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银行卡拍首富脸上[重生] > 正文 第62章 第 62 章
    被骂了一通的楚惟心里其实还挺平静的,或者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爸是个固执的,即便是说通了他爸他妈,厂子里那些靠着厂子吸血的亲戚也不会答应,肯定千方百计阻挠。

    对于这些糟心亲戚来说,转型那是有风险的,要做什么,技术从哪里来,生产线改造等等都是问题,就算全部克服了,怎么就能保证转型的东西就一定能卖出去?但是还在生产bb机那就一定能稳定赚钱,他们的手里就有钱。

    未来当然知道科技时代落后就会被淘汰,但是现在的人们还没有经历过这种残酷,很多人的认知里还是一把锄头世代相传,技术革新就是家里再加一把钉耙。

    于是即便是楚惟说的都有道理,他们也不会按照道理的方向来做。

    更何况这些亲戚他们心中的道理就是,现在这个厂他们有钱,至于之后这个厂会不会倒闭,那又怎么样,转型就一定不会倒闭了吗?反正都是风险,那为什么要转型。

    不转型甚至于自己还能多赚一些钱,至于倒闭什么的,他们就是一群‘穷打工’的,负债和亏损又不需要他们出钱负担。

    所以这些糟心亲戚肯定会和重生前一样,做出和他对峙的架势来。

    而他爸就是那种传统的家长——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小孩子懂什么,当初你爸我白手起家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亲戚都是一家人,他们还会害我们不成?你为什么要把自家人想的那么坏!

    那一套套的话术,过去这么多年了,楚惟依旧能把那些话语全都记在心里。

    当然……也或许他重生前和他爸吵架的时候,就经常拿这些话来气人也有关系。

    挂了电话,楚惟在心里已经拟定好等他爸厂子倒闭,自己要怎么收购他家工厂的全套章程了。

    在重生前树倒猢狲散的时候,楚老爸被这些亲戚气去了医院,楚惟可是接手过他们厂子的……虽然后面还是没有意外彻底倒闭了,没救回来。

    不过他家厂子的生产线是真的不错,他们家厂子的销售渠道也是真的不错,工厂的员工也都是熟练工,也都很不错。

    收购,全都收购回来。

    他可真的是个大孝子啊!

    楚惟心里给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

    而陆见良那边则是让许光铭把有关科研所的招聘信息全都去掉了,随后就直接电话联系了对面研究单位的人。

    对方原本接电话的时候态度还是很好的,结果听到陆见良自报家门是逐鹿公司的时候语气立即就变得奇差无比,直接就觉得陆见良是来上门挑衅的。

    陆见良赶忙表示自己已经把招聘的信息删除了,他是来谈投资的。

    陆见良在正经的场合说话还是挺人模狗样的,从科研工作有多不容易,到现在大环境有多么不好,加上陆见良专业上却是还和对方科研内容有些挂钩,很快就和对方相谈甚欢起来。

    投资的事情,科研单位当然是接受的。

    当然和持股这种事情是没有什么关系,大概也就是类似现在逐鹿公司接霍之胤的网管系统那样,属于定制开发的工作。

    只不过逐鹿公司接网管系统那是保证能给出来东西的,而科研单位那边却是完全不保证最后成果能不能成功,有可能投入了大量资金之后,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整个项目以失败告终。

    这对于科研这种事情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

    陆见良当然清楚这些,然后对科研单位那边提出了一些网络传输类的设备研发要求,对方表示这些官方层面的项目,均不接受私人投资。

    得到这个答案陆见良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对着那边对接人道了个歉,表示自己其他的研究内容还没有想好,他先和别人讨论一下,过段时间再和他联系。

    因为一开始的套谈话,对面对陆见良的好感度还是不错的,而且已经从竞争对手变成了投资商,对于金主爸爸那当然什么意见都没有,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手里这么多钱要怎么花出去,顿时就成了摆在陆见良面前最大的难题。

    陆见良想不出来,毫不犹豫的把这个问题递给了楚惟,让他帮忙一起想。对于这些新事物,陆见良觉得楚惟一直以来看法都还挺准的。

    楚惟想了一阵,很快就反问了陆见良一个问题。

    “他们那边能做算法吗?”

    数学对计算机行业的意义那是不用说的,不管是陆见良做游戏,还是现在国内运用最广的逐鹿输入法,里面得亏了楚惟招进来的那两位数学系男神。

    但是这两位男神的目标和态度很明确,哪怕在出了成果之后,楚惟还给他们两个也加过薪,不过两人的态度也依旧很坚定,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而有谁能接任这两位的工作,就是摆在逐鹿公司面前的一大难题。

    如果这个研究所里,有专门数学方向的人才,直接委托雇佣承接走这部分内容,绝对是个很好的结果。

    陆见良也是享受过这两个数学大佬的服务的,自然是知道他们的好,听楚惟这个建议很快就心动了,立即就把这个建议记了下来,继续对着楚惟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做算法和做硬件研究不太一样,做硬件类研究可能需要的一点点材料就要亿点点钱,还不一定能出成果,而算法就不太一样,需要的成本并不会很高,基本上都能给出成果来。

    如果是做算法研究,是花不掉目前公司赚回来的那些资金,肯定还会有不少富余。

    楚惟努力想了会,也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对着陆见良期(压)待(柞)的目光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自暴自弃地随便给了个建议:“钱花不出那就去投资,不知道投资什么就去首都买房,不管哪里的房子未来可能会不值钱,首都肯定是会越来越值钱的。”

    虽然楚惟是随便给的建议,不过说的确实是挺有道理的。不过他们做计算机方向的企业,去买房子投资好像就挺不务正业的,当然如果个人考虑的话就还可以。

    那就只能是做投资了。

    陆见良想到了楚惟之前说的行业发展这件事。

    要做投资的话,陆见良觉得自己率先要选择还是同行们。

    他不觉得选择放弃稳定的工作,选择自己在计算机这个行业之中开创出一片天地来的只有自己一个,肯定还有很多同行们在努力。

    陆见良当初是拿了自己老爸一笔钱创立工作室,他家当时还是属于比较有钱的,所以开局的情况还算不错。肯定还有很多寂寂无名的,比陆见良过去情况还要艰难无数倍的工作室潜藏在这片网络的深海之中,等待一个浮起的时机。

    但是往往很多人都不会如同陆见良一样,等来这个时机,就被迫接受失败。

    陆见良能支撑得下来,那是因为他当初出国比赛的时候,乱七八糟交了一堆朋友,认识了不少人,可以接一些国外的外包勉强养活下来。

    即便是这样,当时的工作室也是一分钱当做两分用的。即便是这样,如果没有楚惟递过来的三十万投资,陆见良也不确定自己还能支撑下去这个工作室多久。

    那时有多艰苦,陆见良懂。

    不知道陆见良在想什么,楚惟发现自己张口说完那些话之后,陆见良看着他的眼神逐渐温柔下来,嘴角微微带着笑。

    被看得耳朵热度都起来了的楚惟:“……”

    “你在想什么呢?”楚惟恶狠狠地问道。

    “想你当初给我的三十万。”陆见良话语里带着笑,好像在说什么很美好的事情。

    然而楚惟却半点不觉得有什么美好的,回想起三十万这份记忆,带给楚惟的只剩下惨不忍睹,尤其是想起那次接谢姨出院时候,钱叔当时对他说的话,现在完全应验后,楚惟就觉得这个星球他是待不下去了。

    “你把那个记忆全都给我删了!!”楚惟十分抓狂地伸手摇着陆见良肩膀。

    他就知道,不管之前被陆见良勾得有多心头荡漾,但凡陆某人张口,怎么旖旎心情都会不复存在。

    受到楚惟‘迫害’了的陆见良反应了会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他好好说话楚惟会反应这么大,顿时哭笑不得,赶忙说道:“我说的是你当初投资我工作室时候,给的三十万。”

    “我是想,你当初投资了三十万,然后才有了现在的逐鹿公司,我觉得国内甚至世界上肯定还有千千万万个和我以前一样情况的工作室,甚至是个人。”

    “他们可能也需要这个机会,投资可以考虑这个方向。”

    “……哦。”听完陆见良的话,楚惟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

    但是这能怪他吗!

    楚惟心虚了下,又立即理直气壮起来了。

    如果不是陆见良这家伙经常拿这三十万卖身钱调侃他,楚惟现在也不会听到三十万,想到的都是这种事情啊!

    楚惟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而陆见良却是一点都没有留情,直接揭破楚惟心里的遮羞布。

    “不过,惟惟你听我的话,第一反应居然是那种事情,真让人意外。”陆见良装模作样露出一副虚假复杂的表情。

    回答陆见良的是恼羞成怒的楚惟对着他伸过去的手。

    技术部的人听到叮叮当当的动静没忍住向着陆见良的办公室看了过去,磨砂玻璃模糊得显示着房间里面两个手脚胡乱飞舞的人,并且伴随着楚总监怒骂声。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欠打的陆老板又去招惹惟惟了。

    说起来陆老板回来之后,整个公司都热闹了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