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成亡国妖妃后怀了新帝的崽 > 正文 第68章 第 68 章
    盛卿和萧睿两个人都没有发现魏凛的异样,萧睿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可是咱们这么做不会要是被魏军发现了怎么办?”

    萧睿对魏国皇帝南下的事情有所耳闻,他听说魏军的魏军就驻扎在距离井阳寨不远处的地方,他们伪装成了魏人,被魏军看见然后戳破可怎么办?

    “咱们应该不会被魏国军队发现,魏军驻在那里那么多天都没有动静,应该是在暗中另有计划,咱们出其不意,他们应该暂时注意不到。”

    盛卿在这里胡乱地给萧睿分析着,事实上,他猜测魏国那头确实不会注意他们这突然的举动,不过原因应该不是什么另有计划,而是——

    他们的皇帝丢了!

    这个时候,想必幽云骑的众人应该满世界找陛下呢,哪里还能顾得上有人假冒他们攻打井阳寨。

    不过盛卿是不会把胃这些告诉萧睿的,他和萧睿只不过是同盟,他跟魏凛还有魏国才是一家的。

    想到这里,盛卿将目光投向了身侧的魏凛,但魏凛的表现却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盛卿见魏凛一只手扶着额头,模样看起来很难受,盛卿不禁开口关切道:“怎么了?”

    “没事。”魏凛摇了摇头后发现没有那么痛了回答道。

    而盛卿想到魏凛本就伤到了脑袋,突然头痛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但萧睿在这里,他也不好过度关心魏凛。

    但萧睿却十分识趣,起身对盛卿道:“既然四哥一切都已经部署周到了,那我就等着明日听四哥的号令了,小弟我就先告退了。”

    萧睿方才进门就感觉到了盛卿与魏凛之间的亲昵,此时见此情景,立即开口打算离开,他就不打扰四哥了。

    “好。”盛卿心中正担心着魏凛,所以觉得萧睿离开正好。

    但萧睿临走前,脸上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最终似乎是经过挣扎后开口道:“四哥要多注意些身子。”

    说着,萧睿还将目光瞥向了盛卿的肚子,他可是知道,他这四哥肚子还有崽呢。

    “嗯,知道了。”听到萧睿的关心,盛卿笑了笑说道。

    待萧睿离开后,盛卿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魏凛身上,“你刚才头痛时有看到什么吗?”

    盛卿让魏凛坐在他旁边,要伸手摸他后脑上的伤处,他觉得魏凛会头疼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这是要恢复记忆的前兆。

    “我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但是突然又想不起来了。”魏凛不敢说谎欺瞒盛卿,将自己的感受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盛卿。

    而盛卿此时也摸到了魏凛脑袋上的伤口,他大概估摸了一下,魏凛后脑淤积的血块确实比之前小了不少。

    看来魏凛恢复记忆指日可待了。

    “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多想,就好好地回医馆待着,等我明天办完事回来知道吗?”盛卿虽然希望魏凛恢复,但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

    “卿卿要去哪里?会有危险吗?”听到盛卿要离开他一段时间,魏凛本能地担心起盛卿的安危。

    “放心吧,不会的。”盛卿对于这次的计划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虽然盛卿这么说,但垂着眸子的魏凛还是眼神闪烁了一下。

    翌日,井阳寨外山间的密林之中,一群身着黑衣的人正埋伏着,等待伺机而动。

    远处,盛卿和萧睿二人正坐在一起听着斥候的来报。

    大概是南越那里提出和谈,所以今日井阳寨内留守的军队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二,这三分之二里还是将进一半就是普通的民众被强行编入军队。

    所以战斗力上来说,现在这时的井阳寨是最弱的时候。

    “那咱们就开始攻城?”盛卿因为有火药的加持,所以已经非常迫不及待地想动手了。

    但却被萧睿开口阻止了:“还不行,咱们得先把井阳寨周围的机关阵破除才能攻寨。”

    “机关阵?”盛卿听到这个,不禁觉得有些惊奇,这井阳寨周围还有这些东西?

    不过幸好自己没有冲动,直接行动,这要是人还没到井阳寨就先都折在这机关阵上了,那岂不是白玩了一场。

    见盛卿的表情,萧睿就知道盛卿对井阳寨不够了解,于是他给盛卿解释道:“其实整个井阳寨的军事实力并没有多强,但井阳寨依地势而建,易守难攻,后来唐觉投奔井阳寨后,更是利用井阳寨的地形优势,布下了这机关阵,使得整个井阳寨更加难攻,在从江都来这里前,我就研究了好久这机关阵。”

    “结果如何?”

    “破阵的事情四哥就放心交给我吧!”见萧睿这般自信的模样,盛卿点了点。

    “好。”

    果不其然,萧睿这阵没有白研究,很快就悄无声息地将机关阵破开了。

    看一旁地上那一根根削尖的竹节插在地上,盛卿心里想着这玩意要是插在人身上,还不直接把人插穿了,这阵确实够狠。

    机关阵已破,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很多,盛卿让人将火药点燃,利用弓箭射向井阳寨的城中。

    然后还不等寨中守城的士兵反应,只听见随着一声声“轰”的响声,井阳寨的城墙被炸得焦黑,城上插着的军旗直接燃了起来。

    等守城的士兵反应过来,盛卿他们这边的前锋已经冲过那被炸开的城门了。

    “敌袭!敌袭!”

    “速去禀……”但他这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利刃入肉的声音,这人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盛卿站在山头远远地看着这一切,要是放在他刚穿书那会,见到这等场景,定然是觉得血腥不敢去看,但是如今他做这些都是被这里的人逼的,他只想与小暴君好好地在一起,可是总有人不地找麻烦,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气!

    盛卿手轻抚着腹部,一双上好看地眼睛冷漠地看着前方的战况。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盛卿叫上旁边的萧睿:“走吧,咱们去欣赏一下井阳寨的风景。”

    看着盛卿缓步离去的背影,再听到盛卿的那一番话,萧睿有瞬间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他那个平时看起来温柔的四哥。

    听听,还欣赏风景,你用不知道是什么的黑疙瘩把人家家都炸了,炸完了后还说要进去看风景。

    比起看风景倒不如说是进去看对方的惨状。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萧睿还是老实地跟上了盛卿。

    说实在的,他也有点迫不及待去“看风景”了。

    此时的战况已经过去最焦灼的时候了,现在基本上是他们这方碾压式地行进。

    井阳寨在这个又有机关阵又有险要地势护着的壳子里缩了许多年,再加上因为观念不合,不少有厉害的武将纷纷离开,井阳寨实力早就不如从前了。

    这会寨中的精锐还被唐觉带到白水镇去参与和谈的事情,攻下来就更轻松了。

    盛卿和萧睿有吩咐过手下人不要叨扰伤害百姓,因此他们的军队在攻入寨中后就直入井阳寨的那个所谓的皇帝居住的皇宫之中。

    “怎么办?诸位爱卿可怎么办?魏军打进来了!”井阳寨的皇帝是个刘姓的中年男人。

    他方才还在左搂右抱,享受着美人服侍,但是一声声天雷般的响声过后,居然有人告诉他,他的井阳寨被攻破了。

    其实,从魏凛发兵南下开始,他就一直在担心受怕,但是因为一直有唐先生给他出主意,他就安心了不少。

    这些年,一开始不少与他年轻时一起起义的兄弟都离开了,如今井阳寨内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信任的人就是唐觉了。

    想到这里,刘皇帝突然开口喊道:“唐先生!唐先生呢!”

    见皇帝无头苍蝇似地叫着唐觉,有内侍扶住他道:“陛下,唐先生被您派去南越参与和谈了。”

    听到唐觉不在,刘皇帝瞬间就慌了,唐先生不在,谁能来救他。

    就在这时,项虎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陛下,如今井阳寨守不住了,臣护送您先逃吧,咱们去找唐先生,一定会有办法拿回咱们井阳寨的。”

    项虎跪在地上说道,他没有想到魏国人居然还玩阴的,居然借机搞偷袭这一套。

    但他分明听说魏国皇帝已经被他们的机关阵弄得掉下悬崖了,那这些魏人不赶紧去找皇帝怎么先来偷袭他们了。

    难道他们皇帝找到了?

    项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还是赶紧带陛下走要紧,待他们与唐先生汇合,他手里的这些的人再加上唐先生手中的人,重建井阳寨也不是不可以。

    听说能保命逃跑,刘皇帝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立即跟上了项虎。

    可他们刚出门就被一群黑衣的“幽云骑”给拦住了。

    而真的幽云骑这边却对被冒充的事情浑然不知,但是经过他们多日的排查终于有了大发现。

    晨朔和秦阳二人带着几个幽云骑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医馆,他们查探多日才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好像被人救到了这家医馆。

    晨朔秦阳二人对视一眼后,晨朔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让自己显得礼貌一些。

    令他们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孩。

    小九只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警惕地看着面前这几个看起来有些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师父今天不在,不能看诊,你们去别家吧。”小九直觉几个人不好惹,便开口想赶人。

    刚要关门,晨朔直接用手卡在了门缝中,急忙开口道:“小弟弟,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救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听晨朔的描述,小九就知道他说的人是魏凛,但师父说过凛叔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于是他道:“没有。”

    说完,不再理会晨朔他们,一把将门关住后,用门闩拴好。

    晨朔他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硬闯,万一这医馆救了他们陛下,他们直接闯进去,不就是得罪了陛下的救命恩人吗?

    于是晨朔和秦阳他们决定暗中进入这医馆查探一番。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小小不起眼的一间医馆周围居然被守卫围得水泄不通。

    见此情形,晨朔他们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该不会是他们陛下先被敌方找到囚禁了吧。

    想到这里,他们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跟守卫们打了起来。

    听着门外刀兵相击的声音,小九眼中透出忧虑,想到那些人是来找魏凛的,他赶紧往魏凛的住处走去,他得让凛叔赶紧藏好。

    可还没等他去叫魏凛呢,魏凛就自己出来了,见到魏凛,小九赶紧道:“凛叔,快跟我来,外面有人要抓你,后院有口枯井,你先去那里藏会儿。”

    小九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要拉魏凛去躲起来,可是魏凛却并没有跟上他。

    “凛叔?”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向魏凛,这时他才发现,凛叔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