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三百四十章 监狱里的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笙,我们走。”傅司言激动的喝了一口茶,拉起白如笙的手就往外走。

    白如笙只觉得莫名其妙,挣脱了几下也没有挣脱开,无奈地跟着他上了车:“傅司言,你带我去哪里?”

    “去监狱,风雅有消息了,我的警察朋友见过她。”傅司言三言两语说不清,索性闭上了嘴:“你到了就知道了。”

    “嗯。”白如笙压根没把顾北城和风雅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到探监室的时候还懵懵懂懂的:“你别告诉我,风雅被抓紧了监狱。”

    听见这话,傅司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伸出手摸了摸白如笙的额头:“风雅来见顾北城,这里有监控,我们通过这里去旁边的房间看监控。”

    “傅司言,这就是你的新婚妻子?”一名年轻的警察走了过来,亲昵地拍了拍傅司言的肩膀,见白如笙实在可爱,忍不住多瞧了几眼:“你婚礼的时候,我正在外地执行任务,没来及送上祝福,现在还来得及吗?”

    傅司言上前,一拳头打在年轻警察的胸膛上:“当然来得及。王宇,我现在时间有点紧,你让我先看监控,稍后叙旧。”

    被叫做王宇的警察连连点头:“你小声点,生怕这种事被传不出去啊?要知道,私自看监控,可是触犯法律的。”

    王宇严肃起来的样子,让白如笙想起了树袋熊,憨憨的,可爱的,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笑声引起了两人的注目,她连忙摆手,解释道:“我想起了一种可爱的动物。”

    “是我吗?我可爱到让你开心大笑?”傅司言转身,把她搂入怀中,而后感觉到一旁的目光十分刺眼,故意说道:“王宇,这么羡慕,快点去找个媳妇。”

    王宇被傅司言的前后反差吓到:“傅司言,我从来没觉得你这么娘,真的。结了婚的男人真可怕。”

    这句玩笑话一下子把白如笙的脸刺得通红,瞬间和傅司言拉开距离:“他一向这样,和我没有关系啊。”

    监控室到了,王宇也不和傅司言和白如笙插科打诨,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了,走到电脑面前坐下,敲击键盘之后再看向面前的两人:“可以了,你们过来看看。”

    白如笙率先跑到王宇面前,紧盯着电脑屏幕不放,和顾北城见面的那个女人,果然就是风雅。

    她指着电脑屏幕,不客气地问:“能把监控画面放大,我要看风雅的脸。”

    风雅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伤痕,距离太远,像素态度,她看不真切,只能求助王宇。

    “我没有这个能力,”王宇摇头,看了白如笙一会,又觉得不礼貌,转头看向傅司言:“不过,我办公室里有个厉害的大王,他可以把画面弄清晰,你看你们需不需要?”

    又

    要麻烦其他人,白如笙犹豫了,她不想傅司言欠别人太多人情。

    “不用了。”白如笙的目光重新落在电脑屏幕上,没有发现某人的目光里有些吃醋:“风雅怎么走了,你快打开其他监控,确定风雅的去向。”

    王宇被白如笙的真性情弄得手足无措,无奈地笑了一下,听从她的吩咐,打开了探监室门口的监控。

    还没有看清画面,她只感觉胳膊被人一拽,立刻站到了一旁,而眼前,则多出了个人来。

    她拍了拍傅司言的肩膀:“你挡到我了。”

    “我帮你看,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他是觉得白如笙和王宇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比他这个合法丈夫都近,心里不舒服。

    白如笙却对傅司言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连续说了两次,见对方没有动作,只好就这么看去。

    “那个是白如竺。”白如笙视力极好,一眼就看见了蹲在角落里的白如竺,隐约可见她拿着手机,正在拍什么。

    监控里面听不见苏弯弯和顾北城的对话,自然也不能听见白如竺的声音。

    再要继续看下去,电脑忽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王宇一拍桌子站起来:“又是哪个王八蛋,把电闸拉了下来。”他愤愤不平地推搡了一下傅司言,直接就往房间外走去:“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五次了。”

    傅司言和白如笙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得到的信息已经够了……”

    话还没说完,两人又同时一笑。

    “夫妻之间越来越有默契了。”傅司言握住白如笙的手,立刻往外走去,与还在骂骂咧咧的王宇打招呼:“王宇,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可是你们还没看完……”王宇握紧拳头,走近他们:“我这个时候也该去操场集训了,那就下次。我今天一定要把拉电闸的王八蛋找到。”

    走出警察局门口,王宇的声音还在耳旁徘徊,白如笙揉了揉耳朵,问:“你那个朋友,一直都只这样吗?王八蛋挂在嘴上?”

    “是啊,所以你别和他走太近,会被传染的。”一听见白如笙提起别的男人,傅司言心里的酸味就开始泛滥,忍不住说:“要和我这样的正人君子在一起,你才能得到更好的进步。”

    这句话没有得到认同,只得到了白如笙的白眼。

    “白如篌打电话来了。”白如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显示的名字,接着对傅司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把监控看见白如竺的事情告诉他了。”

    “我来接。”傅司言不开心地抢过手机,一下子接通了通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对方失落的声音:“如竺已经找到了,是在树林里找到的。”

    趁着傅司言不注意,白如笙一

    下子拿过手机:“找到就好,有什么情况回去再说。”

    说完,她断开了通话,接着对傅司言说:“白如竺的失踪很可能和风雅有关系,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两人交谈的时候,已经到了停车场,她先一步坐在副驾驶上,而后转头看向还站在车前的男人:“傅司言,你是在闹脾气吗?”

    她终于看到傅司言的不对劲。

    “我没有!”傅司言咬牙说,心里却在想:我就是在和你闹脾气,你还不快哄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