的手指放在桌面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其实这些问题,她完全可以问他。

    他人坐得离她最近,她要是真的开口问了,他不会拒绝。

    秦栀看了眼手机,电量已经有百分之十二,她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货架那。

    望着女孩的背影,刘汉成又看看吃饭风卷残云般的沈队和小柏,小声嘟囔:“咱吃饭能不能斯文一点,你看秦栀,人家吃饭多秀气。”

    赵柏陶看了眼自己的泡面桶,汤都没剩下。

    沈鹤舟倚着椅背,懒懒抬眼,轻嗤了声:“行啊。”

    “出警的时候,你也这么吃。”

    刘汉成一噎,这下不敢吐槽了,干他们这行的,吃饭就没有细嚼慢咽这个词,对他们来说,时间非常宝贵,警铃一响,无论在做什么,都要进入备战状态。

    他们稍微慢一点,就是对被困人员的不负责。

    这点,从加入消防中队的第一天起,就成了他们的必修课。

    刘汉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莫名觉得此时的沈队有些不对劲,看人的眼神冷嗖嗖的,十分不爽。

    明明进便利店之前还好好的。

    这沈队的心思跟海底针没什么区别。

    赵柏陶又忍不住拆了包饼干,分给刘汉成一块,见沈鹤舟不吃,才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嘟囔道:“人女孩子,跟我们这些大老粗肯定不一样。”

    说着,赵柏陶又忍不住说秦栀的好话,夸人说话轻声细语,吃饭细嚼慢咽,笑起来也好看。

    沈鹤舟倦怠的眉眼隐约起了丝波澜,黑黢黢的眼意味不明地睨着赵柏陶看了几秒。

    “以前怎么没见你夸过别的女生?”

    他们消防站除了一群男消防员,其实还有宣传部的文员,都是女生,也没见赵柏陶把人名字天天挂嘴上。

    对上沈队如炬的目光,隐约带了几分审视,让人莫名脊背一凉,赵柏陶无辜地眨巴眼,“我就是随便说说,还不让人夸了”

    沈鹤舟拆了那袋水果糖,挑了个草莓味塞进嘴里,抬眸看向小柏,清眉黑目,神色很淡,冷不丁问了句:“对人有意思?”

    赵柏陶:“”

    就连一旁的刘汉成丈二摸不着头脑,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但又具体说不上来。

    赵柏陶正要说话,秦栀已经过来,笑眯眯地问:“你们聊什么呢?”

    沈鹤舟看了眼赵柏陶,面不改色道:“聊救援。”

    秦栀信以为真,于是将手里的两罐热牛奶递过去:“这个桃子味的牛奶很好喝的,你们也试试。”

    赵柏陶连忙将牛奶推回去:“不了不了,这怎么好意思。”

    秦栀:“一罐牛奶而已,收下吧。”

    刘汉成和赵柏陶下意识看向沈队,沈鹤舟垂眸看了眼手机,没理会。

    那就是默许了。

    小仙女真是人美心善!

    秦栀将自己面前那罐牛奶推给旁边的人,温声开口:“沈队长,这个给你。”

    “还是热的。”女孩的声音又淡又软,脸上透着明媚的笑。

    沈鹤舟目光微怔,攥在手里,说了句:“谢谢。”

    这次居然没有拒绝。

    秦栀轻轻抿了抿唇角,簌簌扇动的长睫敛着笑意。

    三人吃完饭起身离开,秦栀跟在沈鹤舟身后,经过收银台时,将充电线还给收银员。

    时间已经不早,秦栀看向身旁的赵柏陶:“小柏,你们今晚还会出警吗?”

    赵柏陶抓了抓后脑勺:“这个说不准,看情况吧。”

    一切以警铃为准,警铃响了,无论多晚都得出去。

    秦栀若有所思地点头,没再说话。

    到了消防中队门口,赵柏陶和刘汉成走得飞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进大院,此时正在里面朝秦栀笑嘻嘻地挥手。

    秦栀的嘴角慢慢勾起抹笑痕,同样伸手挥了挥。

    沈鹤舟侧目,黑眸注视着秦栀挥手,微笑,精致小巧的鼻翼微微泛红,乌黑柔软的长发被风吹起,那双乌黑圆澄的眼瞳里明亮干净,寒风过境稍稍缀了点水光,有点像夜里细碎的星辰。

    秦栀回头,无意中撞上男人沉黑的视线,她静了两秒,眼睛亮起来,明媚娇艳。

    “沈队长,你在看我?”

    她明知故问,杏眼开心得弯成两抹月牙。

    沈鹤舟完全没有抓包后的窘迫,淡定自若地迎着女孩的视线“嗯”了声,目光落在女孩红痕明显的手背。

    秦栀正在心里打草稿,得想个办法,跟沈鹤舟要个联系方式,想到之前在学校被他拒绝过的人,秦栀想了两种措辞,都觉得不妥。

    得让对方无法拒绝,心甘情愿给她联系方式才行。

    总之,不能让沈队长讨厌她。

    正当秦栀头脑风暴的时候,沈鹤舟不知从哪拿出两张创可贴递给她,喉间溢出的声音磁沉悦耳。

    “拿着。”

    看到沈鹤舟主动递来的创可贴,秦栀呼吸微顿,眼底划过抹惊讶。

    她没问为什么,因为沈鹤舟早就注意到她手背上的抓痕了。

    秦栀抿唇,暗暗做了个深呼吸,柔声开口:“沈队长,你能帮我贴吗?”

    这话的确有点得寸进尺了。

    秦栀完全没有想,被沈鹤舟拒绝会是什么样。

    她慢吞吞地朝面前的男人伸出手,鸦羽般的眼睫颤了颤,眼神可怜兮兮的。

    “我手冻僵了。”

    沈鹤舟:“”

    沈鹤舟微垂着脑袋,看到女孩纤细脆弱的手腕,似乎只要一用力就能捏断,白得几乎透明的手背上,红痕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秦栀感觉到对方落过来的视线,像是郊外原野上蹿起的火,所到之处,烈焰灼灼。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秒,她的心跳也在这几秒中越来越快,咚咚作响。

    沈鹤舟看了秦栀一眼,视线随即收回目光,利落地撕开创可贴的包装,对着女孩手背受伤的位置贴上去。

    沈鹤舟的指腹粗粝温热,无意中触到秦栀薄薄的手背,仿佛触到一块滑腻的冰。

    面前的男人垂眸,漆黑笔直的睫毛比女人的还要浓密,还要长,在俊挺的鼻梁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秦栀的注意力不由自主被沈鹤舟吸引,安安静静地注视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他的手指很好看,就连指甲盖都修剪得干净整齐,虎口处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像是牙印。

    秦栀稳了稳心绪,一字一语问得认真:“沈队长,追你的女生多吗?”

    男人懒懒地抬了抬眼帘:“不清楚。”

    沈鹤舟没什么情绪地回应,低语着的嗓音被风吹散。

    秦栀眼底隐约浮现抹期待,光芒熠熠的眼眸直勾勾地注视着他:“那你喜欢比你年纪小的吗?”

    女孩的问题很有导向性的一个接一个抛出来,沈鹤舟的目光在她身上定格了两秒,暖黄的灯光映着他利落深刻的侧脸,衬得唇色淡薄。

    秦栀最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但慢慢发现,唯独面对沈队长的时候,有种情绪是藏不住的。

    沈鹤舟垂眸,眉眼沉静:“秦栀,你想说什么?”

    秦栀抿了抿唇,看到自己手背上的创可贴,抬眸对上男人那双漆黑深邃的眼,唇角噙着抹极浅的笑痕。

    “沈队长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