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失恋当天,我被情敌表白了 > 正文 第56章 番外一(5)
    深吸一口气,秦屿眉头一竖,就扑了上来!

    林叙被秦屿扑倒在了床上,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结果秦屿就逮着林叙的腰间的痒痒肉一通乱挠。

    一边挠还一边说:“让你内涵我!胆肥了啊!”

    挠得林叙弯腰缩成一团,笑得喘不过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最终只能湿润着双眸,低声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说了还不行么?”

    看着林叙求饶的样子,秦屿心头动了动,倒是默默松开了手,坐了起来。

    林叙躺在床上瞥了秦屿一眼,咬着唇,神色多少有点戒备。

    秦屿这时看到林叙这个含怨带嗔又湿漉漉的眼神,觉得很是可爱。

    笑了笑,看气氛差不多了,便决定不闹林叙了,就朝林叙伸出手。

    四目相对,林叙默默盯着秦屿看了一会,见秦屿神色坦然目光平静,抿了抿唇,就揉了揉因为大笑过后有点泛红的眼睛,伸手握住了秦屿的手。

    秦屿把林叙拉了起来。

    两人这会并肩坐在一起,沉默了一会,气氛倒是又和好如初了。

    而这么一通闹了之后,秦屿看着林叙的心情好了不少,就还是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让林叙受气了。

    总归还是要弄清楚的。

    于是秦屿就打算趁林叙现在看起来还不错,问一问。

    结果秦屿刚在脑中思考要怎么委婉开口,林叙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然后他就凑过来伸手握了一下秦屿的手臂道:“你饿不饿?我去做饭吧。”

    秦屿骤然回过神来,看着林叙安静认真的眼神,想了想,觉得这么好的气氛不能破坏,这事还是等睡觉的时候再问吧,气氛好。

    于是便笑道:“好,我去洗米。你做菜吧。”

    林叙唇角弯了弯:“嗯。”

    于是两人就一起起身去做饭了。

    ·

    因为时间晚了,林叙今天也不想太麻烦,就提出用电饭煲做煲仔饭,秦屿当然是什么都可以。

    于是林叙就把鸡胸肉,胡萝卜和土豆等物都切成丁,然后找出了冻青豆,调了一碟煲仔饭的料汁,就在电饭煲底刷油,把洗好的米和食材放进去,最后加水。

    大约等饭半熟了,再加入煲仔饭的料汁,嗤啦嗤啦一响,白气蒸腾,再焖上十分钟,就好了。

    当然光这么吃还是有点容易腻,所以林叙又简单煮了个昆布木鱼花汤,再从冰箱里把提前做好的鲜水果和果汁冻成的冰块拿出来,放进气泡水里。

    就这样,简易又美味的一餐做好了。

    两人坐在沙发前,一起吃饭,气氛安静又美好。

    秦屿吃了几口煲仔饭,又喝了一口水果气泡水,不由得感慨道:“老婆的手艺真好。”

    林叙皱眉瞪了秦屿一眼:“我说了,不要这么叫我。”

    秦屿只得道:“好了好了,我不叫行了吧。”

    林叙摇了摇头,懒得理秦屿,继续低头吃饭。

    秦屿微微一笑,收回眼,也端起碗准备继续吃。

    不过这会秦屿没吃两口,电话来了。

    这时两人都没在意这件事,秦屿拿起手机,发现是孟玉思。

    孟玉思是知道秦屿跟林叙谈恋爱的,但由于他嘴欠,动不动就打电话的时候开两人玩笑,秦屿不想林叙听见,对林叙示意了一下,就把电话拿起来朝阳台上走。

    果然,这次秦屿一接电话,不耐烦地“喂”了一声,就听到孟玉思在对面问:“小叙在不在你旁边啊?”

    秦屿眸光一沉,随手关了阳台门就道:“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孟玉思额了一声:“你是真一点没看啊,那么多人给你发消息了,你居然现在都不知道?”

    秦屿听着孟玉思这语气,终于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他眉头皱了皱,问:“怎么了?”

    孟玉思沉默了一下:“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你去看看我给你发的消息吧,还有几个朋友也给你发了,估计你都没看。我是觉得小叙不是那种人,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的,对他影响也不好。”

    秦屿神色狐疑,但听到孟玉思的语气好像真的有点严重,还是跟林叙有关,想了想,他说了一句:“你先等等,我看一眼。”

    说完,秦屿便没有挂电话,顺便默默打开了。

    立刻,好多条未读消息就跳了出来。

    列表一串全是红的。

    不少人都发了十几条。

    秦屿眉头皱了起来。

    他不爱看是出了名的,除了刚谈恋爱前后那段时间林叙喜欢跟他发他偶尔用用之外,平时都是想起来就看一眼。

    现在跟林叙同居了,就看看得更少了。

    因为他知道,重要的事别人会打电话,上找他的,基本是闲聊,没啥意义。

    后来大家都知道他的习惯也就不贸然联系他了。

    现在一看,突然这么多条消息,秦屿就知道,事情确实有点严重。

    至于为什么这些人不打电话,秦屿也猜得到。

    有些事,提醒一下就好了,除了孟玉思这种跟他真正走得近的,一般人估计还真不敢给他打电话,以至于他错过了第一波消息。

    想着,秦屿没看别人发的消息,就直接搜索了孟玉思的,然后点进去。

    里面直接就是个帖子的链接,然后孟玉思又发了一条消息问:这事你知道么?我觉得小叙不是故意的,估计就是手滑点了,又不敢跟你说,现在他被大家骂得很惨,你还是赶快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秦屿一看到孟玉思发的这条,怔了一秒,隐约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了,但还是觉得正常人不可能这么闲吧?

    然而等他点进去那个骂林叙的帖子之后,他才发觉——有些人真的就有这么闲啊……

    而且那些帖子里面不少骂林叙骂得很难听的,看id还有的是秦屿学生会或者社团活动认识的熟人,都替他义愤填膺着。

    也有替林叙说话的,不过没那么多。

    毕竟林叙虽然性格好,但本质是个内敛的学生,又不像秦屿那样是挥金如土的榜一氪金大佬,当然在众人面前存在感低了。

    秦屿这会看着大家骂林叙的话,一时间心里很是烦躁。

    他知道这些人可能有为他好的人在里面,但绝对不是多数。

    那些通知他的可能是好心,但那些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在论坛骂林叙是白莲,他就是冤大头的,八成也没安什么好心,或者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不过平时不敢表现出来,现在就在论坛泄愤。

    点个赞而已?有必要把人架在火上烤吗?

    也难怪刚才林叙那么不开心……

    而且就算林叙坑他,把他当冤大头,那也是他自己的事——

    等等。

    秦屿思绪愤愤地想到这,神色忽然有点古怪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恋爱脑了?

    不行,这不可以。

    想着,秦屿就低低咳嗽了一声,驱散了自己开始脑补当“冤大头”的念头。

    而这时,对面的孟玉思听到秦屿的咳嗽,终于问:“你看完了?”

    秦屿听着孟玉思的问话,回过神来就冷冷道:“看完了。我家的事林叙早就知道,他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有些人什么都不知情就成天阴谋论,完全是吃饱了撑的。”

    孟玉思叹了口气:“我就说——我也觉得小叙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事你还是要跟他好好聊聊,免得他心里过意不去。”

    秦屿嗯了一声道:“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本来也不是他的错。”

    孟玉思听着秦屿的语气,觉察出有些微妙,下意识就多问了一嘴:“你处理?你要怎么处理?”

    秦屿:“多管闲事。”

    孟玉思:……

    还没等孟玉思再说什么,秦屿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秦屿径直推开阳台门就走进了房间。

    在走进房间的那一秒,秦屿留了心,刻意朝林叙那边看了一眼。

    果然,林叙在见到他进来之后,立刻就收回了本来看着这边的目光,低下头,佯做不经意地继续吃饭。

    秦屿见状,知道林叙心里在意自己,不由得勾了勾唇,但很快,他又正色走了过来。

    走到林叙身边,秦屿默默坐下,却不端碗吃饭,也不说话。

    林叙本来还吃着饭呢,心里还在想秦屿这个电话怎么那么久,结果吃了两口发现气氛不太对,他就回头默默看了秦屿一眼。

    四目相对,林叙对上秦屿那懒懒的,却有些明亮锐利的目光,心头不自觉跳了一下,然后他就迟疑着问:“怎么了?”

    秦屿微微眯了眯眼,抱臂道:“你真的没有话对我说?”

    林叙一看秦屿这个眼神姿势,再联想到他刚才出去打的那个电话,大概也猜到了几分。

    纠结了一下,林叙垂了垂眼,无奈说:“是打算跟你说的,但是没想好怎么说。”

    主要怕你最近因为家里的事不开心,打算晚点再说。

    秦屿看着林叙这表情,怎么可能不知道林叙到底在想什么。

    这会他微微叹了口气,就欠身过来拉住林叙的手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没那么脆弱的,你不用为了这种事还瞒着我。”

    顿了顿,秦屿道:“本来就是我的错,你做什么要忍着?”

    林叙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了半晌,认真摇摇头:“不是你的问题,是他们太小题大做了。”

    秦屿乐了:“那你还为着这事不高兴啊?”

    林叙陡然被戳中心事,又顿时有些羞臊起来。

    秦屿见状,伸手就刮了一下林叙的鼻头道:“口是心非。”

    林叙:……

    眼看秦屿都把自己的老底揭穿了,林叙这会倒也没办法再揣着明白装糊涂,撇了撇嘴,林叙低声道:“我那不是怕你心里想不开吗?你还怪我。”

    而秦屿一听林叙这略微嗔怪里带着一点抱怨的语气,再看林叙有点气鼓鼓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就甜滋滋的,还有点发痒。

    也不是说他是个受虐狂,只是林叙平时实在太隐忍了,他倒是巴不得林叙作一作,不高兴一下,才能让他觉得林叙是真的在乎他的。

    想着,秦屿就微微一笑,把林叙的手拉着,握在掌中,一边轻轻摩挲一边道:“不怪你,是怕你气着了,把自己气得难受,影响学习状态怎么办?”

    林叙想了想,道:“那倒是没有。”

    秦屿:“噗——”

    林叙:……

    然后他就抽回自己的手,有点生气地说:“我跟你说正事,你还跟我开玩笑。”

    秦屿这会勉强收了笑,看着林叙生气的样子,却又很快转回正色。

    想了想,秦屿掏出手机道:“这事啊,我现在就给你解决好了,免得你整天想东想西的。到时去见我大哥,要是还这样心情不好,我大哥都要以为我强娶民男了呢。”

    林叙听着秦屿这话,又是想笑又是无语,只能拿眼睛瞪他。

    但看到秦屿把手机点开,进入论坛页面,林叙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你怎么解决啊,不要乱来。”

    秦屿淡淡道:“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说话间,他就点进了他用林叙的账号点赞了又取消的帖子,然后迅速打出一行字,回复了过去。

    秦屿打字的速度太快,林叙一时间都没看清,而等林叙看清之后,秦屿那一行字已经发了出去。

    秦屿用顶着自己大名的账号,在已经一千多楼的帖子下,留了这么一句话。

    №1349秦屿:赞是我用林叙的号点的,手滑,勿cue。

    林叙在看清楚发帖内容之后,不由得就瞪大了眼。

    他忍不住道:“你这样你爸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快删掉!”

    林叙当时被蒯玥玥问的时候,没有说出是秦屿手滑的真相也是顾虑到了这一点。

    虽说秦屿不喜欢他爸,跟他爸关系不好,但他爸是个那么厉害的人,这种事如果传出去了,搞不好秦屿他爸会怎么报复秦屿呢?

    而且,影响也不太好。

    疑似公开内涵自己父亲,不说具体谁对谁错,肯定是对秦屿的名声有影响的。

    犯不着啊。

    秦屿看着林叙紧张的样子,笑了一下,收起手机就道:“放心,再难听的话我都骂过他了,这点小意思,还不至于让他把我怎么样。”

    林叙:……

    林叙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之后他认真道:“你快去删掉。”

    秦屿看着林叙的神色,抿了一下唇,也终于意识到林叙是真的在意,虽然知道林叙这么做的原因,但这秦屿还是不由得有些不爽:“我不想删,我是为了给你出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叙看着秦屿不高兴的样子,哑了。

    半晌,林叙默默吐出一口气,看了秦屿一眼:“你真的不删?”

    秦屿肆无忌惮地点头。

    林叙沉默了一会,就一声不响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也登录上了论坛。

    这次,他在秦屿的注视下,也点进了那页帖子,同时在已经有多出了好多条震惊的回复的帖子下面认真打出了这样一段话。

    №1375林叙:秦屿用我的号看帖子,是不想被大家看到他真人上线了,也不太希望大家再讨论他家里的事情。无论事实如何,人心都不是石头长的,大家讨论归讨论,也不要说的太过分了,避免对当事人造成二次伤害吧。

    秦屿看着林叙发的这句话,看了好一会,他目光动了动,情绪渐渐就有些复杂了起来——酸辣甜苦,五味俱全。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觉得林叙多管闲事。

    但现在,他盯着那些话,却只觉得窝心。

    其实林叙说的没错,人心都不是石头长的。

    他虽然讨厌极了秦镇,却又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态,明知道那些人只是在吐槽秦镇,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秦镇是他爹啊。

    单纯骂秦镇的,他相信有,但里面有没有指桑骂槐的,谁知道呢?

    只说那些家里的事,虽然秦屿确实已经想开了放下了,但这么被人拿到公开场合这样撕开遮羞布直接讨论,还是不可能一点扎心都没有的。

    即便是他回复的时候表现出自己很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心里还是会在乎的。

    没想到,林叙都知道。

    微微吸了一口气,秦屿伸手捂了捂眼睛。

    而林叙打完这句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秦屿的表情。

    他这时看到秦屿这样,也默默叹了口气,然后他就轻轻凑过去,抱住了秦屿的腰,把脸贴在了秦屿胸口,低声说:“别难受了。”

    秦屿本来下意识想要嘴硬,但被林叙这么温柔地抱着,话到了嘴边,他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秦屿伸出手,也把林叙紧紧抱住,将下巴抵在林叙柔软的发顶。

    然后他就轻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淼淼。”

    林叙安静地笑了一下,在秦屿怀里蹭了蹭:“可不是么?”

    秦屿也淡淡笑了。

    这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秦屿伸出手,也把林叙紧紧抱住,将下巴抵在林叙柔软的发顶。

    然后他就轻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淼淼。”

    林叙安静地笑了一下,在秦屿怀里蹭了蹭:“可不是么?”

    秦屿也淡淡笑了。

    这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秦屿伸出手,也把林叙紧紧抱住,将下巴抵在林叙柔软的发顶。

    然后他就轻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淼淼。”

    林叙安静地笑了一下,在秦屿怀里蹭了蹭:“可不是么?”

    秦屿也淡淡笑了。

    这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秦屿伸出手,也把林叙紧紧抱住,将下巴抵在林叙柔软的发顶。

    然后他就轻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淼淼。”

    林叙安静地笑了一下,在秦屿怀里蹭了蹭:“可不是么?”

    秦屿也淡淡笑了。

    这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秦屿伸出手,也把林叙紧紧抱住,将下巴抵在林叙柔软的发顶。

    然后他就轻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淼淼。”

    林叙安静地笑了一下,在秦屿怀里蹭了蹭:“可不是么?”

    秦屿也淡淡笑了。

    这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这么一个大宝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