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和闺蜜一起穿越了[七零] > 正文 第61章 兑现
    忙乱又令人伤感的毕业季之后就是新年。

    如今国家已经取消了很多的票证,市场物资充盈,只要有钱,几乎想买的都能买得到。

    难得今年大家都没有那么忙,便决定趁着这个年节好好热闹热闹。

    首都今年的冬天格外的给面子,时常暖阳高照,就连风都比没有往日刮的那么强劲。

    一大早,许从周悄然从床上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外面,下楼的时候还顺手敲了下许斯颐的房门。

    没几秒种,许斯颐就已经穿戴的差不多,从屋里走出来。

    父子两个的动作都很轻,直到走到院子,见到隔壁闫胜利他们也起来后,才互相打了声招呼,开始热身跑步。

    等到江秋月和杨双双起床后,这几个大男人和小男人也都从外面回来了,还顺便带了早餐回来。

    早饭过后,江秋月他们就先去了一趟周碧云那儿,问她过年的打算。

    从国外回来的那批许家人如今已固定每年会到周碧云他们这里来过年,周碧云就说:“每到过年家里的人就多,叮叮哐哐的坐不下不说,还要不缺碗要不少筷子的,前段时间我看有卖那种新花样的白瓷碗,外面的花色又鲜亮又好看,一直想买来着,但我一个人也拿不了,正好你们今天过来帮我搬东西。”

    江秋月他们纷纷笑着答应,都跟着周碧云前呼后拥地出了门。

    只有许长盛身份特殊,实在不好出门跟着逛街,便一个人孤独的留在了家里。

    周碧云今天狠狠满足了采购欲,不止买了她想要的各种成套的餐具组合,还买了新的柜子、桌子这些,另外还有一些年货必备,倒是真让江秋月他们一行全都提的满满的,他们自己倒是没有逛成街。

    不过倒也让周碧云这个上了年纪的累得够呛。

    于是,第二天江秋月再问周碧云要不要出门的时候,周碧云拒绝了。

    江秋月和杨双双则各自带着家里面的丈夫和孩子出门逛街去。

    逛了一会儿后,两个家庭便散开了。

    如今从深广那边传了不少新奇的服饰过来,最受时下年轻人欢迎的莫过于牛仔了。

    江秋月见到商场里面正好有卖的,还是套装,就让销售员帮忙拿下来。

    如今的市场正在进行着新旧交替,也开始有不少国内本土企业倒闭的消息出来,现下的销售员可称不上什么金饭碗了,所以他们的服务态度倒是比七十年代的时候好很多。

    江秋月拿到牛仔后就动手要往许从周的身上比划,许从周僵着脸,拧眉看着江秋月手中的牛仔,抬手实力摇头拒绝道:“我不要。”

    江秋月也不吭声,就这么静静地盯着许从周。

    几秒钟后,许从周自动败下阵来,收回了阻拦的手。

    江秋月这才朝他笑了下,拿着衣裳和许从周比了比,然后又朝着售货员问道:“除了大人的,有小孩的款式吗?”

    售货员早就见到了和江秋月他们一起的少年许斯颐,点点头说:“有,我给你们找。”

    许斯颐倒是挺喜欢现在流行的牛仔的,江秋月给他试的时候也一直乖乖的没拒绝。

    等到见这父子俩穿着一模一样的牛仔还真挺好看的,就是气质上稍稍和许从周有那么一点点不搭。

    不过江秋月不管气质,只图好看。

    她又给自己拿了一套,才拉着他们父子俩离开去逛其他的摊位,顺便又买了一些全家都能穿的衣裳。

    杨双双那边也带着几员大将在商场扫荡,等到和江秋月相会的时候,彼此都发现对方不知道买了多少东西,反正手上都提满了。

    眼看都快中午了,他们干脆也没回家,找了家新开的饭店吃了饭,这才慢吞吞往回走。

    到家后,江秋月和杨双双就分别开始让家里的几个男人换装给她们看,时不时地拿着照相机拍照,留下这时候的记忆。

    等到她俩总算消停了下来后,几位男性也悄然松了口气。

    杨双双和江秋月就凑在一起说小话。

    “你听说了吧,今年要办春节联欢晚会了,陈红缨被选上了去表演节目,这可是第一届春晚哎,咱们俩当年给她兑现的花,是不是该送了啊?”

    江秋月没怎么犹豫就点头了,“好啊,那这就要开始准备了,北方的冬天可没什么花。”

    杨双双打了个响指,“这个没关系,我正好过两天要去南川那边开会,到时候直接从那边带点回来就是了。”

    当初杨双双成立华颜的时候就已经重组了南川那边的两个小厂子,如今那里已经成了华颜的其中一处加工基地,杨双双每年都要跑几回。

    不过杨双双的话才刚说完,忽地又扒拉住了江秋月的肩膀说:“说起这个我又想到这些年我们俩都快忙疯了,明明现在各地变化这么大,我们都没有一起出门过。”

    “刚才说起带花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是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去南川也是正事,一点也腾不出来玩的时间,说不定我们还能一起去南川玩一趟呢,到时候顺便还可以去深广转一转。”

    江秋月就说:“今年不行就明年啊,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这倒也是。”杨双双又点了点头。

    因为赶时间,杨双双隔天就坐上了去南川的飞机。

    她先是按照惯例检查了这段时间的情况,开了管理层的会,然后又给全体员工开了年度的总结大会,最后才找人帮忙弄了些漂亮的花过来,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往回赶。

    一九八三年的二月十二日,晚上八点整,全国所有有电视机的家庭里面都挤挤攘攘地围满了人,等待着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

    江秋月和杨双双他们一行比较幸运,能进入现场观看。

    这是一场近乎六个多小时的节目,有相声小品,有曲艺杂技,有武术魔术,有灯谜对子等等。

    可不管是现场的人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谁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一直到主持人问候完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宣告本次也是第一届春晚圆满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意犹未尽,纷纷不舍。

    八三年春节的夜晚彷佛比以往的大年夜更加的热气腾腾,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之前看到的节目,争论着哪个最好看。

    江秋月和杨双双一人抱了一束花等在台下。

    直到陈红缨从后台出来后,两人才笑着上前,将手中的花送给了她。

    “恭喜啦!当初说好的送你的花。”

    陈红缨笑的开心,“谢谢嫂子,谢谢秋月姐。”

    杨双双抬手拍在了陈红缨的肩膀上,“加油,等着你冲出亚洲,红遍全世界。”

    陈红缨觉得这个担子实在有点重,加上目前国内不管是轻重工业还是文体教育都与国际差很多,就笑了下说:“这我可不敢想,还是一步一下走的踏实就好,当然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也会抓住。”

    杨双双就说:“肯定会有的。”

    场馆内的人陆陆续续都散了,许从周和闫胜利也开口叫她们回去。

    等到了外面后,江秋月就看着陈红缨问道:“你晚上住哪儿啊?”

    陈红缨正欲说话,忽地就发现余光的尽头有个很熟悉的身影正在大步走过来。

    她心口倏然一紧,下意识转过了身。

    场馆外的路灯比其他地方稍微密集了些,亮黄色的灯火将来人的身形拉长,分明的灯火照在他白净的脸上,他的眼底聚集着浓郁的笑意和绵醇的思念。陈红缨眼底遍布的惊讶,下一瞬,她的眼眶微红,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了,大步冲来人冲了过去。

    杨双双和江秋月也没想到赵长熙能这么恰如其分地赶在新年的时候回来,见到这个场景,不欲打扰这对分别许久的小情侣,各自拉着家里的其他人先走了。

    年后没多久,杨双双成了彻头彻尾的上班族。

    江秋月开始攻读研究生并且担任学校的老师,带一些大一大二的学生。

    阳春三月的时候,陈红缨和赵长熙的好消息传来,两人并着家里人商量了一番,决定结婚了。

    陈红缨的婚礼过后,杨双双就开始找许家人谈了一笔合作,通过许家在国外的渠道,开始尝试往国外推销华颜的产品。

    只是当下国际上对东方的印象还是处于陈旧的“贫穷、积弱、病夫”等等之类,华颜想要在国外站稳脚跟,恐怕要难很多。

    不过也幸好他们的产品的性能摆在那儿,只要慢慢来,总会好的。

    不过这也导致了杨双双比没毕业前更加忙了,而她在年前和江秋月说好的今年有时间去旅游的事情也没能兑现。

    甚至在之后的几年也一直没机会兑现。

    一九八六年的夏天,江秋月提前从学校博士毕业。

    美希早就从大学毕业,并且被分配到了首都的电影制片厂,已经开始演戏了。

    同一时间,乘希和朝希,以及许斯颐也即将参加高考。

    乘希和朝希打小的性子就活,更加喜欢表现自己,加上一直对闫胜利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崇拜,两人双双报考了军校。

    许斯颐从小就是个能静下来的,又很喜欢读书,这些年在周山映的影响下,这次同样选择的是军校,但是学的确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

    也是这一年,江秋月已经三十六岁了,其他三位也四字打头了。

    孩子们大了,眨眼就像已经能自己展翅的鸟,可能就在你下一个不注意的瞬间就飞到了更高更远的天地。

    江秋月和杨双双同时决定趁着眼下这个暑假还有时间,两家一起出门去旅游去,也算是兑现好几年前的承诺。

    走之前,江秋月和杨双双催着家里的其他人收拾了不少的行李出来。

    不过孩子大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当搬运工,有什么直接使唤就行了。

    临行前,江秋月还去问了周碧云要不要一起。

    周碧云有点心动,但这些年过去,她和许长盛都奔七了,她要是一走,就把许长盛那个老头子一个人留在了家里,那他该多孤单啊。

    再者,她一个老太太跟一群正是精力充沛的青年人一起出门,到时候受不受得了暂且不说,至少肯定得让他们分心照顾她,最后还要闹得他们自己也玩不好。

    周碧云就摇头说:“我就不去啦,你们出门的时候好好玩,到时候记得多照点照片回来给我看看就行了,我留在家里陪老头子。”

    江秋月他们也没强求,毕竟许长盛的出行确实不能忽视。

    江秋月他们一行从首都开始往南边走。

    刚一起上火车后,许斯颐忽地就笑着对江秋月说:“妈,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单独和你出门坐火车的时候,你拿着一根绳子绑在我的腰上,一遍遍告诉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接陌生人的任何东西,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一直搂着我不撒手。”

    江秋月也想起来了,跟着笑了下道:“那时候你才多大,当然要小心谨慎些。”

    乘希和朝希听见了,也跟着加入了聊天的大军。

    一路叽叽喳喳的,就连看见路边的一个鸟窝都能聊起来。

    就这么一路随走随停,随心所欲。

    反正有两个月的时间呢。路过叶城的时候,他们还去看了看陈力征和姚满红。

    陈力征如今已经从钢铁厂里退了下来,姚满红也退休了。

    只是两人都舍不得离开这里,加上陈红缨又满世界各地的拍戏,赵长熙如今在外交部上班,时不时就往国外跑,便没答应这小两口去首都生活的建议,倒是时不时把两人的女儿,赵初悦接过来照顾着。

    杨双双他们到的时候,姚满红正在家带着小外孙女赵初悦在玩儿,见到他们一行人,当下就愣住了。

    好半响,姚满红才反应过来,连忙抱着小小的姑娘站起来说:“我的天,你们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啊,我刚才猛地一看还没敢认,心想该不会是我看错了吧!”

    杨双双和美希先迎了上去。

    美希从姚满红的怀里接过小姑娘,小姑娘见过美希,乖乖地窝在她的怀里也不闹腾。

    杨双双就拉着姚满红说话,江秋月在一边陪着。

    没多会儿,姚满红就闹着说赶紧去买菜,说等下要准备饭菜。

    站起来的瞬间,她看着面前这一屋子的大姑娘小伙子,已经遍布褶子的脸上露出怀念的笑意,说起了当初他们一行过来这边看她,还去赶海的事情。

    乘希恰好就在姚满红的手边,就接着说:“我也还记得呢,当初还是您教的我们怎么辨别哪里有螃蟹虾子,我们那段时间天天往海边跑,我姐还有姑姑都给晒黑了,最后说什么都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出门了。”

    “可不呢!”姚满红就笑着说:“那段时间,她俩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惜还是比不上天天跟着你们出门的双双还有秋月白。”

    美希就扶额,“奶奶,都多久远的事了,这种黑历史就不要拿出来说了吧。”

    朝希就促狭道:“姐,我们打算在这儿住段时间,还去赶海,你去不去?”

    美希拧着朝希的耳朵揪了一下,“妈他们公司年前新推出了一款防晒霜,超级好用,你以为我还会怕吗?”

    朝希咧着嘴倒吸凉气。

    之后的几天,他们一行住了下来。

    孩子们都大了,不需要家长们再看着,江秋月和杨双双就随着他们自己四处玩。

    杨双双他们没事的时候也出门走走,在海边转转,不过多数时候都陪着姚满红说说话。

    上了年纪的人,儿女又都不在身边难免会有些寂寞。

    姚满红也比以前容易怀念起从前,说着这些年的过往的时候,难免提到了杨家的那一群人。

    实际上,自革命结束后,杨家那一群人也借机从之前窘困的环境中脱离了出来。

    可惜他们当年做下的那些事依旧还存在周边邻里的人的心里,大家伙虽然不再斗他们,国家也不再让他们继续每天思想汇报,但他们的日子也没有好过上多少。

    等到七八年年末改革开放,大家伙的日子眼看越过越好后,他们一家再也坚持不下去,彻底分崩离析。

    金银才这三兄弟早就互相不理睬,并且没有一个人管杨健康和钱丽芳。

    这两口子如今年纪和姚满红差不多,也没了工作,只能在外面支个小摊子卖点东西,但因为这两人有时候缺斤短两的,小生意也做的不好,反正目前顶多就是饿不死的程度。

    “还有他们那几个孙子,不管大的小的都既不好好找个工作干干,也不好好读书,成天在街上当混混,以后指不定是坐牢的命。“姚满红说完就跟着叹息道:“你说他们这是何必呢!”

    杨双双听完后完全无感。

    边上的江秋月他们也没说什么。

    姚满红也不是要劝杨双双要照顾杨健康他们,又说着:“你们说这人啊,还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时刻刻都不要忘记做个好人,不然啊,总有还回来的时候。”

    又过了两天,几个小伙子出去玩没多会儿就带了一身的泥回来,就连许斯颐的身上也有些脏。

    江秋月连忙给他们检查了一番,发现他们没什么问题后,才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儿,你们在外面打架了?”

    乘希气呼呼道:“我们刚到海边杨大宝他们就带了一群小流氓过来拦我们,说我爸妈这些年不孝顺老的,他们要教训教训我们,其实就是想抢我们的钱,我们就和他们打了起来。”

    杨双双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杨大宝找人打你们!”

    朝希赶紧就道,“妈,我们没事儿,就是一群小流氓,成天在街上混惯了,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就连斯颐都能随手撂倒好几个。”

    杨双双却依旧气的咬牙切齿,当天就直接找到了当地的公安局报了案。

    一个是部队领导,一个是公司大老板,还有几个准军校高材生,公安局也不敢怠慢,很快就着手调查这件事。

    没两天,杨大宝他们一群小混混就都被关起来了。

    以杨明金为首的一群混混的家长找过来的时候,杨双双他们一行已经离开叶城去了江立业服役的海岛上了。

    姚满红也懒得搭理杨明金他们这群人,干脆和陈力征带着小外孙女跑去首都待一段时间,打算等他们消停了再回来。

    另一边,江立业接到江秋月他们一行过来探亲的时候也很惊讶,很快就出来把他们接了进去。

    不过没多久,许从周和闫胜利就被部队里面闻讯过来的领导找过来了,说请他俩帮忙指导工作,其实也想看看这两位传闻一手打造了国家特殊部队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许从周和闫胜利没能躲过一群人,只好跟着一起去了。

    江立业也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把江秋月请到屋里后就跟着急匆匆走了。

    留下江秋月和杨双双在屋里大眼瞪小眼,互相无语。

    他们在屋里待了一会儿就呆不下去了,打算出门随处走走。

    这一走,就又碰到了好些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楼秀芹了。

    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楼秀芹就试探着对江秋月说:“这些年,江副团长也一直没结婚,你们家里怎么打算的啊?”

    江立业比江秋月小上两岁多,如今也有三十三了。

    江立业读大学前就说过了等大学毕业后再想结婚的事,加上当时两边距离远,江秋月也没着急帮他打听。

    后来江立业一大学毕业就回了部队,倒是比江秋月这个成天泡在实验室的还忙,江秋月有时候想起来也经常给他打电话问这个情况,但江立业反而不着急了。

    这一次她过来看看,也主要是想要问一问江立业的打算。

    要是江立业和周山映一样,决心此生都奉献给事业,不结婚的话,她也不强求,要是他打算还结婚的话,也确实要抓紧了。

    江秋月想了下就对着关心江立业终身大事的楼秀芹说:“我们家尊重立业自己的想法。”

    楼秀芹忽地就叹气说:“我这些年看着他一直不结婚,就老是想着是不是我当年给他介绍的那个不靠谱的把他给吓到了,这才让他连婚都不敢结了。”

    江秋月就道:“你多心了,不会有这种可能的。”

    楼秀芹又开始叹气。

    继续说了一会儿其他的后,楼秀芹忽地又期期艾艾地开口说:“其实吧,我这几年也没少关注咱们当地的一些年龄合适的姑娘,以前是没找到合适的,但最近还真让我碰着一个,我也亲自接触过那姑娘,人这次我保证没问题,是我们部队医院的外科医生,你们看要不要让立业跟着见一见啊?”

    江秋月想了下说:“你打听过人家姑娘的意思吗?”

    “我当然问过了,不过我没明确说是谁,就说以后要是碰到了合适的给她介绍,人家姑娘人挺大方的,我瞧着是个能力好脾气也好的。”楼秀气就说。

    杨双双点头道:“等我回去问一问立业再说吧。”

    楼秀芹赶紧点头,“好,好,好……”

    又给江秋月说了一些那姑娘的基本信息。

    这些年,江立业的婚事一直都是压在她心口的一块石头,她是真担心自己害了江立业不愿结婚,回头再给他闹个没有后人,她就要悔死了。

    并且她这次真的认真观察过,这位她也敢打包票肯定好。

    江秋月和杨双双接下来在这边又单独带着家里的孩子玩了两天,才总算等到江立业有空闲。

    江秋月就和江立业说了楼秀芹提到的那件事。

    江立业当场踌躇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楼婶子有没有说叫什么?”

    江秋月点头,“说叫于文微,是你们这边医院的外科大夫。”

    江立业的脸上忽然就闪现了一缕不自然,咳嗽了一声说:“那见吧。”

    江秋月狐疑地看着江立业,肯定道:“你有情况。”

    江立业这些年一直把江秋月当成真正意义上的家长,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说啊!”江秋月挑眉。

    三十好几,如今又黑又壮的江立业在江秋月的面前红了脸,不好意思道:“我……我见过她。”

    这是承认早就对人家医生有意思了。

    江秋月想着她这几年也问过江立业的情况,但江立业愣是啥都没说,忍不住嫌弃道:“你可真有意思,要不是楼婶子这次提出来,你还打算这么暗恋人家?”

    江立业:“……”

    江秋月懒得再搭理他,不过还是提点了一句,“我等下就和楼婶子商量你们见面的事,你自己把握分寸,别干什么出格的事。”

    江立业点头。

    没多久,江秋月就去找了楼秀芹,和她说了这个情况,由楼秀芹再次当起了中间人,约了两人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不过因为这次对方没有家长过来,江秋月也没跟着过去。

    等江秋月看见江立业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身边跟了一个身材挺高挑的姑娘。

    短发,穿着军装,英姿飒爽。

    还没走到门口,那姑娘就冲着江秋月笑开了,远远就开始打招呼,“江老师好!”

    江秋月略感懵,下意识看了江立业一眼,结果就对上江立业幽怨的眼神。

    还不等江秋月想明白怎么回事儿,那位英姿飒爽的姑娘已经走到了江秋月的面前,主动握起了她的手,再次道:“江老师好,我是于文微,之前在学校的时候跟着老师看过您的手术,也参观过您的实验室,一直都非常敬佩您。”

    江秋月这几年不仅在读书,也陆续改良了一些药品,虽然在外界名气不显,但是读医的多多少少都知道有这么个人在。

    这些年,她也确实对接过一些本校或者外校的老师和学生的一些交流,但人很多,她不可能一个个记过来,也没料到居然这么巧在这儿碰到一个。

    江秋月也赶紧跟着打招呼,然后就被于文微拉着开始讨论医学方面的东西,直叫屋里面的其他人都听的一头雾水。

    事后没多久,于文微就和江立业说她答应了和他处对象结婚的事,江立业没忍住问道:“因为我姐是江秋月?”

    于文微:“……”

    她想了下,试探着说:“我要是这么说,你会生气吗?”

    江立业就差咬牙了,“你觉得呢!”

    于文微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江立业又说:“婚姻是大事,不是儿戏,我姐是我姐,我是我!”

    于文微顿了顿,才不好意思地说:“那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江老师,不过她是一个重要的加分项。”

    但江立业对于文微的话保持了一定的怀疑。

    后来,江秋月得知了这两人的谈话内容,又观察了两天,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后,就又和杨双双一起带着其他人离开了。顿了顿,才不好意思地说:“那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江老师,不过她是一个重要的加分项。”

    但江立业对于文微的话保持了一定的怀疑。

    后来,江秋月得知了这两人的谈话内容,又观察了两天,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后,就又和杨双双一起带着其他人离开了。顿了顿,才不好意思地说:“那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江老师,不过她是一个重要的加分项。”

    但江立业对于文微的话保持了一定的怀疑。

    后来,江秋月得知了这两人的谈话内容,又观察了两天,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后,就又和杨双双一起带着其他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