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白晚舟南宫丞 > 第862章 我是一名大夫
    看着这幅形容枯槁般的躯壳,白晚舟只觉得喉头一紧,到嘴边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实在的说,像国王这般年纪的,哪怕不说降术和巫术的双重控制会对瓒矢国王造成怎样的伤害,单就是他这段时间来消耗了太多的元气,气血大亏,再加上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甚至被放任不管,这就已经足够让他命不久矣了。

    绿萝也不傻,当她看见白晚舟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时便反应过来了,绿萝的泪水顿时就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哗哗地往下落,一滴一滴都滴在了国王的床榻、被褥上。

    她嗫嚅着,始终有些难以接受,只得饱含最后一丝希冀,询问白晚舟,“小舟,你能将我从毒蛇口中救下来,必然不会对我父王这般的病症束手无策的对不对?能不能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父王啊?我最是相信你医术的,若是你说你也办不到、救不好我父王,那我就完全没有任何指望了……”

    虽然严格来说,白晚舟在这个时代里没有任何一位真正有血缘关系的人,但是当她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这么久之后,她的祖父兄长、夫君还有孩子们都已经成为了她最想守护的人。

    回想起从前白晚舟每每因为亲人、爱人而担忧惶恐的时候,不也是像绿萝这般的模样吗?所以白晚舟很能理解她的心情。

    但若绿萝是想要听实话,不想要永远被蒙在鼓里的话,那么有些事情还是应该原原本本地告知绿萝,让她知晓了才行。

    “我是一位大夫,没有必要诓瞒病人,不能给病人毫无依据的希望,更不能夸下海口,承诺自己或许难以办到的事情。所以绿萝公主,我必须得和你说,虽然国王眼下还活着,但是眼下看来,他的身子变成这般,确实没多少日子了。”白晚舟低声,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检查的结果告诉了绿萝。

    绿萝捂着嘴,竭力不让自己的哭声惊动外头值守的都人内侍,“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还是我来得太晚了些,甚至到现在也没找到一位真正能给父王解巫术降术的人。小舟你说,是不是我要是来得更快一些,父王就不会病重了……”

    “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大司马居心叵测,蓄谋已久。”白晚舟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

    “小舟,那我父王还剩多久的日子?”绿萝嗫嚅着,艰难地隐忍才能抑制住自己的泪水。

    白晚舟想了想,只蹙起眉回复说,“这不好下定论,毕竟油尽灯枯的时候,蜡烛不小心被吹灭,也就到头了。这病总归是药石无医,但是我或许勉强能拖延一段时间,只是究竟能拖延多久,这要看国王本身了。”

    “多谢你,小舟……”绿萝难过地抱住白晚舟,低低痛哭起来。

    “不必谢我,我确实没能帮上什么忙。”白晚舟惋惜地叹了口气。

    “这便已经足够了……”

    为瓒矢国王诊治之后,三人在天将明之际匆匆赶回绿萝的寝宫。

    虽说是折腾了一夜,但是三人都了无随意,尤其是绿萝,独自一人坐在窗前,静静看着天际从墨色一片渐渐变成朝霞的红色,再到赤红褪去,仅剩的一片白。

    白晚舟见她这般不吃不喝不睡,有些担心,便端了一盏茶和一碟点心,递到了绿萝面前。

    “公主,吃点东西吧?眼下你的责任重大,身子若是先垮了可不行,那所有你想做的事可都没得做了。”白晚舟一边说着,一边将茶盏和点心都搁在了距离绿萝很近的桌案上。

    或许是因为一夜未歇,又或许是因为她为父王的病哭红过眼,此时绿萝的眼睛都还是红红肿肿的,看着惹人疼惜。

    “谢谢,但是我现在实在吃不下东西。”绿萝虚弱地摇了摇头,只是轻飘飘地、尤为不感兴趣地略过一眼桌案上的东西。

    “吃点吧,若是你父王知道你因为他担忧得寝食难安,也会心疼不已的。”

    说到这,绿萝只是苦笑了一声,没有再接话。

    见她这副神情,白晚舟很快就明白过来,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便悄悄转身离开了,没有过多停留。

    见白晚舟“无功而返”,坐在不远处的南宫丞牵住她的手,询问道,“公主还是不肯吃点东西吗?”

    白晚舟摇了摇头,“她不肯吃东西也是正常的,换做是谁,都没办法对于父亲将死的消息保持乐观心态吧?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等她想开了,或许就好了。”

    “嗯。”南宫丞哼应了一声,没再继续提这一桩,而是询问道,“昨晚你为瓒矢诊察,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特别?什么发现才称得上特别?我感觉,昨夜我能诊察出来的,你大概也知晓十之八九了。”白晚舟如是回答。

    南宫丞想了想,才继续说,“那我这样问,你能通过瓒矢得知他所中的巫术,是否是出自大女巫吗?”

    “那怎么行?”白晚舟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我是个西医,虽然这段时间来接触了很多不科学、非自然的东西,但是我并不会运用啊!我只是勉勉强强能分辨,瓒矢究竟有没有中巫术和降术而已。”

    “也是,倒难为你了。”南宫丞觉得此番话颇有道理,没再继续追问。

    反倒是白晚舟反问他,“你突然这样问我,是有什么发现吗?”

    “不是发现,是我觉得,如果只靠公主与大司马抗衡,或许还是有些势单力薄、杯水车薪了。虽然他眼下,并不敢对公主做什么,但并不代表他不能做、他没能力做。那我们就需得被动地、时时提防着他,这样很难保他不会背地里搞些什么小动作。”

    “所以我们应该……”

    “我们应该尝试尝试能否与大女巫联手。”南宫丞直戳了当。

    “大女巫?她一心认定东秦的淮王,也就是阿丞你,是她的弑女仇人,再加上她一心为女复仇,能肯愿意跟我们联手吗?”