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老攻总以为我把他当替身 > 正文 第60章 第 60 章
    傅景承几乎是被吓醒的。

    其实刚才他已经隐隐约约地清醒了一些,但并没有完全清醒,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直到简昀南在他耳边阴森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傅景承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人制服住了。

    “南南?”

    他的声音里残留着才睡醒时的沙哑,还夹杂了一点儿别的东西。

    简昀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就是你说的,你不习惯?”

    傅景承感受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捏着什么柔软的东西。

    他以为刚才只是自己在做梦,没想到是真的。

    傅景承强行绷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南南,你怎么醒的这么早?”

    简昀南慢悠悠地松开了他,“现在知道转移话题了?”

    昨晚还跟他装什么装?

    傅景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确是自己理亏,他只好讨好地在简昀南的脸颊边亲了亲。

    “对不起老婆。”

    简昀南白了他一眼,“脑袋还痛吗?”

    傅景承睡了一觉起来,脑袋不像昨天晚上那样难受,心里也没有反胃的感觉。

    “比昨晚好多了。”

    他也跟着坐起身来,这才发现简昀南穿在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的,锁骨那一片的皮肤都暴露在空气中。

    简昀南的锁骨上还残留着两个红痕,其中一个颜色明显要淡一些,应该是之前留下的,可另一个却很新鲜。

    傅景承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难不成是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无意识弄出来的?

    简昀南没发现自己身上的痕迹,他先去洗漱,随后才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才刚收拾完,谢其亦就来了。

    男人带了早餐过来,基本上都是简昀南爱吃的。

    “还行,醒得比我想的要早。”谢其亦把东西放下,一回头就看见简昀南的锁骨上出现了一个明晃晃的吻痕。

    他顿时瞪大了眼睛,而后瞪了傅景承一眼,眼里仿佛浮现出了一句话:你还是人吗?

    傅景承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其实他也忘记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在简昀南的身上亲出了一个吻痕。

    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用眼神交锋着,简昀南倒是没有发现两人暗地里的你来我往。

    即使发现了,他也会装作没看见。

    反正傅景承跟谢其亦从来都这么幼稚。

    谢其亦来的早,也没有吃早饭,他跟简昀南两个人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面,傅景承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病床上。

    简昀南一开始还没发现男人幽怨的目光,直到他把手上的粥喝完之后,抬头就看见傅景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就跟被抛弃的大狗狗一样。

    简昀南的动作顿了一下,略带疑惑地皱了皱眉。

    傅景承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病床上喝粥,他身体不舒服,不能吃重口味的东西,只能喝一点白粥。

    这小沙发就这么大,简昀南跟谢其亦坐在那里之后,傅景承便坐不下了。

    简昀南发现这一点之后,不知怎么的,有点儿想笑。

    怪不得刚才谢其亦颇为殷勤地招呼他过来吃早饭,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他瞥了一眼旁边装模作样认真吃饭的谢其亦,“他还是病人呢,你跟他计较做什么?”

    谢其亦顿时把手中的粥放下了,“你还替他说话呢,我看他可不像病人。”

    简昀南不解,谢其亦便扬了扬下巴,目光落在了他的脖颈处,“受伤了也不知道收敛。”

    简昀南顿时明白了。

    他略有些不自在地拢了拢自己的衣领,心想这件事情其实不怪傅景承,毕竟昨天晚上是他先撩拨傅景承,傅景承反而表现得十分克制。

    不过这话简昀南不会说给谢其亦听,他只能吞吐道:“其实没做什么。”

    谢其亦当然知道他们不可能真的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只是亲眼看见自己的白菜被猪拱,他心里总觉得酸溜溜的。

    “既然他身体不舒服,还是要克制一些。”

    傅景承没能挨着老婆一起吃饭也就算了,还要被谢其亦一顿嫌弃。

    他背着简昀南,狠狠瞪了谢其亦一眼,当着简昀南的面却可怜巴巴的,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

    谢其亦:??

    好你个绿茶□□!

    南南就是这么被骗了的!

    简昀南不知道这两人私底下又是一番互怼,傅景承受了伤,他得留在这里照顾对方。

    幸好检查结果显示,傅景承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

    工作方面只能暂时交给别人去处理,傅景承难得地享受到了简昀南的体贴和温柔。

    虽然偶尔有个比较烦人的谢其亦出来跟他抢老婆,但没关系,谢其亦就算再怎么使坏,晚上抱着简昀南睡觉的也是他。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并不长,第三天的时候,傅景承出院了,谢其亦派的司机送他们回去。

    傅景承跟简昀南坐在后座,他低头回着自己的消息,突发奇想地忽然点开了简昀南的,发现他失忆后,加的是简昀南的小号。

    傅景承略有些疑惑地点开了简昀南的大号,一眼便看见了自己当初回的那句没空。

    他的冷汗都快出来了,怎么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想到自己当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简昀南,傅景承就心虚的不得了。

    偏偏这时候,简昀南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傅景承下意识地扣住了自己的手机屏幕。

    简昀南眯了眯眼,“你在干什么?”

    傅景承清了清嗓子,“没干什么,我看屏幕上有点灰,擦一擦。”

    他故意将自己的手机屏幕在裤子上蹭了两下,简昀南把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傅景承的动作越来越慢,简昀南笑了一声:“怎么不继续了?”

    自从恢复记忆过后,傅景承在简昀南面前就矮了一截,因为自己在失忆时做的事情的确有点荒唐,傅景承每每面对简昀南都觉得心虚。

    尤其是简昀南用这种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看着他时,傅景承后背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简昀南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你刚才在看什么?”

    傅景承这副模样,一看就是有鬼。

    他失忆的时候,简昀南不能光明正大地查他的手机,恢复记忆之后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青年朝着他伸出了手:“给我看看。”

    傅景承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慢吞吞地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简昀南的手上。

    简昀南知道他的密码是多少,打开屏幕锁之后,一眼便看见了他跟傅景承的聊天界面。

    他挑了挑眉,怪不得傅景承表现得如此心虚,原来是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我采访一下你。”简昀南将自己的拳头放在了傅景承的面前,假装是话筒,“你当时回我没空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

    这简直是公开处刑!

    傅景承的眉眼耷拉着,目光里透露着几分哀求:“南南。”

    “怕什么,我又没生气。”

    虽然当时的确是很生气,但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更何况傅景承又不是故意的。

    简昀南这会儿是真的想知道,傅景承那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傅景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小声回答道:“我当时想……”

    “这个人也没备注,不知道是谁。”

    所以见面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简昀南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他哼哼两声,“所以还怪我了,谁让你给我一个这样的备注?”

    一个小小的月亮图案,换作是他,也不一定知道是自己。

    傅景承可怜兮兮的:“你刚才说不生气的。”

    “行,我不生气。”简昀南想了想,“那你在酒吧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傅景承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环节,但真到了这时候,他还是觉得社死。

    他闭了闭眼,心想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我在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所以哪怕那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简昀南的喜欢,他就有了必须要得到简昀南的念头。

    简昀南摸了摸自己的脸,“所以你还是见色起意?”

    傅景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他一开始的确是被简昀南的脸给吸引了。

    但也不完全如此,毕竟傅景承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他自己就长着一张俊美的脸。

    他之所以对简昀南如此执着,还是源于对简昀南的爱。

    哪怕失忆了,他对简昀南的心动也依旧残留在骨子里。

    “我爱的是你的全部,脸也是一部分。”傅景承老实地答道。

    简昀南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傅景承如果说,我爱的是你的灵魂,那他才真的觉得对方在放屁。

    毕竟他自己也是先被傅景承的容貌吸引,随后才发现了对方性格上的闪光点。

    他们是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这个问题傅景承回答的勉强算是合格,简昀南不再为难他。

    他转而问道:“那在我们两个同居之后,你为什么非得要树立金主的威严?”

    傅景承的身体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