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成亡国妖妃后怀了新帝的崽 > 正文 第69章 第 69 章
    小九看着眼前这个有点陌生的魏凛,眼神有些迟疑。

    而魏凛听到声音后,才低头将目光转向小九的方向,那眼神中少了平日里小九熟悉的憨傻,反而多了几分冰冷,以及那种令小九莫名就会觉得害怕的压迫感。

    “你刚才说什么?”魏凛的声音有点哑,刚刚恢复了些记忆,他的反应还很迟钝,压根就没听清小九的话。

    魏凛现在只觉得脑海了不断地充斥着一幕幕熟悉的画面,让他感到头痛欲裂,不过这些他尚且能忍,直到脑海中的画面转到滔天的火海中,大厦倾覆,而他再也没能见到他的卿卿……

    画面定格到这里,魏凛只感觉整个头就像要炸开似的,痛得让他忍不住微微弯身捂住脑袋,头中的画面一直停在行宫佛堂里的大火,魏凛双目赤红,嘴中不停地叫着盛卿的名字。

    “卿卿……”

    见状,小九顾不得许多,立即上前,正欲查看魏凛的状况,就见刚才敲门的那个黑衣男子飞身过来一把扶住了魏凛。

    “你放手!”小九见魏凛被陌生人抓住,想上前将人抢回来,可惜他一个小孩子哪里抢得过晨朔。

    “陛下!”

    晨朔见魏凛一脸的痛苦,担忧道。

    “朕无事。”当脑海中的画面全部播放完,魏凛起身,睁开了还带着红血丝的眼睛。

    他之前失去的记忆全部回来了,不仅如此,这些天发生了的事情他也记着,其他的都无所谓,他只知道,他的卿卿还活着。

    想到这一点,魏凛身上的戾气消散了许多,有些赤红的眼睛也慢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见外面的人还在打着,魏凛沉声对身边的晨朔道:“让他们住手。”

    接到魏凛的命令,晨朔立即打了个手势让外面正在与盛卿留下的守卫交战的幽云骑收手。

    见到晨朔的手势,幽云骑们立即停止了打斗,他们想进去找魏凛,可是盛卿留下的那几个护卫却依旧用刀剑拦着他们不让进入。

    “让他进来吧。”魏凛对着那个守卫开口道,语气要温和不少,毕竟这些可都是卿卿的人。

    听到魏凛允许,那几个守卫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后,将其余的幽云骑放进门,最后继续悄无声息地守着这个不起眼的小医馆。

    秦阳进来后立即飞身到魏凛面前,神色激动道:“陛下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们自从魏凛跌落山崖后就开始不断地在周围寻找,可惜连续几日都没有任何有关魏凛的消息,最后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扩大搜寻的范围,查到了这南越国的地界。

    没想到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些线索。

    他们在一个渔夫那里得到消息,有个小孩在河里救了男人,而那条河正好连接着悬崖底下的那条河。

    于是他们就顺藤摸瓜找到了这家医馆。

    “陛下,您这些日子怎么不跟属下们联络,您这不知道,这些日子,咱们军中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晨朔见到魏凛还活着,不免有些激动。自从魏凛那日掉下悬崖,他们这些日子也无心南下了,都在想着上哪去找陛下。

    但魏凛却没有多费口舌,“此事说来话长,稍后再议。”

    “你们随朕去井阳寨,再派人回营里多叫些人。”他可还记着,盛卿去了井阳寨袭寨。

    想到盛卿还怀着身孕居然做这么危险的事,魏凛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事情,他现在只想赶紧见到盛卿安然无恙。

    他怕了,他不想再失去了。

    “陛下,这是不是太急了些。”晨朔不明白魏凛这才刚被他们找到就要去打仗的用意,出兵之前,难道不应该好好部署一番吗?

    况且他们刚找到魏凛,还打算回去让军医给陛下看看呢,攻打井阳寨耽搁这么多天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不,尽快。”晨朔的话直接被魏凛沉声回绝,虽然他知道盛卿既然敢那么做,就一定有把握的,但是魏凛还是不放心,他不想盛卿身上再有什么万一。

    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跟卿卿说,他还没有向卿卿求亲,他还没有解释孩子的事,他还没有为之前一直瞒着卿卿的事情道歉……

    只到现在,魏凛才发觉他之前总觉得来日方长的想法有些可笑,很多重要的事情如果不及时宣之于口,可能说不定哪一天就被剥夺了说出口的机会。

    见魏凛的神色坚决,晨朔虽然还是没明白魏凛为何如此着急,但他这回却立即应“是”。

    时间紧迫,魏凛正要带着幽云骑们离开,就见到一脸惊讶的小九正凌乱地站在原地。

    本来他的师父是皇子他就已经很不敢相信了,但是今日魏凛的身份一出来,简直让他直接懵了。

    他听到了什么?

    那几个黑衣人居然叫凛叔陛下!

    那凛叔岂不就是皇帝?

    师父是皇子,凛叔是皇帝,那……

    小九想了想,觉得这关系好像不太对,南越的皇帝应该没有这么年轻,那凛叔就是……

    想到了这里,小九就更震惊了,凛叔要是魏国的皇帝,那师父凛叔是他的夫君,那岂不是南越的皇子和魏国的皇帝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这关系怎么越来越乱了?

    想不明白,小九索性也不想了,反正不管别人什么身份,他是师父的徒弟就够了。

    “你留这里哪都不要乱跑,除了你师父回来,谁来都不要开门知道吗?”小九是盛卿的徒弟,长得又乖,魏凛爱屋及乌,对小九说话的语气都柔和了不少。

    知道魏凛这话是为他好,小九点点头,他知道身边都是大人物,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待着,不拖后腿。

    见小九点头,魏凛大掌学着盛卿平时的模样揉了揉小九的头,颇有夫唱夫随的‘师娘’风范。

    看到魏凛这温柔的动作,晨朔他们都惊愕住了。

    自从盛公子走后,陛下终日阴郁消沉,何时对什么人这么温柔过。

    晨朔他们不禁打量起小九,这孩子长得倒是好看,只不过身量太瘦,看起来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要非说有什么特别之处,晨朔细细端详了一下,这孩子眉眼间好像有几分盛公子的神韵。

    不是长得的像的那种,就像是这孩子是被盛公子带过似的,孩子有意无意地学了一些盛公子的做派那种感觉。

    但是盛公子分明已经不在了,所以这孩子会这样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人故意教成这样的,而那个人是自然不言而喻。

    想到这些,晨朔欲言又止,虽然但是……这还只是个孩子,陛下思念盛公子也不能从小培养一个替身啊!

    魏凛完全不知道晨朔脑海中又脑补了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他现下急于见到盛卿,所以顾不得这些。

    离开医馆后,魏凛带人快马加鞭往井阳寨赶去。

    井阳寨的皇宫之内,盛卿和萧睿刚一进到皇宫就看到不少井阳寨的官员被五花大绑地按在地上,等着盛卿他们过来发落。

    盛卿绕过这些人,走到最前面,只见两个士兵手下,井阳寨的皇帝浑身肥肉正颤抖着,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刚才还是一方土皇帝,喝酒吃肉左拥右抱的,现如今却成了别人的阶下囚。

    感觉到有人过来,他看了一眼盛卿的穿着就知道这人是这些人的头。

    “求你,求你放过朕……不我、我……”刘皇帝本是穷苦出身,当初也是过不下去了,才和几个同乡的兄弟一起起义,但随着井阳寨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的势力越来越大,刘皇帝逐渐暴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因为他的转变不少跟着他一同起义的兄弟纷纷失望,离开了井阳寨。

    如今他沦为了阶下囚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什么能帮忙的人。

    盛卿没有理会刘皇帝,刘皇帝只好将希冀的目光转向萧睿,他不想死,他小时候饿怕了、穷怕了,如今得了这么多年的权势,哪里还想死,他还没享受够富贵荣华。

    但萧睿同样没理跟他求饶的刘皇帝,在萧睿心里,一个皇帝怂成这样,也是头回见,他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的人。

    “四哥,你坐下歇歇吧。”萧睿惦记着盛卿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盛卿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但这来来回回地奔波,也够累的了,他还从未见过盛卿有谁肚子里揣着崽还带兵打仗的。

    “多谢。”看到萧睿推过来的椅子,盛卿也没气,直接坐在了上面,缓了缓有些发酸的腰。

    他这月份大了,一但活动多了,就能感觉到腰酸背痛,知道肚子里的崽子可能是魏凛的,盛卿就忍不住在心里骂着魏凛。

    盛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纯纯的大冤种。

    不仅要给魏凛生孩子现在还得帮傻了的魏凛解决这些破事,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真是亏大了。

    “两位殿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盛卿被下面士兵的话唤回了神,如何处理这些人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里头可是还有井阳寨的皇帝,盛情沉思了一会。

    “咱们将他带回江都交给陛下处理吧,五弟意下如何?”盛卿看向萧睿道。

    听到盛卿的话,萧睿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们擅自行动本就会惹得父皇不满,若是再私自处理战俘,皇帝怕是会非常不满。

    于是萧睿对着士兵们道:“将他们都押下去,待到回京听从陛下发落。”

    “是!”将士们应声将人都带了下去。

    盛卿和萧睿又商量了一下回到江都之后的事宜,二人皆是打算今日整顿过后,明日直接回江都。

    他们攻下井阳寨的事情不日就会传到江都,他们还是要赶紧回去稳住皇帝才好。

    萧睿看向盛卿,他远没有想到攻下井阳寨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地容易。

    他颇为感慨地对盛卿说道:“四哥还真是算准了时机,咱们这次简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这么容易就攻下这里简直让我觉得不真实,我甚至都怀疑咱们这里螳螂捕蝉,外面还有黄雀……”

    “殿下!外面有大批军马正在赶来,据观测,至少有两万兵马!”

    萧睿的感慨还没发完,就被这突然起来的消息惊到了,他张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会真有人黄雀在后吧?

    他将目光转向身旁的盛卿,见盛卿也皱起了眉头,还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赶到井阳寨,难道唐觉回来了?

    但是盛卿转念一想,唐觉手下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多人。

    他看向那传话的士兵,沉声问道:“那支军队可有什么特征?”

    “回殿下,据斥候传报,那些人都不着甲胄,只穿着黑色便衣,乘着轻骑而来。”

    听这士兵的描述,盛卿的脑海中立即冒出了平时穿便装的幽云骑,但这个时候幽云骑怎么来了?

    盛卿又问:“可有看到他们的统帅?”

    “属下们隐隐约约有看到,是个玄衣的年轻男子。”

    盛卿又疑惑了,听着描述,这不就是魏凛吗?但小暴君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还傻傻地在医馆等他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