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菜鸟法医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被人闷死
    尸检有三大腔:颅腔、胸腔、腹腔。

    王淼先开的是胸腔,如果他的推测是真的,那么颅腔就没有必要开启。王淼也不想在非必要条件下开颅腔,他也想为死者留下一个完整的尸体。

    “死者的心脏表面有大量的出血点;心腔内血液是暗红色的流动状。”“啪——”

    “死者的肝脏内全是淤血……”

    “死者的肺的颜色……”王淼看着面前死者的肺部,颜色怪怪的,跟肺气肿很像。

    ……

    死者身上所有的征象都指向了窒息,这还不足以确定结论。

    死者身上的外伤不足以致命,排除机械性损伤;死者身上没有电流斑的痕迹,排除电击;死者身上没有温度骤变留下的痕迹,排除高低温;毒物检测无语长,排除中毒;目前没有发现死者心肌处有异常,可以排除猝死。

    综上所述,死因就是窒息。

    窒息是一个分类而已,它可是一个大家族。

    王淼做硅藻实验,排除溺死;死者的体内没有任何的内容物,排除哽死;死者的口鼻处没有任何压扁的迹象,排除捂死;颈部没有任何痕迹,排除扼死、勒死及缢死。

    以及没有印证的活埋、挤压都可以排除。

    小胡看王淼一个下午都以为这个忙前忙后,也没有问他有没有什么结论,只是默默地给他准备了一些填饱肚子的吃食。

    他坐在办公桌前拿着相机看现场的照片时,冷不丁的听见王淼在他的身后,传出的声音:“上一张,调回去。”

    小胡乖乖的将调到上一张照片,上边是死者蜷缩在箱子里面,那时的她头发上还带着一丝湿润的感觉。

    王淼想起上次跟沈言在桃花村的小屋的案子,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死因。

    “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王淼转头对着小胡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们去的是物证科,两人的目光都聚在面前的行李箱上。

    王淼填好资料,将行李箱提出来带到实验室内,放在干净的实验台上,他戴着口罩一点一点地自己打量箱子内的细节,现在的箱子已经全干,但是里面的淡淡水迹哲民你跟着当初这里的情况。

    王淼用带着手套的手仔细摩挲着箱子内的布料,即便是小胡没有上手,也可以看出布料别的不说,质量还是蛮好的,看着应该不低于025mm。

    小胡还在观察时,王淼已经直起身子,嘴中得出结论:“是空气中缺氧所致的窒息,也就是说,死者是闷死的……”是被活生生的闷死的。

    这时小胡的手机响起,他就赶紧拿起看,是陈队打来的,说是根据死者的血液,锁定的信息。

    找到他们家时,家里门锁紧闭,空无一人。

    “王哥,陈队说现在查访死者附近的人得知他们家前天带着老人出去旅游,他们已经去顺着去布控了”小胡看王淼在发呆,将自己得知消息告知他,谁知王淼好像想起什么,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查的竟然是这几天的天气情况。

    “前天是最近温度最高的一天,最低温度20度,最高32度……”王淼的声音越来越低。

    “可不是嘛,这两天温度又降下来了,真的是,人家是四季如春,咱们这里春如四季。”小胡并没有发现王淼话中真正的含义。

    王淼将箱子让小胡还回去,自己则是回到了法医实验室内,将死者的尸体放进旁边的太平间内。

    王淼看着白布,像是能透过白布看见死者一样,他想不通,她为什么不离婚,不报警。

    家暴这个话题,近些年被提及的太多了,而且是反反复复,只要留存证据,及时报警,伤情鉴定,那剩下的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王淼小的时候,一个当时最好的朋友,就是经常被他爸打,老师去家访过几次,都不了了之,忽然有一天他请假没有到学校,王淼放学到他们家时,看见了他被打的地方,即便是缠上了绷带,也是惨不忍睹,他就……报了警。

    再然后他们一家搬了家,王淼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这个故事虎头蛇尾,先是不是小说,每个人必须知道全部,王淼也只是一名普通的法医,他能做的就只是自己能做的而已,仅此而已。

    等他回神,小胡已经拿着饭进了办公室内:“王哥,吃这个不?”

    “什么?”

    “我妈做的果冻,味道还可以,就是太稠了,都是水果~”小胡拿出一个给王淼递过去。

    正在这时,王淼的手机响起,“喂?”

    “好,我这就过去。”王淼将电话关掉,转头对小胡说:“走吧,陈队在小的会议室内等我们呢”。

    王淼这边把需要的资料全部备齐,那边小胡则是猛地呛了起来,整个人噎的不像话,一直在咳,王淼刚开始没在意,毕竟只是果冻而已。

    当小胡咳了将近十秒,王淼手边的资料都准备好要走的时候,抬头就看见,小胡整个人的脸都憋的红了起来。

    王淼察觉出不对劲了,皱着眉头,走近小胡,绕到他的背后,嘴中念念有词地在小胡身上比划:“剪刀、石头、布”。

    随着王淼最后的“布”出来的还有小胡嘴里吐出来的东西,王淼不向地上看:“你先收拾,我先走一步”,拿着资料就往外溜。

    刚才他用的是“海姆立克急救法”,剪刀,指的是肚脐上方两指的位置;石头,指的是将拳头拇指侧放在肚脐上方二横指的腹部;布,指的是用另一只手包住拳头,快速向上压迫腹部,来回反复,利用腹压将异物咳出来。

    这还是大学时王淼在课堂上学的,这么些年都没有机会实践,果然有效。

    会议室

    陈队并没有等小胡,上来就直接开会。

    “死者陈晨,今年25岁,是在咱们市长安路孤儿院长大的,据她的院长说,陈晨生性腼腆,但是很聪明,自学考上的大学,之后勤工俭学,毕业后在一家银行工作,遇到了现在的丈夫胡楠。”

    “据他们家邻居说,他们家夫妻很恩爱,就是胡楠有些大男子主义,平时也没怎么见陈晨出过门,偶尔出去,也是因为聚会之类的。”

    “但据陈晨的闺蜜说,陈晨过得并不开心,虽然她身上的名牌一套一套的穿,但是陈晨真切的开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现在的陈晨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他们结婚后不久,陈晨就提出辞职。”

    “他们楼上的人说他们前天坐的飞机,说是出去旅游,但他定的是海南的机票,我们已经跟海南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他们已经在帮忙找人,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在地下车库内,我们找到了胡楠的车,上面有很多的尘土,痕迹已经拿起检查了。”

    “王淼,你那边怎么样了?”陈队的弯转的有点猛。

    王淼将u盘插进读卡器内连接屏幕。

    “死者的上半身有大大小小的伤痕38处,最显眼的两处就是这两处,宽45cm,因为这两处是最近的痕迹,那些是旧的创伤。医院没有陈晨的任何就医记录,再结合陈队刚刚说的,我怀疑陈晨一直处于被家暴的这样一个生活。死者背部的伤口,跟现场的那个钢管毫无关系。”陈晨的伤口都是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在外又是一个物质条件优越的形象,有苦说不出。

    “死者面部肿胀、发绀;尸斑呈紫红色;睑结膜点状出血;血液呈流动性、暗红色;心脏表面有大量出血点;肝脏内全是淤血”

    “这些征象都指向了死者是窒息死亡。”王淼将自己的报告打开,那些被排除的都展现在大家面前。

    “前天,也就是死者的死亡时间,咱们市的温度最高32;这个温度再加上这个箱子里边025mm的厚度以及外边的塑料,使得死者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被闷死。”

    “死者手上有很多细小的创口,在行李箱上也能找到从里往外的撞击的痕迹,说明死者是生前进到的行李箱内”。

    王淼说完便坐下,也就是这时,陈队的电话在桌子上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拿起手机出门接电话,出门时还看了一眼刚刚溜进来的小胡。

    小胡悻悻一笑,那不是没办法嘛~

    等陈队再次进来时,里边的讨论已经接近了尾声,白洁是面对着门口的,看见陈队进来便不再说话,这都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有点怕被陈队训斥。

    “胡楠被抓住了,他在那里的银行取现金,已经买了飞往美国的票。”陈队言简意赅的说完电话内容,就要散会。王淼一直都喜欢最后离开,陈队也是知道他这个习惯的。

    最后在他要起身时,将他叫住:“胡楠在那边交代他打陈晨后,陈长就躺了下去,一摸没有呼吸,才将她装进了行李箱,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交代?”

    王淼敛下眸色,沉思片刻后回答:“没有”。

    说完便走出会议室,头也没回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