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御主的反派套路 > 正文 第65章 对比
    [《fate/grandorder》――thenew!]

    立夏的目光越过长长远远的,脏兮兮的巷子,轻巧的途径过和垃圾一起零散的宣传传单。

    [咕哒老师的最新力作!第五卷·魔雾伦敦绝赞发售中!!]

    脑袋里残留过几行传单页上的宣传语,蓬勃的活力几乎要穿透一切,向着黑日嘶吼。

    是暗巷中唯一的亮丽。

    是故事,却不仅仅是故事。

    那是他的记忆,也是他的人生。立夏的目光轻盈飞跃似乎柔软了一瞬,在抬目时的那一刻变得自持而理智。

    气氛沉冷的对峙,穿过长巷的风鸣鼓着,最终立夏终于在其中听到嘈杂。

    堆叠的集装箱顶上传来咚的一声,立夏没有理会,也没有去看,反而向后方微微侧身。

    ――躲过飞来的短刀。

    锋锐的刀刃没入地面,只余短短的一点,折射着雪亮,刀刃上的药量,足以放倒一头非洲野象。只一眼,少年得到了这样的信息。

    域外则传来‘兽’的叹息与嗤笑,像是在嘲笑无用的人类。

    ‘你看,这就是人类。’盖提亚。

    祂们嘈嘈切切的低语着,试图教会那个永远明亮的救世主,何为憎恨。

    立夏没有说话,也没有与祂们交流。

    他的目光没有留念,只集中精神注视着前方,这一次大大小小生满铁锈的集装箱后,终于有人走了出来。

    “……可惜。”‘苏格兰’如此说道。

    冷厉的神色无法掩盖青年走势温和的眉峰,他惜字如金,完全像另一个人。

    立夏换了个更舒服……也更懒散点的站姿,顺带手臂一抱,将双手拢在魔法学院风的阔袖下。

    他摸到卡牌制式的魔术礼装,坚硬的,厚厚的一叠。

    战斗前最后的沉默,他和他,都隶属于黑衣组织却实则与黑衣组织完全无关的两个人,正沉冷的观测着对方将有的一举一动。

    他们似乎都想以‘最小化’的代价,解决掉彼此。

    ――“没有余地了吗?”

    立夏问,眼神清湛而诚恳。

    “……”‘苏格兰’。

    立夏没有得到回答,他还穿着那天的御主礼装,只是双方的情况有了质的转变。

    ‘你将死于所爱。’西迪。

    掌握爱和热情的魔神如此诉说,祂们深知藤丸立夏爱着人类。

    ‘你将死于欺骗。’布锐斯。

    ‘你溺亡于污秽。’赛共。

    ‘无有触及荣光的可能,即使那本属于你。’盖提亚。

    祂们语气怜悯,深爱且憎恨着,无比愤怒。

    立夏神色很淡,令人完全摸不透他的想法,因此也就无法被读到其中名为‘悲伤’的情绪。但是没有关系,魔神已代替他悲愤。

    “你在想什么?”

    立夏又问,随后自答:“我有点难过。”

    这两句话,疑问是真实的好奇,而回答是真实的想法,但随后说出的话里,他学会了……虚伪。

    “新入职的后辈竟然第一件事就是想要端掉前辈……吗。”句尾有意的停顿,令整体变得滑稽而浮夸,年少形貌的‘潘诺’喟叹着:

    “这可真是……了不起啊。”

    诸伏景光没有说话,他的手始终放在腰后,那里是放有折叠刀的战/术包。

    他的所学告诉他不要怜悯,他的意志在为对方的年轻动摇。

    立夏看透他的状态,并未点破,也没有像暗处另外一人……‘波本’所焦虑的那样,先一步出手。

    他态度沉静的有些过火,在原地警惕却又不失悲悯的,等待着年轻的警察调整状态,做出最终的抉择。

    卧底相杀是个年度最佳的地狱笑话,但是抛开一切的未来视和上帝视角这样的神奇角度――就会发现。

    现实只能如此。

    情报无法互通,卧底是最危险也最精密的‘职业’。

    同一方势力安插于某处的卧底都有可能无法情报互通,何况并不属于同一方,并且立夏也并不是任一方的卧底。

    从表面来看,硬要说的话,他曾经是黑衣组织安插去横滨港口黑/手/党的卧底。

    暴露是最危险的,而这也是‘苏格兰’站在‘潘诺’面前的原因。

    “只这样站着,真的好吗?”

    少年没有抬头,长巷中鼓起翻飞的风掀过他的兜帽,漆黑的布料恰好柔软的覆盖上他的发顶。

    那是常世之人所无法轻易看到的风景。

    祂们属于更高的维度,在星河之中,时间之外,探出各色的肢触,轻轻的掀起人类少年衣服上的帽子,又将帽子很轻的放下。

    像为他披上深黑的嫁纱。

    ‘去吧。’巴巴托斯。

    ‘尽情勇敢吧。’帕尔。

    ‘永恒16岁的孩子。’佛拉士。

    在鼓动、在魔神的呼吸。

    兽的心跳,大地脉搏一般的流动声里,人类少年抬目,眼神锋锐的去直面命运。

    “还有一个人不是吗?”立夏质问,“或者,另有计划?”

    “……这里只有我。”‘苏格兰’神色冷淡下来,情绪之中,再没有什么动摇了。

    立夏沉默片刻:

    “这样。”

    他稍微有点怀念他们毕业出游的那一天,也是双方之前唯一的交集,尽管即使在那时的平和下也有暗潮汹涌。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立夏做出最后一次的努力,也是试探,“我想,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怨,或许没必要相互针对到这个地步。”

    “令人惊讶的发言。”苏格兰皱起眉心。

    “我不会透露今天的事。”立夏非常诚恳的看向景光,眼瞳湛蓝明亮,神采生辉,“你转身吧。”

    ……很可惜,他不会等到对方的任何反应。

    ‘没必要敌对’这件事,或许摘开立场之后会是这样,但那才是真正不可能的事情。

    并不无奈,只是现实。

    双方动了。

    地面的积水投映过他们掠过的短暂,泛起涟漪,接着是践踏。

    [《fate/grandorder》――thenew!]

    宣发传单上留下脚印、破损。

    积水不再清澈,混着激起的灰尘迸溅在他们的裤脚和鞋面上,形成星星点点的泥浆。

    细微的光盈亮,魔术礼装的自我清洁功能运作,少年手掌撑过地面后跃,恰好低伏在积水后。

    谁都没有开/枪,无论是苏格兰,还是匿于暗处的波本,枪/响会引来附近的人,没有人想要这个结果。

    肉/搏,短兵交结。

    少年投掷出匕首长度的短剑,aoth剑与乌兹钢刃在空中飞旋对撞出火星,双双刷过对方身侧嵌入地中。

    [咕哒老师的最新力作!第五卷·魔雾伦敦绝赞发售中!!]

    鲜艳的颜色被刀刃穿刺,钉死在地面上。

    乌兹钢,另一名称‘大马革士钢’。以迷乱的花纹,强韧性和实战性极强不易断裂的特性而享誉世界。

    此刻却切口平滑的像是被风斩断,近刀柄侧的半截刀刃‘叮’的一声掉落。

    而立夏所投掷出的,看起来观赏收藏意味更强的aoth剑却完好无损,折射着幽紫色的寒芒,剑柄底部是红宝石。

    [魔术礼装·aoth剑]

    三星礼装,稀有度不高,是魔术师的基本礼装,行使魔术礼仪使用的杖。

    这柄剑,立夏还有很多。

    一沓卡牌甩出,绕着少年身周转轮,银色灵子辉光流溢,成为一柄一柄的短剑在立夏的身侧浮起。

    少年看了一眼,无语凝噎。

    魔神柱的手动特效所带来的视觉效果有点诡异,但立夏没有停顿,干脆果决的在‘祂’的肢触中拾起剑柄。

    指向抽出新匕首的苏格兰,再次对峙。

    作为黑衣组织成员的‘潘诺’在暗巷内上演着搏杀,绝不相让的死斗。

    另一端光鲜亮丽的世界里,‘咕哒’的最新单行本一经发售便迎来了新的热潮,是赞美和热爱。

    ――嘿呀嘿呀!

    咕哒老师的最新做!fgo第五卷好评发售中!

    [地点·伦敦]

    [灵子转移降临后,藤丸立香得到了比迦勒底外的风雪遮盖,还要更加阴霾的天空,这里大雾弥漫,可见度极低。]

    ……立夏呼出一口气看向天空,大团的灰云缓缓浮来,遮盖住太阳,光线黯淡。

    或许快下雨了,必须要速战速决。

    [接着,他们遭受到攻击……]

    [关节灵活,形状诡异的自动人形旋转、起舞一样的狂转而来,‘雾’中刺出刀光。]

    ‘当!’、‘锵!’

    刀影翻飞,明光如刃。不知道是谁的血,大雨像哭声一样落下。

    青色的长/枪,必中的特质,少年抽起耸立的□□熟练转动。

    宝石剑绽放辉光,aoth剑简练流畅的线条。

    黑键、黑键。

    三色的锋芒投掷,蓝瞳眼底刃光毕显。

    ‘苏格兰’握紧折叠刀,劈开对方投掷的黑键,高强度的体术后,即使是作为警校的出身,呼吸也逐渐冗沉。

    对方远比设想中棘手,武具的使用过于神出鬼没,诸武精通一样无论长短制式都能流畅使用。

    至此,他们没有再留有任何余地――

    [咕哒老师的作品一直都延续着他独特的风格……为了保护无法带走的书本而只能当场读完的安徒生,杰基尔为了杀出血路主动变成海德。]

    ‘多么可悲。’盖提亚。

    兽在人类少年的耳侧低语,祂传输着那些阅读了立夏人生的人们,对于那故事的反馈。

    人类多诚挚。

    他们有多热爱那些故事里所描述的英勇、悲悯,以及牺牲。

    就有多憎恶……厌弃那个灵长类杀手布偶服下的,真实的人类少年,似乎没有了那层毛绒绒的外壳,就无法被爱着。

    一身魔法学院风礼装的少年,黑发在兜帽帽沿下微晃,匕首切过他的脸侧,带下一绺头发。

    “你无法杀死我,而我也是。”

    风吹着冷意,立夏过热的头脑在战斗的间隙中清醒,一阵打量的目光之后,立夏开始思索破局的对策。

    “所以……为什么要争斗。”

    下雨了。

    雨水的冲刷里,苏格兰似乎说了什么,立夏听不清,只在雨幕里看到不够清晰的口型。

    他并不在意回答,因为不会得到什么切实有用的答案,而‘为什么’之中的疑问也只针对自己,和所身处的困境。

    立夏发现,自己完全不需要和这两位年轻的红方卧底拼个你死我活,没有必要,两败俱伤的下场也只会让黑衣组织的处境变好而已。

    他只需要回到横滨……就可以了。

    只要进入擂钵街,那么就一切都得以解决,因为那里不属于任何地方,他第一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次庆幸自己当下的状态是‘黑/户’。

    黑/户意味着不存在。

    ――“放弃抵抗,配合调查和情报询问。”现在,立夏听清了‘苏格兰’的声音。

    “我和……我们会向上申请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