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当大佬穿成人渣后[快穿] > 正文 第73章 末世文里的白眼狼(10)
    顾斐他们被运送到驻扎外围,跟随人流从车上下来时,他们看到这时候已经有了一些被营救出来的人了,这些人无疑看上去都十分狼狈。

    顾斐他们跟着指引找到了一处地方坐下,与周围的人群相比,顾斐他们显得格外不同。不说多好,至少顾斐他们看上去衣着整齐,精神饱满。

    因此,导致周围的人群都有意无意地注视着他们。一时间,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他们的身上暗自打量。

    就在这时,又有一辆车开回来了,但这辆车看上去却十分破烂。这可是用专门用来防护战斗的车子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队长的车子!”身穿黑色制服的那些人见了,连忙跑了过去,同时心里十分疑惑不安。其他人呢?为什么只有一辆车子回来了,还破损成了这个样子。

    车子停了,却迟迟没有打开车门。

    其他人快速地从外面打开了车门,他们一走进车内,就看到驾驶座上满身鲜血的队长,车后座正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

    小心翼翼把队长从车上抬进了临时搭建的帐篷中。

    队长受伤十分严重,手臂处被硬生生地撕开了一块皮肉,身体其他地方也有许多细碎的伤痕。

    谢赋带上消毒手套,皱着眉头手法利落地拿出绷带和伤药为他治疗包扎。

    但是,他们在把另一个男子弄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背部有一道发青的抓痕伤口,并且那青灰色正在不停地向伤口四周弥漫。

    “曲翼他被丧尸抓伤了?!”有人不确定地道。

    谢赋查看了那名男子也就是曲翼的伤口,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普通人被丧尸弄出伤口后都会感染丧尸病毒,国家目前也没有研制出解决的药品,不然他们的局面也不会如此被动。

    他当即下决定道:“先把他捆起来。”

    过来一会儿后,队长醒过来了。因为是异能者的原因,他身上的伤口比普通人恢复得快了许多。

    “队长,你现在怎么样。”其他人连忙关心地问道。

    “已经好多了。”队长咳嗽一声,虚弱地道。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连忙问道:“曲翼怎么样了。”这是唯一和他从市中心逃出来的人。

    “已经绑起来了,他的背部被丧尸抓伤了。”一说到曲翼,其他人的心中立马布满了哀伤,“现在…已经变异了。”

    他们悲痛地询问队长的意见:“队长,我…我们要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队长听后,绝望地呢喃重复。

    一时间所有人寂静无言,只有外面不远处变成丧尸的曲翼在不停地嘶吼着,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

    “或许,我可以帮你们。”一道清澈温和的声音缓缓在绝望的众人耳中响起。

    绝望的人们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整洁感觉的年轻人掀开帐篷逆光站立在他们的眼前,他正捧着一个大花盆在胸膛前。

    花盆中,硕大的蒲公英绒团矗立越过了他头顶,看不清他具体的面容。

    “你是……?”谢赋皱眉看着来人,他明明已经把救出来的居民们安顿在另一边,这人是怎么过来这边的。

    “您真的能救他?”队长恍惚着问道,不知为何,他看着眼前人,竟然感觉有一点亲切,心中本能地相信这人说的话。

    “当然。”顾斐笑意盈盈地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谢赋却并不相信,他曾经进入过国家的实验室,里面的研究人员对丧尸病毒都束手无策。如今突然过来一个人说他能治好感染丧尸病毒,这叫他如何相信。

    顾斐的手有些酸了,他把花盆放在脚边,道:“那人现在都这样了,真的不试试吗?”“无论如何,情况都不会比现在更糟糕的。”

    “好。”队长直接答应了。

    “队长…?!”谢赋想要阻止,他还是不相信这个来路不明的人。

    “他说得对,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糕”队长撑起身子道,“曲翼是我们的兄弟队友,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不会放弃。”

    “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会承担全部责任。”队长起身,步伐虚弱地走向顾斐,道,“不知道您如何称呼?”

    “我叫顾斐。”

    “顾斐先生,感谢您能在危机时刻对我们伸出援手。”队长道,“请您原谅我们的无理。”

    “不相信陌生人是人之常情。”顾斐笑着道,看上去完全不在意。

    “谢谢您的理解。”队长道,“不知道需要我们为您提供什么工具吗?”

    “不需要。顾斐道,“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帮我把这盆蒲公英搬到那个被感染的人旁边吧。”

    队长连忙照做,所有人都跟着走出了帐篷,队长又命令其他人走远了一些。

    这片空地里,就只有顾斐,队长和已经变成丧尸被捆成球的曲翼。

    “接下来要怎么做?”队长问到。

    “等待就可以了。”顾斐道。

    说完,他看着那盆蒲公英,温柔地道:“开始吧。”

    开始…?听到这句话,队长有点摸不着头脑。

    然而,下一秒他就明白这句话是对谁说的了。只见花盆里的蒲公英猛地绽放出光芒,照耀在了已经变成丧尸的曲翼身上。

    这是什么?队长看着蒲公英惊叹不已。在蒲公英的照耀之下,原本还在不停挣扎的曲翼突然停止了动作,他身上的皮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变化。

    走远了的谢赋等人只看见捆着曲翼的那处地方突然光芒炸现,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众人的心脏都急剧地跳动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安全,一边还要担心队长那边的情况。

    半个小时后,曲翼的肤色完全恢复正常,红色的瞳孔也变成了墨色。

    而或许是蒲公英的余光照耀在了队长身上,他原本惨重的伤口竟然也恢复如初了。

    “好了。”顾斐见差不多了,就发出指令让蒲公英停了下来。

    “队…队长。”曲翼迷蒙地睁大眼睛,刚想动作,却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地绑住了,“我…我怎么被绑住了?”

    队长刚要回答,却见曲翼在下一秒却突然挣脱开绳子。

    曲翼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还一边说着:“这绳子也太不结实了。”

    队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道:“不结实,这可是专门用来捆丧尸的绳子,会不结实?”

    “啊?我的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曲翼不解。

    一旁的顾斐道:“你现在应该有异能了。”

    “他有异能了?!”

    “我有异能了?!”

    一时间,两人皆是不敢置信的语气。

    “你用你的眼睛看看不就知道了。”顾斐意味不明地笑道,从见到队长的第一眼,他就发现了对方的异能,毕竟这异能……

    队长听后,瞳孔猛地一缩,心里慌乱地想着,这人到底是谁,竟然知道我的异能?!

    或许是太过惊讶,不知不觉间,队长竟然动用了自己的异能,他的整个眼球都染上墨色,一眨不眨地向顾斐看去。

    然而,这一次他注定要失望了,向来无往不利的异能像是突然失灵了一样,在顾斐身上什么都没有看到。

    “请不要用你的异能看我。”顾斐抬头道。

    “你……”队长全黑的眼球中突然显示出惊恐的神情,他看到……

    透过他的瞳孔中,只见顾斐的眸子竟然也变化了,那是囊括了宇宙万物的眸子,让人移不开目光,最后溺死在他那神秘的幽暗中。

    “你的眼睛……”正说着,队长却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痛,就像是双眼要夺眶而出了。

    物理上的夺眶而出,他感觉自己的眼睛要跑出来了。

    “把你的异能收回去。”顾斐伸手捂住双眼提醒道。哎,真是烦恼,不过是小世界中遇到了一点点相似的力量而已,他的眸子竟然就被引出来了,力量真是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只希望下个世界是个普通世界吧。

    队长听后,连忙收回了异能,但眼角还是滴出了点点血泪。

    “顾斐先生,冒犯了。”队长忍住眼睛的疼痛,歉意地道,“我不该突然对您动用异能的。”

    “没事。”顾斐放下手,他的眼睛也恢复如初了。

    “你的异能很不错。”顾斐直接指出道:“能看清别人过去详细的因果经历,都到了接触规则的领域了。”

    “不过一定要慎用,不然会受到规则的反噬的。”规则在宇宙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的,它不会容许普通人去窥视它,挑战它的权威的。

    “谢谢您的提醒。”队长真诚地道,虽然他有些听不懂顾斐所说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至于因果经历,应该指的是别人过去所有的经历都会毫无巨细地展现在他的眼前吧,队长若有所思地想着,但他为什么看不到顾斐过去的经历呢。

    顾斐…到底是什么人?!

    这边,谢赋等人正战战兢兢地在原地等待着,突然,他们看到队长和顾斐向他们的方向走来,队长的手上还抱着一个花盆,一旁跟着已经恢复如初的曲翼。

    “曲翼,你好了?!”一群人连忙围了过去,喜极而泣。

    “对啊,我不仅好了,还觉醒了力量型异能呢!”曲翼眉飞色舞地道,“我感觉现在自己都可以搬起几辆大卡车了。”现在他有了异能,以后就可以像队长他们这些异能者一样不怕丧尸病毒了。

    “这都多亏了顾斐先生呢。”刚刚他已经从队长那里得知是顾斐救了他。

    顾斐真的能治好变成了丧尸的人!谢赋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向顾斐。

    “谢谢您。”谢赋走到顾斐身边,抿着唇道歉,“对不起,我为之前的傲慢和怀疑为您道歉。”

    “没事。”顾斐不在意地道。这些人的态度如何,都没有在他的心中留下丝毫痕迹。

    见对方的态度如常,谢赋松了口气,继续道:“谢谢您的谅解。”

    “我能冒昧地问您一下,您是有治疗或者净化之类的异能吗?”谢赋问到,他倒是没有考虑过顾斐是不是有治疗丧尸病毒的药剂,毕竟现在国家都还没有研制出来。

    说完这句话后,他心里有些紧张,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变成丧尸后竟然还能恢复,并且获得异能的例子啊。

    “不是我。”顾斐指向队长抱着的那盆蒲公英道,“是它们。”

    “这是…蒲公英?”谢赋辨认了半天,有点不太确定地道。主要是面前的植物虽然和他印象中的蒲公英长得一模一样,但这体型却像是翻了好几倍的巨型植物。

    “嗯。”队长接话道,“顾斐先生就是用他救了曲翼。”

    “它们竟然有这种能力!”谢赋听后,陷入了疯狂的激动中,“有了它们,我们岂不是马上就可以结束末世了。”很快人类社会就能恢复正常了。

    “这个应该不行。”顾斐摇了摇头,摸着蒲公英的叶子道,“现在只有这一盆,它们的力量也是十分有限的。”

    “况且它们真的很调皮,可能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做事。”确切地说,是不会听从除了顾斐之外其他人的命令。

    “调皮?”其他人不解。“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对啊,它们已经产生自主意识了,大概是人类五六岁孩子的心智。”顾斐道。

    “原来是这样。”变异了的植物他们也听国家的一些研究人员说过,的确能产生自主意识和智力。

    末世的到来,让全世界的物种都跟着进化变异了,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地位飞速下降。

    “那确实调皮。“谢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自己侄子五六岁时,就十分的不省心,而且一做错事就到长辈面前装乖卖萌,他以前就被这个侄子坑了好几次。

    “哎,那这条路暂时是行不通了。”其他人不由得叹气,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无情地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