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团宠日常 > 正文 第61章 061
    沈锦朝浑身上下就穿了条小内裤,光着身子,但是喊得气势十足。

    他一早就听说过,老鼠会偷偷吃东西,被老鼠啃过的粮食都不能吃,不然会中毒生病!

    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家里有老鼠,现在突然出现,那还得了?

    沈耀武后一步下来,前一秒心里还想着灶房里怎么会出现老鼠,就见沈锦朝浑身光着,一手举着枕头,知道的晓得他要打老鼠,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耍流氓。

    沈耀武轻轻一巴掌拍上沈锦朝的脑袋,“把衣服给我穿好。”

    比起衣服,沈锦朝更在意灶房里的老鼠情况,“把,灶房里进了老鼠!它把我们的东西吃了我们就不能吃了。”

    “你在这里嚷,老鼠早跑了。”

    “那、那怎么办。”

    语音一落,灶房里又窸窸窣窣传来咀嚼声。沈耀武目光一顿,向灶台边扫去,就见两颗小脑袋从后面升起,露出叶书韫和雨生腮帮子鼓起的脸。

    两个小家伙嘴里还在嚼东西,也不知道往里面塞了多少,两边腮帮子被撑得鼓鼓的。叶书韫说话时嘴里还漏出几颗食物残渣,“爸爸,是我和雨生哥哥。”

    雨生三两口把食物咽下去,一揩嘴巴道:“沈叔叔,是我带韫韫下来偷吃麻花的。”

    沈耀武还没开口,旁边的沈锦朝就已经先道:“居然是你们?!”

    他怕沈锦朝因为吃的对雨生出言不逊,谁知,这傻儿子继续道:“怎么偷吃东西都不叫我?”

    行,是他想多了。

    沈锦朝把枕头夹在腋下,就这样大喇喇地站在面前,叶书韫突然捂住眼睛,大喊:“哥哥不穿衣服羞羞羞!”

    沈锦朝这才回过神,看了看身上,又抱着枕头一溜烟跑回楼上。

    对比这一家人的轻松,雨生则是忧心忡忡的。

    他知道自己只是暂住在沈家,他的情况已经很麻烦沈叔叔和兰姨了,所以尽量不给他们添乱,可没想到,他偷吃东西还是被发现了。

    雨生不想让书韫和自己一起受罚,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沈叔叔,兰姨,对不起,我不应该因为肚子饿就带韫韫一起来偷东西吃。”

    叶书韫一听,圆圆的小脸蛋上划过不解的神情,她走上前两步,“雨生哥哥你怎么这样说呀,明明是我带你来偷吃东西的。”

    “是我。”

    “是我!”

    “兰姨,真的是我。”

    “爸爸,真的是我,雨生哥哥他在说谎。”

    没想到这俩小孩都争着“顶罪”,叶士兰一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据她这两天的观察,雨生这个孩子很懂事,他和刚到沈家的书韫很像,深知寄人篱下的苦,所以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昨天晚上他不敢吃太多饭,多半也是不敢偷偷来灶房里找吃的。

    在两个孩子中间来回看了几眼,叶士兰冲叶书韫扬扬下巴,“韫韫,你给妈妈说,这是怎么回事?”

    叶书韫老实道:“今天早上我起来,听到雨生哥哥肚子在叫,就猜到他肯定饿了,所以我就带雨生哥哥来找东西吃。”

    雨生脸颊微红,小声说:“不,是我……”

    叶士兰问:“雨生,是你饿了吗?”

    男孩儿怔了一下,还以为叶士兰是要向他确认书韫妹妹说的对不对,结果却听她问的是另一个问题。

    顿了顿,他点头。

    这时换好衣服的沈锦朝从门口进来,“饿就多吃一点呗,笨!”

    雨生尴尬地低下头。

    叶士兰一个眼刀扫过去,“不准这样对哥哥说话。”

    沈锦朝冲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随后,叶士兰又看向雨生,“是因为姨做的晚饭你不喜欢,所以才没吃饱吗?”

    叶士兰做的东西不好吃?

    这要是别人在背后说说就算了,但当着沈锦朝的面,不但是在挑衅他母亲,还是在挑衅他的口味!沈锦朝完全忘了才刚把嘴巴“拉上拉链”,才想说话,叶士兰已经预判到他的反应,先一眼瞪了过来。

    沈锦朝只好又把拉链拉上。

    雨生也连忙摇了摇头,解释:“没有,兰姨做的东西很好吃,比……比我妈妈做的还好吃。”

    “好吃你就好好吃饱可以吗?”

    雨生瞪大了眼睛,迟疑片刻,愣愣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好。”

    叶士兰笑起来,“那你们先去把脸洗干净,我给你们做早饭。”

    话音一落,雨生感觉自己的手被拽了两下,叶书韫的声音随之传来,“雨生哥哥,我们去洗脸吧。”

    他木然地被叶书韫拉到院子里,看他们两兄妹拿出搪瓷盆,往里面压水,突然反应过来:兰姨不批评他偷吃东西吗?

    看看灶房里开始忙碌的人,又看看沈锦朝和叶书韫,他们每个人好像都不在意的模样。

    忍不住扯了一下沈锦朝的袖子,“我刚才偷吃东西,兰姨为什么不骂我?”

    不提这个事还好,一说到这个,沈锦朝就来气了,把手里的牙杯往盆里一放,发出一声清脆的“咚”声,“雨生,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兄弟了!”

    雨生被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我、我怎么了?”

    “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了,这么大的问题,你居然不知错吗?”

    沈锦朝此时就像吵架中不讲道理的女朋友,雨生这直男思维,哪能知道他要表达的什么。只是这样愣愣地站着,和沈锦朝对视。

    还是叶书韫刷了牙,抬起小脸,给他解惑,“因为我们没有叫哥哥下来一起偷吃麻花,哥哥不开心了。”

    雨生:“……?”

    “就是,要是你以后再吃独食不叫我,你就不是我兄弟了。”

    叶书韫幽幽道:“还不是怪哥哥你睡得跟猪一样死,都听不到我们说话。”

    沈锦朝:“……”

    经过偷吃麻花被发现一事,雨生吃早饭的时候,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好好吃了一顿饭。

    叶士兰在医院那边请了探亲假,回到莱州岛,她也该回去上班了。

    家里有两个孩子的时候,她时常还带他们一起去医院,现在多了个雨生,又不方便带着雨生到处招摇,便把孩子们一起送去卜师长家。

    关大婶晓得雨生的身份,自然愿意帮忙照看。

    等夫妻二人下午下班回来,他们把孩子们叫来商量叶书韫改姓的事情。

    小丫头一听爸爸妈妈问愿不愿意改名字,疑惑地歪着脑袋,“改成什么呀?韫韫现在的名字不好听吗?”

    叶书韫很喜欢她被接回城里后改的名字,以前她在村里的名字叫做大妮,她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尤其是爹娘生气的时候喊出这名字,会下意识地感觉到害怕。

    现在她有点担心,爸爸妈妈要把现在这个好听的名改回去。

    小孩子还是不太会隐藏心里的想法,心头担心,这种情绪自然就流露到了脸上。叶士兰摸摸叶书韫的脑袋,安慰她:“我们不改名儿,只改姓,你想和爸爸姓吗?”

    “姓沈吗?”

    在旁边的沈锦朝眼睛突然发光,如果改成姓沈,韫韫就和他一起姓了,立马帮妹妹作答:“改!妈妈,给韫韫改名字。”

    沈耀武说:“你先等等,这是给妹妹改,先听妹妹的意见。”

    沈锦朝知道小孩都是要跟爸爸姓的,不过因为韫韫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认识韫韫的时候,韫韫就已经姓叶了,所以也没多想。

    但是韫韫可以姓沈的话,他更希望韫韫能够改姓,这样一出去说名字,大家都知道他是韫韫的哥哥。

    沈锦朝很想劝书韫改名,但爸爸刚才说要先听妹妹的意见,所以他忍了忍。

    叶书韫以前没有深入考虑过姓氏的问题。

    她只知道,周围的哥哥姐姐们,包括和妈妈一起生活的漂亮哥哥,都是跟着爸爸姓。直到上次,沈锦云说她不姓沈,不是他们的妹妹,叶书韫才突然间觉得好难过。

    如果她改了姓,那肯定就不会有人说她不是哥哥的妹妹,奶奶肯定也会喜欢她了。

    思及此,叶书韫小声地问:“是不是韫韫改名以后,以后爸爸妈妈就一直是我的爸爸妈妈啦?”

    沈耀武夫妻一怔,显然没料到会从孩子口里问出这个问题。

    叶书韫和其他小孩不同,小时候养她的爹娘对她不好,所以很怕大人,后来被亲生父母接回来,又很忐忑他们不要自己。来到沈家以后,她渐渐对沈耀武夫妻敞开心扉,但因为年纪小,所以没有考虑过姓氏的影响。

    如果等到长大,她懂得多了,还一直跟着亲生父母姓,或许又会开始不安。

    叶士兰和沈耀武对视一眼,猜到对方和自己想到一起。

    当初他们只是单纯地想,让一个孩子跟着叶士兰姓,毕竟不管跟着谁姓,都是一样的疼。可在这过程中,忽略了一些细节的东西。

    叶士兰一手搂着叶书韫的肩膀,声音温柔,“爸爸妈妈当然一直都是韫韫的爸爸妈妈,不管韫韫以后姓什么。”

    “那是不是小孩子都跟爸爸姓的呢?”

    “嗯,绝大多数的小孩子都是跟爸爸姓。”

    叶书韫苦恼地皱眉,“那韫韫跟爸爸姓以后,家里就只有妈妈一个人姓叶了。”

    叶士兰怔了一下,忽然笑出来。

    小孩子的世界还是单纯,至少现在她想的是,她如果改了姓,就没人陪叶士兰一起姓“叶”了。

    叶书韫又问:“韫韫可不可以又姓沈又姓叶呀?”

    沈锦朝得知妹妹的苦恼,张嘴出主意:“那就叫叶沈书韫!”

    “四个字的名字诶!太长了。”叶书韫瞪眼叫道。

    “那叫叶小沈?”

    一直没说话的雨生突然道:“和叶小五的好像。”

    “……”

    有沈锦朝一插嘴,就歪楼了。

    等他们起了无数个带叶和带沈的名字,沈耀武终于忍不住,抬手打断,“好了好了,今天不是要给妹妹把名字全部改了,是在叶书韫和沈书韫当中选一个。”

    叶书韫考虑了很久,“那能不能一天换一个呀?”

    沈耀武:“……”

    叶士兰:“……”

    这么大的事,还是不能交给孩子来决定。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姓氏也只能从中选一个。沈耀武夫妻还是决定,在户口上给叶书韫改了姓,至于岛上已经叫习惯,也没必要去纠正,顺其自然便好。

    换了一个姓,叶书韫这小丫头还有点小激动,当然最高兴的就属沈锦朝,以后他妹妹和他都姓沈了!

    几天时间,沈锦朝就传遍了岛上,告诉大家叶书韫以后就叫沈书韫了。听到他的消息,岛上的这群孩子有说自己也想改名的,有说还是叶书韫顺口的,还有冷嘲热讽表示兄弟姐妹一直和自己一个姓的。

    沈锦朝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没过两天,卜怀礼和他爸妈回来了。顾芸之前查出怀孕,现在已经有六个月大了,肚子很明显。

    沈锦朝被交代不能去卜家闹,都是和雨生叫卜怀礼去外面玩。

    期间,他们还带雨生去赶过一次海,雨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特别喜欢。

    刚到岛上时,雨生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小子,结果和沈锦朝去外面野了几天,人肉眼可见地黑了两圈。

    七月日头大,沈锦朝还带雨生脱衣服下海游泳,这全身上下都黑了个度。

    叶士兰见状,倒放心了很多。

    同样跟着哥哥跑的叶书韫却完全相反。

    叶士兰怕她晒伤,都会让她带一顶帽子出去,不知道是帽子起了作用,还是她天生如此,一点都晒不黑。岛上的小孩子都有一身健康肤色,唯独她和刚来时一样,依旧白生生的,脸长圆润以后,双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泛着粉嫩的颜色,大人们看了都说书韫长大以后绝对是个漂亮丫头。

    七月过去,八月的太阳依旧毒辣。

    沈锦朝带着雨生去海上游泳,都是挑在太阳落山时。

    最近这段时间,涨潮都要等到晚上,所以能看到滩涂上不少渔民在布置渔网。

    沈锦朝带着小伙伴们游了泳回来,手上提着鞋,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宽大的短裤就到岸边喊叶书韫回家。

    书韫和杜安安用沙子堆了一堆房子,现在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话。

    沈锦朝就看男生背影瘦削,却格外笔直挺立,细长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他没来得及去想那个是谁,张嘴喊道:“韫韫,回家了。”

    小姑娘和那个男生同时看来,沈锦朝看清了男生的脸,才准备随口道个好,身旁已经率先传来雨生的声音,“……清嘉哥?”

    宋清嘉被人叫了一声,抬眼望去,似是没有认出来。

    顿了几秒,他眯了眼,面色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瞬间愣在原地,微微张开了口。在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之前,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硬生生咽下那两个字,改成:“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